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4章 陈年旧事
    面对叶凌月的恳求,大长老无动于衷。

    帝莘见状,不免有几分恼火。

    他帝莘的女人,可以在自己面前撒娇扮可怜,可除了他面前之外,他可不许她去恳求任何人。

    哪怕对方是异域唯一的天巫也不例外。

    帝莘拦下了叶凌月,想要就此作罢。

    “帝莘,我们一定要知道帝纣的下落。只有这样,云裳前辈才能恢复清醒,才能看清奚九夜的真面目。”

    叶凌月摇头。

    这一次,她无比坚定。

    她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否则帝莘就会抱憾终身。

    “帝纣之事,又和奚九夜有什么关系?”

    大长老一听,不由眉头一挑,显然对此事有些好奇。

    奚九夜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神族叛将,他的存在,对于天魔廷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帝魔家族早前多次和天魔廷交锋,都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正是由于天魔廷有夜北溟,帝魔家族有奚九夜的缘故。

    况且,奚九夜的本命星辰,也位于地之苍上,甚至关系到天下大势,所以大长老对此,颇有几分兴趣,亦或者说,他已经将奚九夜看成了对手。

    “奚九夜不知用了什么手法,蛊惑力帝四小姐帝云裳,帝云裳前辈的修为很高,她也是一名九命帝魔。奚九夜背叛帝魔家族后,下落不明。大长老神机妙算,应该也知道,帝景天是死于奚九夜之手。甚至于……”

    叶凌月顿了顿。

    “甚至于,九命焚天诀的心法,也落到了奚九夜的手中。这么说,大长老应该明白了吧。”

    帝莘沉声说道。

    一听说,奚九夜居然抢到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大长老那张老脸上,终于变了脸色。

    “这件事,可是发生在帝景天陨落之时?”

    大长老面沉如水。

    帝景天陨落没多久,九命焚天诀的心法落到了奚九夜的手中。

    时隔不久,司徒青松就前来偷盗九命焚天诀的功法,这两件事,说是没有联系,大长老是万万不信的。

    毕竟九命焚天诀的功法在星辰殿里保存了那么多年,司徒青松不止一次机会,前来盗取。

    可他一直没有行动,唯独白天,他忽然行动。

    司徒青松那老狐狸,为人做事一向谨慎,逼他这时候下手的原因,除了早前大长老的打压之外,另外一个原因,恐怕就是那老狐狸有机会获得整套的九命焚天诀。

    若是仅仅只拥有九命焚天诀的功法,修炼起来有所欠缺,哪怕是夜北溟那样的天资卓绝之辈也没有发挥九命焚天诀的最强威力,更何况是司徒青松。

    可若是有了全套九命焚天诀,那就不同了。

    如此可以推定,司徒青松这一次行动,并非是单独行动,很可能,他已经和奚九夜之流有所勾结。

    这么一来,只怕整套九命焚天诀都已经落入他之手。

    从帝莘和叶凌月处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大长老当即下令,命人去捉拿司徒青松父子俩。

    “司徒青松,你找死。”

    大长老额头青筋凸起,他最是厌恶的,就是背叛天魔廷的行径。

    司徒青松位高权重,却勾结外人,此罪当诛。

    “大长老若是不想奚九夜和司徒青松勾结一气,危及天魔廷乃至异域的格局,还需帮助我们,找到帝纣的下落。”

    帝莘再说道。

    叶凌月的说辞无法说动大长老,帝莘只能换一条路子做事。

    很显然,他的这条路子是有效的。

    大长老被帝莘这么一说,面色再变。

    “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帝纣早已是死人一个,何来关系到天魔廷和异域的前程?”

    大长老诧异之余,不免对帝莘的说辞有些不满。

    帝纣算是什么东西,他当初不过是帝魔家族的一个旁系护院队长罢了。

    若非是带走了帝莘的缘故,他如今根本不入大长老的眼。

    关于帝纣,大长老还是在调查帝莘的身世时,知道他的一些情况了。

    不过多年之前,帝纣就已经死了。

    一个死人,还能发掘出什么不成?

    不过看帝莘的神情,大长老深信,对方不会浮夸说事,大长老就督促帝莘快说。

    叶凌月正欲插话,却被帝莘一个眼神制止了。

    叶凌月不欲帝莘旧事重提,只是担心帝莘会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帝莘冲着她摇了摇头。

    有些事,他总归是要放下的,在他答应了洗妇儿前去寻找帝纣的魂魄时,就意味着,他必须去面对过去发生的一切。

    而帝纣,就是他眼前最大的关卡,他必须自己跨过去。

    叶凌月明白了底薪的意思,她不再多说,只是用眼神默默鼓励着帝莘。

    “不瞒大长老,帝纣是在下的养父。”

    帝莘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

    “这点,老夫早就知道了,关于你和帝纣的资料,天魔廷内部都有。”

    大长老不以为然道。

    这小子,也太小看天魔廷的探子了。

    九十九地之内,只要是天魔廷想要知道的事,大长老全都能够查明。

    “但是有一事,大长老只怕不知道,那就是,帝纣是我杀的。”

    帝莘话一出口,大长老的面色,变了变。

    “他是我的养父,可养育我的方式,冷酷无情。我自小就很恨他,他杀死了我唯一的宠物,将我丢弃在兽棚里,甚至于,想要杀死唯一对我好的我好友的一家人。我那时年纪还小,在发现他的所作所为后,再也忍不住,将其击杀。”

    帝莘说起往事,语气平淡如水。

    看他每说一句,叶凌月的心底都不由微微一疼。

    大长老的脸色,也时不时变换。

    帝纣这种养孩子的手法,怎么听上去……大长老的神情变得很是古怪,可是他并没有多说,只是等待帝莘继续往下说。

    帝莘并不知大长老内心的想法,他已经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中。

    那一段记忆,对于帝莘而言,曾经是最惨痛的经历。

    这也是为什么他成年后,性格冷酷无情,成了阎九一家人之外,再无半点亲情友情可言,也直接导致了他后来众叛亲离的悲惨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