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6章 上古信仰
    天河倾落的消息一传开,必定有无数的势力,都蜂拥向光明领了。

    可怜的光明仙皇,内忧外患,这会儿只怕已经频临崩溃的边缘了。

    慕容九城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自是不会介意,在这种时候,再趁火打劫一番。

    “原来如此,那少爷您是想要去”

    那仆从说到了一半,不敢再往下说,毕竟那可是涉及到仙皇之位的大事。

    少爷他难不成是想要

    “我这些日子,想明白了一件事。若是想要独立自主,就必须有绝对的实力。仙皇之位,我并不在乎,可那仙冕里,蕴含着现代上古皇者的仙力,若是我能得之,那星河老祖,又能奈我何。”

    慕容九城眼神熠熠。

    他烂醉数日,却是一遭顿悟。

    与其坐以待毙,一辈子对着自己不爱的女人,还不如争一把。

    哪怕不成功,可也是拼过了。

    “少爷,那这场婚事”

    仆从听得一愣一愣,他不懂那么多大道理,只知道,少爷要去做一件大事情。

    此事若是成了,只怕慕容氏的前程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他已经有多久,没看到这样的少爷了,他不再烂醉如泥,而是整个人都洋溢出一种活力来。

    “婚事去他娘的婚事,本少逃婚了。”

    话音才落,一张瞬移符,慕容九城已经不见了身影,哪怕慕容老方仙这会想要追人,也已经来不及了。

    “少爷少爷”

    南院里,只剩下了仆从焦急的叫声。

    喊了半天,院落里哪里还有少爷的气息,那仆从没有法子,只能悄悄离开里。

    直到第二天,慕容老方仙才知道,慕容九城逃婚了

    “九城那混小子岂有此理”

    慕容老方仙带人匆匆到了慕容九城的房中,早已是人去楼空。

    慕容老方仙在慕容九城的房中,发现了一封信,慕容九城在信中写明,他得知了光明领之事,打算前往光明领,一争那仙冕。

    “这小子,实在是太胡闹了,仙皇仙冕岂是他一介黄口小儿可以争夺的。”

    慕容老方仙看到信,愈发恼火。

    光明领的事,为了防止惊动慕容九城,他特意命下人隐瞒,不可泄露一点口风。

    可没想到,还是被慕容九城知道了。

    “家主,几日之后的婚事”

    慕容家的总管一脸的担忧。

    婚事的事宜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明日星河老祖的孙女儿抵达,就可以筹备,少爷这么一闹,他们去哪里再找个新郎过来。

    “婚事暂且延后,至于星河若兰,先行住在我慕容府,等我把九城那兔崽子抓回来。”

    慕容老方仙气急败坏。

    好在,事情还不算是太糟糕。

    由于光明领的消息是昨日才正式确认的,包括星河老祖在内的一干人,原本要主持婚礼的大人物,已经中途改道去了光明领。

    一时半会儿,星河家的重心也不会在九洲城这边。

    他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拖延婚礼,等到光明领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再行举办婚事。

    届时,九城那小子就算会插翅也难飞了。

    身为飞升之人,慕容老方仙又怎会不知道这一次光明领的天河陨落,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他又何尝不想趁着新仙皇出世之前,分一杯羹。

    可奈何人力有限,想要争夺上古仙力的人那么多,慕容氏在里面,简直压根不值得一提。

    “家主,你准备亲自前往光明领可是您早前不是表态,不去掺和嘛”

    总管一脸的吃惊。

    这显然和慕容老方仙早前的说辞不符。

    慕容老方仙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想要夺得仙冕那是不可能的。

    他所有的福缘,都已经在早前“白日飞升”中消耗一空了。

    慕容老方仙之所以能在三十三天立足,也并非是偶然,正是因为他比起其他人来,更有自知之名。

    在光明领大乱之际,慕容老方仙选择了明哲保身。

    可他又怎能料到,自己唯一的爱孙,会引火上身。

    他想要抢夺仙冕的事,若是传到了星河老祖那,可就麻烦了。

    “老夫原本的确不想去,可既然九城去了,老夫就非去不可。否则,他一不留神,只怕会惹来大麻烦。不仅仅是星河家,还有佛宗、道门乃至一些天门势力,就是连其他仙皇座下的大能们,这一次怕都会倾巢而出。”

    慕容老方仙摇头不止。

    九城那小子,始终是太年轻了些,在这中心形势下,他去光明领,只会成为众矢之的。

    “家主,老奴没听错吧,怎么连佛宗和道门这样的世外之宗,都会参与这一次的光明领仙冕之争”

    总管听了,又惊又诧。

    要知这两大天宗,可都是不理世事居多。

    他们的宗主、道君,也从未参与仙皇之争,也是为此,三十三天的仙皇们,才能和天宗们和睦相处。

    “谁告诉你们,这些天宗参与仙冕之争就是为了仙皇之位你可知,仙冕对于仙皇而言,除了上古仙力之外,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仙冕内,蕴含了上古流传下来的万民信仰之力。天宗们要的,乃是通过信仰之力,获得更多的信徒,壮大宗门影响力。”

    慕容老方仙摇头兴叹。

    三十三天的道、佛两家,乃至其他天宗,这些年来,最重视的就是信徒之争。

    三十三天的皇权更替对他们而言,并无实际意义。

    可信徒之争,那就不同了。

    光明领如今内忧外患,对于光明领的子民们而言,正是民心动摇之际。

    此时若是有人携仙冕降世,可以得民心,募集信仰之力,广揽信徒。

    一个光明领的信徒,完全可以让佛宗乃至道宗,成为第一天宗

    这个诱惑,哪怕是道君、古佛,也是难以抵抗的。

    这种情况下,九城那小子还要前去相争仙冕,这无疑就是以卵击石。

    慕容老方仙只能前往光明领。

    慕容老方仙即日,就前去了光明领。

    而此刻,还有多方势力,也在暗处,密切关注着光明领的光明仙皇的一举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