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9章 祖星传说
    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历,居然句句都问到了光明领的要害之处。

    聂老学士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的话,无疑是将这些日子,光明领的那些谣传都坐实了。

    一旦消息传出去,整个光明领必定大乱。

    “圣皇,圣皇大事不好了。”

    聂老学士老泪纵横,嘴里哭嚷着,朝着宫廷跑去。

    可是跑了半路,忽是风云突变。

    原本一片白昼,太阳明晃晃挂在天空的皇城内,忽是天色阴沉了下去。

    等到聂老学士跑到了宫廷外时,天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

    就如暴风雨来临前一半,天空一阵阴霾笼罩。

    “这是”

    聂老学士欲哭无泪,看了看天空。

    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对方不知身份来历,他威胁自己说出了天昼阵的事,想来是不怀好意。

    可是聂老学士没想到,不过是半个时辰的功夫,对方就已经下手了。

    只要天昼阵一切正常,光明领内就必然会保持白昼的景象。

    可这会儿,却一下子变天了。

    这显然是极端不寻常的事,这说明了天昼阵被破坏了。

    那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要知道,天昼阵是处在皇庭的最深处的,一直犹光明圣皇以及其座下最精锐的光明骑保护,旁人别说是破坏,就是连靠近都很困难。

    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在半个时辰内,深入皇廷深处,破坏了戒备森严的天昼阵

    聂老学士后悔不已,一路爬近了皇庭。

    “天黑了。”

    一路上,皇廷的将士们也发现了这一点。

    不仅仅是光明皇廷,就连光明领的其他地方,亿万光明领的子民们都在这一时刻抬头,看向了天空。

    一年多的时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白昼消失,黑夜降临。

    黑夜,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一天的终结。

    可是对于光明领乃至这里的修炼者们而言,这是一天的开始。

    只因这时候,才是他们修炼的最佳时候。

    当无数的修炼者抬头看向了天空时,这时候,逃婚离开家的慕容九城,也刚好进入了光明领的边境。

    “这是天黑了”

    慕容九城有些诧异忽然来临的黑暗,他像是无数的路人那样,抬头看向了天空。

    今日是十五。

    对于三十三天而言,初一十五是很特殊的时候,因为十五,象征着力量之源的天河将要出现。

    天河将会在天空悬挂半月之久,等到初一来临,天河将会消失,等到下一次十五,天河就在再度出现。

    当黑夜彻底席卷了整个光明领后,在这个地区的所有强者,甚至像是慕容九城那样,为了仙冕而来的各路强者们,在这一刻都知道,光明领的黑夜再度来临了。

    漆黑的夜空,就如一块泼了墨的黑布,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没有天河。”

    慕容九城有些意外,同时又在预料之中地轻语了一句。

    他不再多说,脚下一跨,身下的七星天兽驰骋而去。

    而同一时刻,也有无数的强者,一并朝着光明皇城涌去。

    “没有天河”

    当光明领的子民们看到漆黑一片的天空时,反应和慕容九城却是截然不同。

    他们抱头痛哭,无数的哭声,在光明领的各处传来。

    哭泣的普通子民们心知,没有了天河庇护,他们很快就会坠天。

    经历天地之间的天罚,他们之中,有无数的人会丧命,亲人好友会家破人亡,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最悲惨的命运。

    而作为光明领的修炼者们,他们此时的反映也是截然不同。

    他们愤怒地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

    “骗子”

    “光明圣皇那个懦夫欺骗了我们。”

    难怪,这一年来,他们的修为止步不前,他们体内的天力在一点点消失,原来,他们的力量之源天河早已消失。

    是圣皇的无能,才造成了天河陨落。

    他们不甘心,他们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

    若是圣皇能够早一点通知他们,他们兴许还能前往其他三十二天,可如今,天河倾落的消息已经坐实,其他三十二天都已经认证了这一点,这时候,还有什么人会接纳他们这些即将“坠天”的失败者。

    “打到光明圣皇。”

    “将那个老匹夫从皇座上赶下来。”

    “剥夺他皇者的资格,除去仙冕。”

    愤怒的修炼者们迅速聚集在一起,他们就如一**洪流,朝着光明皇城赶去。

    光明领一时之间,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聂老学士跌跌撞撞着,跑进了皇庭的深处。

    他看到了光明圣皇和一群呆若木鸡的方士们,已经被毁坏的天昼阵就在前方。

    “圣皇”

    聂老学士一脸的哭腔,跪在了光明圣皇的脚下。

    “毁了,一切都毁了。”

    光明圣皇一脸呆滞,望着天空。

    十五的天空,只有一轮孤零零的月,星辰不再。

    方才,一批身份不明的刺客,突然杀进了皇庭。

    他们进退有序,以惊雷之势,一路扑杀,他手下的人,很快就被歼灭。

    对方的目标,并非是他这个圣皇,而是天昼阵。

    天昼阵被毁坏,天河倾落的谎言被揭发,一切都毁了。

    光明圣皇欲哭无泪,他不出皇城,就可以感受到,来自皇城各地的愤怒。

    明日一早,暴乱就会爆发。

    而他这个圣皇,却是有心无力。

    “圣皇,有人想要破坏光明领的政权,有人想要逼您退位。”

    聂老学士说道。

    “我这圣皇,早已有名无实。他们并非想要朕的命,他们想要的是朕的仙冕。”

    光明圣皇苦笑道。

    他身为光明领的皇者,在这里统治了万年。

    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自以为很熟悉。

    可没想到,他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已经被对方攻破了。

    “圣皇,您快想想法子。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否则,光明领就诊的完了。”

    聂老学士劝道。

    对方不杀圣皇,是因为不知道仙冕的所在。

    仙冕乃是无形的,圣皇头顶的这一顶,并非是真正的仙冕。

    “办法还能有什么法子难道朕还能让天河重现能让封天令主去死”

    光明圣皇盛怒之下,一把甩开了聂老学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