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4章 天之将倾
    九洲城内,慕容府前。

    九洲城,是三十个三天中的一座普通城池,是神界八大方仙之首慕容老方仙的城池。

    慕容老方仙当初,携封天令带着慕容氏一族,白日飞升。

    他飞升之后,在无极仙皇座下,讨了一座城池,因慕容老方仙祖籍古九洲的缘故,他思念故土,就将此城改名为九洲城。

    经过了数千年的经营,九洲城已经成了无极仙皇无极域内,一座大城池。

    慕容氏也从一个小小的家族,变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势力。

    只是这势力,比起三十三天的其他老牌存在而言,依旧是微不足道的。

    慕容老方仙为此,一直很是苦恼。

    直到最近,他才想到了解决之法,那就是和星河老祖联姻。

    星河老祖是三十三天的土著实力,他所在的星河家族是三十三天的玉河仙皇的左臂右膀,其势力,堪比神界最尊贵的神尊。

    能和星河家族搭上关系,对于一直想要家族实力壮大的星河老祖而言,可谓是梦寐以求之事。

    所以对这一次的婚事,慕容老方仙很是重视,亲自前来督促。

    甚至于,因为这场婚事,连带着慕容老方仙对神界的关注都下降了不少。

    加之另外七大方仙的或是陨落,或是离开,慕容老方仙迄今都还不知道,神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七星灯笼,挂高一些,七个灯笼,寓意吉星高照。”

    慕容老方仙挑剔着,让几名家仆调整府门口的几盏灯笼。

    慕容家族这一次,可真是要办喜事了。

    虽说白日飞升,一朝鸡犬升天,可慕容家这些年来,一直子嗣不丰。

    到了慕容就成这一代,孙辈中,也只有慕容九城一个男丁。

    个中的缘由,有人说是慕容老方仙当年为了飞升,在神界做了不少坏事,如今全都报应在其孙辈身上了。

    对此,慕容家族内的人三缄其口,一直无人敢吭声。

    一匹飞驰的天兽,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了城主府前。

    慕容老方仙正在命令属下,布置婚礼要用的一切。

    只是身为准新郎官的慕容九城,确实不见了身影。

    对此,慕容老方仙也没有多说。

    这场婚事,对于慕容老方仙而言来之不易,可是对于慕容九城而言,却一直是有苦说不出。

    星河老祖的那个什么孙女儿,慕容九城压根不喜欢。

    可是为了能够保住叶凌月的性命,慕容九城不得不妥协。

    他含恨离开了神界,可一颗心,却再也不回来了。

    这边,慕容老方仙喜气洋洋操办着婚事。

    可那一边,慕容九城已经多日宿醉,连修炼都不曾好好修炼。

    慕容老方仙对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不再多说。

    反正等到慕容九城的婚事已一办完,慕容老方仙就会借着姻亲的关系,前去恳请星河老祖。

    届时老祖再到玉河仙皇面前美言几句,替慕容九城讨要一份好差事,慕容九城自然就会收心,好好修炼,好好继承慕容家的祖业了。

    慕容老方仙想得正美,却被身后的那阵兽蹄声打断了思绪。

    “家主”

    那是一头九星天兽,高头大马,浑身洁白无比,看上去形如马驹,实则却是一头玉犀马。

    马背上,跳下了一名气喘吁吁的慕容家的探子。

    “怎么回事,看你的模样,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慕容老方仙面有不悦之色。

    他已经下令,筹备婚事期间,九洲城内,一律不准胡乱动用天兽,以示对星河家的尊敬。

    要不是来得是慕容家的安排在外头的探子,他只怕已经动怒了。

    “启禀慕容家主,光明领的星河,经查明已经在一年多前陨落了。”

    那探子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才把一句话给说完整了。

    “什么”

    慕容老方仙听罢,老脸不由变了变。

    “这消息可是真的”

    慕容老方仙的脸色变了变,冲着探子使了个眼色,迅速带人进了府。

    虽说慕容老方仙很是机警,当场就做出了反应,可在他和那名探子入府后没多久,早前在挂灯笼的一名家仆,就四处看了看,趁着没人留意时,一路小跑忘了南院跑去。

    南院地处慕容府的南面,里面种了一片金枫。

    那家仆刚进南院,就见了院落里,一阵哐当声响。

    一个酒瓶子,咕噜噜滚到了家仆的脚边。

    那仆从定睛一看,就见了枫树下,一张石桌上,排了一桌子的酒瓶子。

    一名玄衣男子,正烂醉躺倒在了桌上,不省人事,也不知喝了多少酒。

    “九城少爷,你怎么又喝醉了。”

    那仆从见了,叹息不止。

    他是慕容九城早年的书童,与慕容九城的关系匪浅。

    与其他家族的少爷们不同,慕容九城脾气颇好,对他也情同手足,所以哪怕是被调配走后,他依旧对少爷忠心耿耿。

    只是让他担心的是,数年前,少爷外出磨砺,可是磨砺归来后,少爷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虽说婚事将近,一般人都很是高兴,可少爷却一直烂醉如泥。

    要知道,当初的少爷可是滴酒不沾的。

    少爷从不说为什么,可是他明白少爷心里苦,他这一次从外游历回来,心里有了人。

    可是明知道如此,家主依旧要他娶星河家的小姐。

    少爷是何等人物,对于这种家族联姻,他最是不屑。

    他成年多时,却一直未曾婚配,也是因为看不上一般的庸脂俗粉。

    可谁想得到,少爷好不容易有了心上人后,老爷又要他另娶,少爷的心底,苦啊。

    那仆从叹了一声,到了前头,捡起了一个酒瓶子,正欲劝说。

    哪知烂醉的慕容九城却是动了动。

    “少爷,是我。小的有事禀告,听说,光明领变天了。”

    那仆从也不知这个消息,对少爷有没有用处,他只知道,这是件大事情。

    毕竟,变天,对于三十三天而言,那可是万年一遇的事,有些人一辈子都未必能够遇到过一次,可惜了光明领的人,要倒霉了。

    而且从家主的神情看,这件事,想来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