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3章 天河生与灭
    云笙展颜一笑,那一笑,却有讥讽之色,她将那朵玉簪摘了下来。

    “玉簪无限好,可惜了,与我不配。”

    佛宗之内,正是寒冬,唯有古佛庭前的玉簪独自怒放。

    这朵玉簪,她却是配不上的。

    那多娇艳的玉簪花,刹时在云笙的手间,化为了一滩香汁。

    姬如墨一怔,嘴角的笑意渐渐敛去,眉角染上了几分忧色。

    “云笙,你还是放不下。”

    她来到佛宗已经一年多,梵文佛经,无一不通,可谓是佛道上的天才之辈。

    可饶是如此,云笙对佛宗依旧没有半点归属感。

    她是戒律佛的座下,可却最恨戒律佛,原因无他,佛宗为了她的佛根,将其强行带回了三十三天,与家人挚爱分离。

    云笙从不言恨,可她从此也没有了欢喜之色。

    身为旧友,姬如墨每每看到那样的云笙,都不免有几分黯然。

    “如墨,换成了是你,你能放得下”

    云笙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以为,她苦修佛法,背诵佛经,是为了能够讨得戒律佛的喜爱,实则,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修佛,不为任何人,只为她自己一心清净。

    她离开九十九地,修为陡增,可她对家人的思念,也是无边无际。

    她更担心,封天令出现后的神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的月儿,如今又如何了

    “云笙,可你已经回不去了。你该知道,一入佛门深似海,从未有人加入佛宗之后,能够离开的。”

    姬如墨很是担心云笙。

    他认识云笙已经有数百年。

    云笙是何等性子,她身具九尾天狐血,生性看似乖巧,却最是不羁。

    她加入佛宗,心底满是不甘。

    只要给她机会,她一定会离开佛宗。

    可是离开佛宗,等于叛宗,面临的将是佛宗百万计佛宗子弟的追杀。

    那是云笙和她的家人们无法承受的。

    “如墨,你错了,曾经有人,离开过佛宗。”

    云笙的眼眸,很是坚定。

    在佛宗的一年多,她也不是虚度的。

    佛法,只是表象,她加入佛宗,并非是为了效忠于佛宗,而是要了解佛宗,真正找到佛宗的弱点。

    “你是说他”

    姬如墨眉心突突一跳,脸色微微变了变。

    云笙口中的那个人,他自是知道的,只是他没想到,云笙加入佛宗那么短的时间里,居然连那人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

    “那人离开佛宗数百年,佛宗又能奈他如何”

    云笙不无讽刺道。

    连几大古佛,对那人都是毫无法子。

    “可是,他依旧是回了佛宗,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哪怕是他,被几大古佛称为三十按三天大能的他,也不能例外。”

    姬如墨大惊。

    “如墨,几日之后,那人会开坛授经,你可想去一听”

    云笙并没有正面回答,却是话锋一转。

    那人,是佛宗中,比几大古佛更加神秘的存在。

    对于新教众而言,见到古佛的机会很少,可听到他讲经的机会更好。

    云笙打算前去一听,毕竟那人,是古往今来,佛宗唯一一个,离开佛宗多年,几大古佛奈何不了他,最终还要请他回来的人物。

    “几日之后,我怕是没机会了,古佛要我前去光明领。”

    姬如墨也有几分遗憾。

    对于那人,他也是仰慕已久,只可惜,他就要去光明领了。

    光明领之行,还不知何时才能归来。

    虽然古佛没有明说,可是姬如墨很清楚,既然古佛已经知道了光明领即将陨落,想来其他仙皇以及各大天门势力,都已经知晓。

    新的星河出现在何方,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有无数人会前去一探。

    姬如墨要做的事,在第一时间,发现星河之地。

    “光明领,你是说那个陨落之领,看来传言是真的。”

    云笙听到这个消息,倒不是很意外。

    她到了佛宗后,就已经知道了封天令出现的真正意义。

    既然封天令在神界出现,意味着,很快就有新的三十三天诞生,而作为三十三天诞生的标准,除了封天令之外,还有一个征兆,就是新的天河,将会在那里出现。

    “也罢,你有任务在身,还是早去早回的好,一路小心。”

    面对旧友,云笙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姬如墨,无论是在神界还是在佛宗,对她都是一如既往的关照。

    她并非读不懂他的深情,只是人生在世,爱上一人,就是一生一世。

    她的心里,早已有了夜北溟,哪怕是天上地下,她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夜北溟,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姬如墨颔首。

    “对了,关于那人,你还是小心些好。”

    姬如墨走了几步,忽转身看了眼云笙,欲言又止。

    “如墨,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操心,难怪月儿小时候老喜欢叫你镜子麻麻。”

    云笙禁不住笑道。

    佛宗的那位大能,虽说开坛是授经,可不代表她们这些身份卑微的佛徒,就能一见真容。

    那人离开佛宗后,再度返回佛宗,却是隐居在古崖之巅。

    那里飞檐走壁,怪石嶙峋,一般的佛宗弟子根本没法子接近。

    云笙好不容易要到了听经的资格,却也只能在了古崖下,和千名佛徒听经罢了。

    至于那人的真容,除非有朝一日,她成了戒律佛那样的存在,否则,压根没机会见到。

    姬如墨一听,不由苦笑。

    小月月还真是调皮,居然还曾背着自己叫嘛嘛。

    他俊脸微微一红,轻咳了几声。

    “云笙,我并非那个意思,只是那人,在成名之前,也曾你还是好好听经。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姬如墨加入佛宗的时间,比云笙长得多,他也听说过不少关于那人的传闻。

    只是不知道,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

    云笙但笑不语,目送着姬如墨离开,心底却是盘算着,几日之后,听经时的场景。

    正如姬如墨预料的那样,在他启程前往光明领时,有多方势力,包括道门在内的一干天门势力,以及三十三天的多位仙皇,也同时发现了光明领即将陨落的事实。

    ps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大芙在微信公众号发了一条情人节特辑,凤莘和凌月的,关注039s芙子039,然后点开历史记录,最新的一条就是啦,别样的凤莘,哈哈哈,一样的小月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