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3章 异魔的傲骨
    见太阳邪君没了动静,帝莘稍定了定心神,目光再度回到了星辰殿内。

    斗转星移符已经发挥了作用。

    眼前的画面也在不断变化。

    那贼匪偷了匣子后,退出了密室。

    可是就在他离开密室时,发出了一声闷响。

    殿内,两名内侍去而复返,和那名贼匪对了个正着。

    三人交起了手来,很显然,那贼匪的修为远在那两名内侍之上,不过几招之间,对方就占据了绝对上风。

    可就在那交手之间,大长老眼神微微一变。

    “司徒青松。”

    大长老何等眼力,虽然那贼匪自始至终都没暴露真容,而且在交手之间,也尽力掩饰自己的身手。

    可大长老还是凭借最后一招,那人的收势,发现了来人的身份。

    居然是司徒沐的爹爹,司徒青松?

    叶凌月有些意外,可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

    司徒沐父子俩,早前被她陷害,父子俩身份地位大跌,以他们性格,自然不肯就此作罢。

    只是叶凌月也没想到,两人会把主意打到九命焚天诀的功法上。

    就在大长老认出司徒青松后不久,地之苍上,星辰轨迹停止了变幻,斗转星移符的效力也消失了,整个地之苍再度恢复了原状,各大星辰又按照早前的自东向西的轨迹方向,缓慢运行。

    大长老面色沉凝,不发一语。

    “大长老,真凶已经查明,按照我们的约定,您应该可以放了黄杏芳。”

    叶凌月脆声说道。

    “月华帝姬果然好手段,如此的用符方式,老夫还是第一次看到。”

    大长老沉吟了一声,无奈地笑了笑。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倒不是说,老一辈在修为和天赋上比不上新的一辈。

    而是新的一辈,做事的胆魄,实在是他这种老骨头比不上了。

    光是叶凌月这般使用十大天符的手法,另辟蹊径,大长老自问是做不出来的。

    大长老倒也是言而有信之辈,他不再多说,示意让人把黄杏芳带上来。

    同时也下令,解除了对血迟的监视。

    黄杏芳被人押上来后,面容憔悴,只是一双眼,依旧是坚韧不拔。

    她见到叶凌月和帝莘时,先是一诧,可眼底同时也显而易见,闪过一丝感动。

    她没想到,叶凌月会为了自己这个萍水相逢的异魔,再度返回天魔廷。

    “黄杏芳,你与我天魔廷无缘,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月华帝姬吧。”

    大长老手一扬,黄杏芳身上的束缚解开了。

    “多谢大长老……不过,我不打算跟着月华帝姬离开。”

    黄杏芳看了看叶凌月,眼底一片平静。

    “为何?你助她离开天魔廷,又为何不愿意跟随她?”

    大长老有些不解。

    黄杏芳的所作所为,摆明了效忠于叶凌月。

    对于一个已经生了二心的教众,天魔廷绝不会接纳。

    “我帮她,并非是因为她的权势和地位,仅仅是因为,我把她当成朋友。我不愿意跟随她,却是因为,她是神族,我是异魔。我不忠于天魔廷,可我身为一名异魔,我也不会效忠于神族。”

    黄杏芳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一个不效忠于神族,杏芳,我果然没看错人。你且去吧,我想,以你的性子,民间更加适合你。若是有朝一日,世上再无异魔和神族之分,我很欢迎你,来辅佐我。”

    叶凌月笑了笑,眼底一片赏识之意。

    她能与黄杏芳做朋友,也是因对方性格里那份不羁。

    黄杏芳不再多说,冲着大长老、叶凌月等人拱拱手,大踏步而去。

    那一刻,她纤瘦的背影看上去异常高大,竟生出了一种男儿身上才有的洒脱之感。

    大长老叹了一声,心中阴影有后悔之意。

    他一向自认为认人颇清,可这一阵子,接连见到了叶凌月、黄杏芳、帝莘等年轻人后,他竟有种岁月催人老之感。

    也许,他真的老了。

    大长老眼眸低垂,神情令人琢磨不透。

    “大长老,九命焚天诀的事已了。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叶凌月见黄杏芳已经脱困,拱拱手,说起了这一次前来的第二个目的来。

    “第一个要求,月华帝姬替老夫找到了真凶,老夫自是应允。可这第二个要求……”

    大长老不等叶凌月开口,摇了摇头,竟是连给叶凌月开口的机会都不给。

    “且慢,大长老,你不曾知在下的请求,为何就先拒绝在下?”

    叶凌月有些焦急。

    询问帝纣的下落,才是她原本到天魔廷的真正要求。

    也是帝莘最关心的事,帝莘嘴上不说,可叶凌月心知,帝莘一直对帝纣之死,心有愧疚。

    她若是能够找到帝纣的下落,不仅能解开帝云裳发病的谜团,还能解开帝莘的心结。

    “老夫乃是天巫,有些事,无需人言,自能猜到。你们是为了帝纣的下落而来,老夫若是如实回答,等于泄露了天机,必定会遭受天罚。”

    大长老摇头。

    天罚只可怕,常人根本难以想象。

    他作为天巫,又拥有地之苍这一罕见的天象至宝。

    很多事,都能够快人一步而知。

    也正是因为享受了这个便利,大长老要承受的,也就更多。

    近万年来,他一次次窥探天象,世人只是称赞他了不得的能耐,却不知,他为了这些所谓的预言,付出了多少。

    盛年之时,他犹能承受,可如今,他已经老矣,他那一副行将就木的躯壳,已然无法承受更多的天罚了。

    所以明知叶凌月和帝莘的来意,大长老还是毫不犹豫,拒绝了两人的请求,摆出了送客的姿态来。

    叶凌月和帝莘离开天魔廷之时,就是异域和天魔廷敌对之时。

    “大长老,还请三思。”

    叶凌月不禁有些焦急,她也知,如今在整个异域,甚至是九十九地,只有大长老才能说出帝纣帝莘的下落。

    她虽然能看懂的星辰轨迹,可却不懂得如何推测过去将来,除了镜子叔叔,她只能求助于大长老。

    “洗妇儿,我们无需求他。”

    帝莘见了叶凌月恳求大长老的模样,皱了皱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