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7章 光明之地
    光明大地上,已经接连多日,保持白昼之象。

    自从一年多前,暗夜自光明大陆消失之后,光明大地的子民们都处于一种非常焦虑的状态。

    也不知何时开始,有人传言,光明领赖以生存的天河,已然消失了。

    可来自光明皇廷的禁令,却让他们连讨论这件事的勇气都没有。

    光明仙皇也已经多日没有出现在光明城里了。

    有人说,老仙皇体弱多病,已经不久于人世。

    也有人说,仙皇已经亲自带人外出寻找陨落的天河。

    无论是哪一种说法,整个光明大地即将陨落的事实,已经无法掩饰了。

    当了近万年的天人之后,光明大地的子民们对于这一点,已然无法接受。

    不安和焦虑,一点点扩散,所有人都在讨论,乃涛消失陨落的天河,如今到底在何方。

    无数的子民们也都在祈祷,希望有一天,黑夜再度降临光明大陆,天河再现。

    光明皇城,光明领的都城所在之地。

    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群落里,这里的宫殿多呈鎏金色,在阳光下,发出了犹如金子般的炫目光泽。

    曾经,这一带被三十三天称之为黄金宫殿。

    可如今,黄金宫殿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宫殿中,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氛围。

    在光明皇庭内,多名白须谋士和壮年修炼者们齐聚一堂。

    在皇庭的最中间,坐着一名龙袍加身的皇者。

    他的年岁,看上去比大长老稍轻一些,可是此时,他的脸上没有半点生机,看上去死气沉沉。

    就连他头顶佩戴着的那顶皇冠,看上去也有些暗淡无光。

    “光明圣皇,黑长老已经接连失去消息一个月了。”

    白须谋士中,最年长的那一人走上前来,满脸的担忧。

    “黑雾大人也已经没有消息多时。”

    修炼者们中,也走出了一人。

    他的装束,一身黄金甲,面上没有佩戴武盔,看那装束的样子,隐约有些眼熟。

    再细细一想,想来竟是和暗之领的那帮人的暗骑装备如出一辙。

    没想到,在九十九地曾经让异域和神界都为之头疼的暗之领,竟是来自与其名截然不同的光明领。

    黑雾黑长老等人,竟是光明圣皇座下的。

    他们前往九十九地,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了掩饰身份,也是为了防止其他三十二天的势力们发现他们的身份,所以才将称号改成了暗之领。

    光明圣皇和在场的谋士、修炼者们都以为,黑雾等人带着精锐骑兵前去九十九地,应该很快就能完成任务才对,没想到,这一去就是杳无音讯。

    不仅仅是黑雾等人,就连带过去的两口冥棺,也彻底没有了消息。

    “朕已经命人前去查探。”

    光明圣皇面上的褶子,仿佛又一下子多了几道。

    这些日子,他深居简出,也是在想对策。

    “民间已经开始谣传,说是我们光明领没有了天河庇护,此事非同小可,圣皇切不可掉以轻心。”

    白须谋士担忧道。

    “到底是谁在民间妄眼,光明骑,你们可查清了造谣者的来历”

    光明圣皇一听,白须白眉齐齐抖动。

    他耗费大半仙力,用白昼代替黑夜,也是为了掩饰天河之事,没想到,事情还是传播了出去。

    而且传播的速度,超乎了光明圣皇的想象,不仅仅是光明领的子民们,就连光明领之外的其他三十二天,竟也都收到了风声。

    “圣皇,造谣者的来历并不简单,属下们费尽心思,调查了多日,一点线索都没有。不过,其他三十二天的势力,已经陆续出现在光明皇城附近,虽然精心掩饰,可属下们已经发现了很多陌生面孔,分布在皇城内外,想要提防,都防不胜防。”

    光明骑的首领一脸的为难。

    “岂有此理那些人,都以为朕是死人不成”

    光明圣皇拍案而起,满脸怒红。

    他还没死呢,光明领也还存在,那些人,未免欺人太甚。

    其他谋士和光明骑们也是面面相觑,没敢多言。

    光明领虽然位列三十三天之一,可由于天河级别的缘故,在三十三天,本来就是最弱的存在。

    光明圣皇也好,光明领也好,本就不被其他势力所看重。

    这一次,其他势力蜂拥而来,显然是想要落井下石。

    “圣皇,那我们该怎么办那些人,我们只怕对付不了。”

    光明骑也愁眉苦脸。

    敢在这个时候,赶来光明领的,那都是各大势力和皇者座下的精锐,失了两口冥棺和黑雾黑长老等人,加之没有天河庇护,他们的实力大跌,显然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所以即便是知道光明皇城里出现了大量的密探和奸细,他们也只能无动于衷。

    “再想法子联络黑雾黑长老,看看他们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块封天令罢了,花了几个月也没找到,他们也太让朕失望了。”

    光明圣皇想到了如今的局势,已经消失的天河,顿感一身无力,又跌坐回了皇座。

    “圣皇,还有民间的谣言”

    白须谋士小心翼翼道。

    “什么谣言不谣言,朕已经命人设下天昼大阵,只要黑夜不降临,天河到底还在不在,没有人敢确认。”

    光明圣皇没好气道。

    天河倾落的事,已经发生了一年多,刚发现时,光明圣皇也是大惊失色。

    可他终归当了近万年的皇者,也知道,这种情况下,不能自乱阵脚。

    他连夜召集了手下的谋士们,商讨出了解决对策。

    天昼阵法,能够让光明领处在白昼无垠,这样一来,天河消失,子民们也不会发信。

    虽然这也是一叶障目的做法,可无疑,这是如今光明圣皇唯一可以做的。

    可谎言始终是谎言,总会有被打破的一天。

    谋士们忧心忡忡,光明圣皇也无心多想,他挥挥手,示意满朝朝臣退下。

    “圣皇”

    谋士们一脸的忧愁,出了光明皇城。

    早前那群谋士中的长者到了皇城外,才顿住了脚步,他身旁的一名谋士忍不住叫住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