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8章 意料之中的意外
    见夜北溟迟疑不决,大长老很是不满。

    “夜北溟,你还不动手只要杀了她,再拿下了帝莘,九命焚天诀即可大成,你想要的东西,才能得到。”

    他要的东西夜北溟深吸了一口气。

    “月儿,你再不让开,休怪我不顾及父女之情。”

    他的身上,那一片片狰狞的魔纹再度出现了。

    见夜北溟如此,帝莘也戒备了起来。

    他极快地看了眼叶凌月手中的匕首,忽的身法一快,叶凌月却是眼眸一深,手中的匕首,腾地射出。

    那方向,正是朝着大长老而去。

    “保护大长老”

    夜北溟身法瞬变,接下了叶凌月的那把匕首。

    “拿下她”

    大长老老脸通红,大喝道。

    可就在这时,整个星辰殿忽是震了几震。

    大长老和夜北溟俱是一惊。

    大长老的似是预感到了什么。

    “启禀大长老,大事不好,天池那边发生了崩塌,四大天兽四大天兽活了血殿和多名殿主已经赶过去了”

    几名带伤的教众踉跄着跑了进来。

    他们面色惊慌,口不择言,说了半天,才凑成了一句完整的话。

    天池的四大天兽,在黎明前后,忽然生变。

    原本只是石雕的四大天兽,忽然间活了,它们破天池而出,这会儿的天池,已经乱成了一片。

    周遭巡逻的教众全都被压在高台之下,四大天兽四处杀戮,天魔廷内一片大乱。

    “四大天兽怎么会”

    大长老听到这个消息后,仿佛一下子老了百岁,老脸上总算是有了惊慌之色。

    他再也顾不上帝莘和叶凌月,带着人,急急往天池赶去。

    天池毁,四兽出,这意味着整个天魔廷都会受到影响。

    相比之下,帝莘的事就那么重要了。

    夜北溟也面色一沉,看了眼帝莘,不再多说,转身就走。

    “天池出事了”

    叶凌月倒是没想到,事情会峰回路转。。

    四大天兽的封印早就已经解除了,叶凌月以为,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

    没想到,他们会在今晚闹事。

    帝莘对此,也有些几分意外。

    四大天兽的情况,帝莘再了解不过。

    天池封印,的确已经被叶凌月的太阴之血破坏得差不多了,只是由于四大天兽的天力已经被帝莘吸取一空的缘故,如今只剩了龙兽还有几分余力。

    可是仅凭龙兽的余力,想来是不够突破天池封印的最后一层防护。

    四大天兽在这时候破封而出,很显然,他们背后应该有人在帮忙。

    只是到底是什么人帮助了四大天兽

    这点才是帝莘感到纳闷的。

    不过无论如何,四大天兽这一次闹事,倒是解了叶凌月和帝莘的燃眉之急。

    如此一来,帝莘就不用和夜北溟斗个你死我活了。

    “洗妇儿,我们立刻离开。”

    帝莘也不多说,和叶凌月趁着天魔廷大乱之际,离开了天魔廷。

    天魔廷内,这会儿已经乱成一团。

    四大天兽借着夜北溟的天力,再度恢复了部分元气,他们一举突破了封印。

    他们被天魔廷镇压利用了多年,肚子里早已积压了一肚子的怨气,四兽一商量,大闹天魔廷。

    天池崩塌,大量教众被压死压伤。

    在天池的上空,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四兽庞大的身躯,魏然如山岳。

    龙兽青光闪动,身躯如山岳延绵,它全身的鳞片,厚重无比,教众的任何攻击,都难伤其左右。

    虎兽白光化甲,已然现出虎形,虎口之下,还滴答着新鲜的异魔之血。

    凤兽双翅振动,不断有火球从天空中滚落,天魔廷的多处建筑都淹没在火光之下。

    龟兽一声唳叫,地面一阵地动山摇,大量的石块从天空砸落,天魔廷内,一时死伤无数。

    四兽齐齐发威,其威力非同一般。

    整个天魔廷处在了火光和血腥之中,原本是神山寺庙的一片和谐景象,如今却被打破了。

    最早赶来的血迟和几名殿主,身上或多或少也带着伤。

    血迟一脸的怒容,可他在四大天兽的面前,显得如此渺小。

    天力之庞大,非他们这些普通的异魔可以匹敌。

    大长老闻讯赶来时,看到满地的断壁残垣和痛苦哀嚎声不止的教众们,眼底,腾起了熊熊怒火。

    对于四兽,大长老知道的远比普通的教众和殿主们多得多。

    早前四兽有异动,大长老也早有预感。

    只是当时四兽的气息很快就消失了。

    加之天池洗礼时,帝莘以一人之力,吸取了四大天兽大部分的天力,大长老虽知封印有异,可是考虑到四大天兽元气大伤,不可能在这时候破封而出。

    哪知四大天兽反其道而行,偏偏在这时候闹事。

    看到四大天兽横行无阻,残害天魔廷教众无数,大长老气得白眉飞扬,他心知今日,他必大杀四方,方能保住天魔廷。

    “孽畜,你们好大的胆”

    异魔苍白色的天巫之力,自大战老的身后涌现。

    大长老腾空而起,宽大的衣袍,在黎明的夜色中,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大量的精神力的作用下,崩塌的天池碎石,自发浮现在大长老的身侧。

    只听得一声轰鸣声,大量的断石闻风而动,朝着四大天兽袭去。

    “我当时谁,原来是你这个老头子,你以为,你还能像上次那样,封印本座”、

    最先发难的乃是凤兽,早前凤兽最早苏醒,在天池洗礼之时,就已经发作。

    只是那时被大长老强行镇压。

    凤兽当时一直暗恨在心,心存了报复之意。

    却见其翅身再振,火球滚滚,撞向了那些碎石。

    石块登时化为了齑粉。

    可石块碎裂之时,迅速再度凝聚,转瞬就到了凤兽身旁。

    凤兽面色变了变。

    “老三还是大意了,天巫之力,非同小可。时候不早了,速战速决。”

    龙兽居高临下,留意着四周的战况。

    他一眼就看到了夜北溟所处的位置。

    那小子,就是还给他们天力的人,他的用意,龙兽迄今也猜不透。

    甚至于,这小子离开前,还特意提醒了一句,让他们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这才有了四兽的一番杀戮之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