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2章 太阳邪君
    叶凌月和帝莘等仨人所处的位置,只能看到来人的背影。

    那人从头到脚,包了个严实,让人根本无法看清楚他的形貌,也很难猜测出他的身份。

    他身法极快,一瞬就到了密室前。

    却见其在密室的墙壁上摸索了几下,密室的门就打开了。

    他隐身而入,没多久,就捧着一个匣子蹿了出来。

    九命焚天诀的功法,就在那匣子里?

    叶凌月和帝莘看到了那个匣子时,都是下意识地眼眸一凝。

    叶凌月下意识看了看帝莘。

    九命焚天诀分心法和功法两部,真正的心法,世人都以为藏身在帝景天身上,可事实上,却被帝纣藏在了剑魔碑里。

    如今那一份功法,就在帝莘的手上。

    若是帝莘得了那份失窃的功法……这个念头,在叶凌月的脑海中只是瞬闪而过,就被她断然否决了。

    九命焚天诀是不是最强魔功,她并不知道,可她很清楚,爹爹夜北溟身上发生的变化,的确是由于九命焚天诀的缘故,她不能让同样的变化,发生在帝莘身上。

    帝莘也看到了那个匣子。

    他剑眉皱了皱,眼眸深沉,若有所思着。

    “桀桀,小子,难道你就不想夺得那部功法。那可是本源功法。”

    在帝莘的体内,异魔之心一跳一跳着,上面的筋络贲张开,一个只有帝莘才能听到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回荡着。

    帝莘听到了那个声音,眉头微微一皱。

    “老东西,闭嘴。”

    帝莘在心底喝了一声。

    可那颗异魔之心却是死性不改,依旧怪笑不止。

    “小子,你这是忘恩负义啊,若非是我,你这会儿早已化为了一滩血浆了,哪来的机会和那太阴天女卿卿我我。”

    天池洗礼之时,帝莘以一人之力,扛住了四大天兽的天力入体。

    四大天兽迄今还在怀疑,帝莘为何在吸收了他们绝大部分的天力之后,只突破了一根帝魔命脉。

    同样的怀疑,夜北溟也曾有过。

    唯独帝莘最清楚,为何那么多的天力入体之后,他只是突破了第九根帝魔命脉。

    因为余下的那些天力,全都被他体内的末日妖阳给吸收了。

    当大量的天力冲毁他的筋络和肌肉,五脏六腑时,帝莘的躯体已经是残破不堪。

    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只剩了意志力,来保住最后一口气。

    答应洗妇儿,他一定会成功的信念,就如最后的一束光芒,让他不曾放弃。

    可他也知道,以自己一介凡人的身躯,又怎能抗衡来自三十三天的天力。

    天差地别,并非只是说说罢了。

    可饶是知道如此,帝莘依旧是不愿意放弃。

    就在那时,他体内的异魔之心,疯狂地跳动起来。

    确切的说,那并非是异魔之心那么简单。

    帝莘的异魔之心,也是帝莘体内的末日妖阳的藏身之处。

    当初,帝莘以神族之躯,重塑肉身,那一颗在世人眼中,惊世骇俗的末日妖阳也随着他的神魂,一并融入了新的肉身里。

    末日妖阳为了掩人耳目,躲藏在帝莘的异魔之心内。

    当异魔之心横空出世,以惊人的姿态出现在大长老等人的眼前时,它已经惊人的速度,吸收着天力。

    如狂潮一样的天力,也一并被吸入了帝莘的体内。

    帝莘虽心生诧异,可也抓着了那个机会,迅速用部分天力重塑了肉身。

    只是他没想到,在天池洗礼后,他的身体内,也相应发生了变化。

    他的异魔之心,吸收了近七成的天力的异魔之心里的末日妖阳,在经历了这场变故后,竟是生出了灵识来。

    此刻,在他体内叫嚣的那个苍老而又讨人厌的声音,正是末日妖阳的神识。

    他本想将此事告诉洗妇儿,可看到洗妇儿为了八荒神尊的事担忧不已,又记挂着替自己找到帝纣,他一时不忍,就将此事暂且隐瞒了下来。

    他打算等到天魔廷的事解决后,再与叶凌月讨论自己体内的这番异变。

    哪知道,那讨厌的老东西这会儿还敢出来喧闹。

    帝莘唇间微微一动,正欲发作,却看到了叶凌月全神贯注,留意着那贼匪幻象。

    他冷静了片刻,也知道这时正是星象变幻的关键时刻,这时候,不能影响洗妇儿。

    “老家伙,少动心思。那是星辰幻象,真正的功法,早已被偷走了。”

    帝莘没好气道。

    他不知道什么本源功法,他只知道,洗妇儿不喜欢九命焚天诀那玩意。

    不说其他,光是让人焚尽七情六欲,灭绝人性这一点,他就不喜。

    他帝莘是可以六亲不认,可唯独自家洗妇儿,他割舍不下,所以他不会修炼九命焚天诀,那心法自他得到后,他也从未正眼看过,只因他知道,洗妇儿不喜。

    “偷走了又如何,这不是已经找到贼匪了?还要,小子,我和你说过几次了,对老子尊重点,老子有名有姓,叫做太阳邪君。”

    末日妖阳不满道。

    这小子,若非是自己在他体内庇护,这小子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偏这小子还总是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对自己百般不尊重。

    若非是这具肉身实在太过有吸引力,能够让邪君灵识不断增长,太阳邪君早就发作了。

    “闭嘴。”

    帝莘只是冰冷冷丢下了两个字。

    太阳邪君海嘀嘀咕咕着,忽然间,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极其警惕地望了眼叶凌月所在的方向。

    “不会是老夫老眼昏花了吧,怎么方才,好像感觉到一股本源之力?”

    太阳邪君迟疑着,看了眼叶凌月。

    那股本源之力,并不强,只是一闪即逝,让太阳邪君不禁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

    “不可能,一定是老夫看错了,太阴之女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太阳族的本源之力。”

    太阳邪君摇了摇头,不过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太阳邪君还是勉为其难,听了帝莘的话。

    这小子,就姑且再让你得意一阵子,等到本邪君的天力恢复,届时就让你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太阳邪君恶狠狠地想到,一切再度归于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