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2章 佛宗遇故人
    脚步声渐渐走远,大长老却没有休息,他走到了地之苍下,看着天空中,一颗不知名的星辰。

    那星辰,越来越亮。

    那颗星,是灭世的天狼星。

    不知何时开始,那颗星的威势越来越盛。

    甚至于,整个天空的星辰的星光都要被它吞噬了一般。

    而这颗星,到底象征是谁,大长老却一直未曾推测出。

    方才,大长老并没有告诉夜北溟,他身前最重的那道伤痕,正是出自推演这颗星辰之时。

    “是福还是祸,是男还是女师兄,若是你,会怎么做”

    大长老叹了一声,人如同入定了般,站在了地之苍下,久久不曾动一下。

    夜凉如水。

    星光斑驳,无数的星辰,如同玉带一般,横跨了整个苍穹。

    一袭禅衣,姬如墨亦在夜观天象。

    除去地之苍外,在三十三天之上,还有异曲同工之效,拥有更加浩瀚的无边星海的天之穹。

    “那颗星”

    姬如墨眼眸微微一动,看到了天边,有一颗新生的幼星。

    地之苍也罢,天之穹也好,都源于星空之力。

    姬如墨加入佛宗几百年,观测天之穹多年,还是第一次发现那颗幼星。

    他掐指欲算,就听到脑海中多了一个声音。

    “如墨,速来。”

    那声音,却是来自古佛中的一人。

    姬如墨只得看了看那颗幼星,放下了手,起身前往了古佛处。

    一座茅庐前,几丛瘦竹,一棵长势正好的白色玉簪花。

    花开余香不断,偶有一只玉簪,跌落枝头,落在了一个青蒲团上。

    青色的蒲团上,空无一人,似静候来客。

    四周无人,却似有梵音袅袅。

    姬如墨上前,坐于蒲团前。

    他看了眼那朵玉簪花,将其捡了起来,藏于衣袖间。

    “弟子如墨前来拜见。”

    “如墨,你夜观天之穹,可曾发现三十三天将有大事发生。”

    古佛不曾露面,可他的声音,又反复无处不在。

    “弟子愚昧,不曾发现。”

    姬如墨眉宇间,并无异色。

    天机不可窥探,在加入佛宗之前,姬如墨乃是一名先知,可推算天下事。

    只是加入了佛宗之后,他心知,天机不可露,佛宗子弟,更是不可以妄自干预世间事。

    为此,哪怕是先知如他,也不会天天窥探天下大势之秘。

    按理说,佛宗的几位古佛也是如此想的,只是不知今日,为何会突然传他前来问话。

    姬如墨心中想着,面色却如古井无波,毫无波澜。

    “三十三天之中,光明领,天河即将倾落。你速速赶去光明领,以探新河诞生之地。”

    古佛下令,姬如墨微微一惊。

    光明领,乃是三十三之一,内有光明仙皇坐镇。

    近日三十三天有遥传,九十九地有封天令现世,封天令一出,天地变色。

    旧天陨落,新地飞升,意味着应该有三十三天的领地陨天,只是没想到,新主还没飞升,光明领已经呈现陨落之态

    封天令新飞升的九十九地,到底会花落谁家,姬如墨心底,隐隐不安。

    “如墨有一事不明。”

    虽已经得令,可姬如墨还是迟疑了下,没有立刻行动。

    “但问无妨。”

    古佛之音,空洞而又无处不在。

    “佛宗历来不理世事,为何这一次”

    姬如墨迟疑道。

    佛宗的这几位古佛,都是世外之人,他们鲜少出世。

    光明领陨落,虽然是大事,可佛宗和光明领并无交情,按理说,应该不会插手才对。

    至于新河产生之地,虽然重要,可也不过是新的三十三天诞生罢了,除非新飞升的那一天之领域,会波及到佛宗的存在,否则,古佛没有干预的道理。

    “你心中所想,正是我佛之忧。”

    古佛寥寥一言回答,却让姬如墨心神一震。

    新诞生的那一天,代替光明领领的坠天,从而飞升的九十九地中的那一地,竟会影响到佛宗

    这怎么可能

    这几千年来,携封天令飞升的人和势力并不在少数,却从未见到过有一方势力或者是人物,影响到佛宗的存在

    “如墨领命。”

    姬如墨听罢,一颔首,就欲起身离开。

    “切记,一旦新河出现,速来通报。”

    古佛之声,还在身后回荡。

    姬如墨颔首,快步离开。

    离了古佛之地后,姬如墨才发现,自己的禅衣已经湿了一片。

    被风一灌,后背凉飕飕的。

    姬如墨不禁苦笑,他已经有多少年,未曾像今日那么简单了。

    飞天之举,想不到那么快就要到了。

    只是那块世人眼中的香饽饽的封天令,如今是否还安好。

    小月月,你可还安好

    姬如墨心想着,却听得身后,一阵淡淡的香气飘来。

    他陡然回过神来,回首看去。

    却见一佳人,从了不远处徐徐行来。

    姬如墨嘴角,不觉上扬,那张弟子们眼中,鲜少有表情变化的俊脸上,却是多了几分春风抚面的笑意来。

    他长腿一跨,已经到了来人面前。

    佳人一袭月白色的禅衣,眉间却又一抹鎏金色的佛印,面上不施脂粉,却是面若玉盘,黛青美,含珠唇,一眼望去,让人一时不知人间岁月今朝何许。

    “云笙。”

    姬如墨的声音和煦,犹如四月春风,轻轻拂过了杨柳枝头,不知觉,又是一好春。

    云笙抬头,就见了好友姬如墨站在前方。

    她嘴角漾起了两个梨涡,笑了笑。

    “如墨,好久不见。”

    有几名佛宗弟子从旁经过,看到了这两人,都不由侧目。

    云笙和姬如墨,两人都是佛宗里赫赫有名的人物。

    身份上,姬如墨更胜一筹,他是佛佛手下的佛使。

    至于云笙,说起来不过是刚加入佛宗不久,只是她一来,就深受戒律佛的器重,在几场佛道论经中独占鳌头,从此在佛宗内声名鹊起。

    这两人,都是风尖浪顶上的人物,可偏偏又是清冷的性子,平日见了佛宗弟子,也是面无多少表情。

    没想到,两人竟是旧友。

    姬如墨见了云笙不染脂粉,一袭素衣显得玉人有些单薄,他悄然取出了衣袍里的玉簪,别在了云笙的发鬓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