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6章 奇药
    叶凌月这一嚷嚷,引来了那侍卫队长的一顿怒视。

    “不知好歹,这命令是上头发布的,上头说你行你就行,再吵闹,抽你十记鞭子。”

    叶凌月悻悻然地退出了人群。

    入选这件事,她潜意识觉得不对劲,她打算找到曾四轩问问,可环顾四周,曾四轩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叶凌月正郁闷着,周围围上了几个人。

    “你,站住。”

    “就凭你这废物,也有资格成为预备役?”

    约莫**名男女神仆围了过来,挡住了叶凌月的视线和去路。

    这些人的额头上,都是二品神印。

    “你们想干什么?”

    叶凌月皱眉。

    “想干什么?你若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不就多出了一个名额。”

    那些神仆们满脸的不怀好意。

    凭什么一个一品神印可以成为预备役,他们这些在浮世呆了这么久的老神仆却没有这个机会。

    周围,那些新老神仆们都看着热闹,谁也不愿意上来帮忙。

    叶凌月眉间拧紧,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双眼迅速在周遭移动着。

    若是这**人一起上,还真有些棘手。

    “上!”

    那**名老神仆身影一快,正欲出手,哪知这时,早前发号施令的一人,忽的惨叫了一声,就见他的身子猛地一弓,背后被人狠踢了一脚,整个人扑倒在地。

    曾四轩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曾四轩!”

    那名被曾四轩一脚踹飞的老神仆狼狈地爬了起来,正准备发作,可就在这时,他瞳孔一缩,所有的谩骂和不屑都卡在了喉咙里。

    只因为,那名老神仆一眼就看到了曾四轩额头的那一抹神印。

    曾四轩的神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光泽大增,分明已经从二品神印升级到了三品神印。

    这意味着他如今已经是预备役的身份,很有可能前往神界,比起他们这些神仆而言,身份高了一层。

    “谁要敢找她的麻烦,就是找我曾四轩的麻烦。”

    曾四轩目光如刀锋般,在四周一扫。

    那些新老神仆们神情讪讪,也不敢再找事,一个个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走着瞧!”

    那名二品神印的老神仆眼看形势不妙,恶狠狠地威胁了一句,才由同伴搀扶着,一瘸一拐走开了。

    “是你替我报的名?”

    叶凌月没有感谢曾四轩,反倒一脸不满地瞪着他。

    曾四轩的话,虽然震慑力十足,可也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她与他非亲非故,只是室友而已,曾四轩这么一说,不出几日,整个“浮世”的人一定会觉得,她和曾四轩的关系不清不楚。

    方才那些神仆们离开时,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妓)女,这让叶凌月很不舒服,就好像,她违背了自己和帝莘承诺,可看曾四轩的神情,压根不想解释。

    叶凌月直觉没错,这件事的确是曾四轩做的。

    曾四轩是近日才恢复三品神印的,而且还是三品神印的巅峰,随时都可能突破到四品神印。

    他原本就是三品神印,只是因为妹妹曾小雨的缘故,早前才会出现神印跌落到二品的假象。

    这阵子,因为叶凌月的出现,叶凌月经常提供给曾小雨食物,尤其是叶凌月送给曾小雨那对曜珠耳环后,小雨的身体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她甚至不需要曾四轩的神力补给,就能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

    这一个发现,无意中,帮了曾四轩一个大忙。

    这意味着他不需要每天输送神力个小雨,相应的,他就能留下跟多的神力提升自己的神印品阶。

    所以,他的神印才顺利恢复到了三品,恰好这次预备役,又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以他的三品神印,要加入预备役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是他在答应加入前,还补充了个附加条件,就是必须和叶凌月做搭档,他甚至还告诉浮世神使那一边,说叶凌月是一名出色的方士。

    加之叶凌月这阵子在运输曜晶矿石上的表现的确出色,她就被破格录用了。

    只是这个中的弯弯曲折,曾四轩可没有告诉叶凌月。

    见曾四轩没有作声,叶凌月的眸光渐渐变冷。

    “那两人也是你杀的?”

    曾四轩一听,脸上阴云密布,他脚下一快,以及其惊人的速度,猛地一张手,就要掐住叶凌月的脖颈。

    哪知叶凌月的反应也不慢,只见她虚晃了一招,避开了曾四轩的攻势。

    正欲躲开,叶凌月才发现,曾四轩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他幽幽地望着叶凌月那张因为激动,脸颊通红,越发显得妩媚动人的脸。

    半晌,他放下了手。

    终究是舍不得啊,曾四轩在心底暗暗叹息着。

    “曾四轩,你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你这么处心积虑,想要成为预备役到底是为什么?”

    叶凌月恼火道。

    她最厌烦的就是被人算计,尽管曾四轩对她一直有成见,可在浮世的这阵子里,曾家兄妹是唯一让叶凌月可以当成朋友的人。

    她不愿意,连最后这一点情谊也消耗殆尽。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害你的意思。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小雨,以后你便会知道了。”

    曾四轩叹了一声。

    “难道说,浮世神使那有什么可以医治小雨的脚的灵丹妙药?”

    叶凌月想了想,脱口而出。

    预备役的酬劳并不高,曾四轩不可能是为了报酬才特意杀害两名预备役。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另有目的。

    而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应该已经准备很久了。

    炼制曜晶的预备役和运输矿石的神仆,最大的差别,在于一旦成为了预备役,就有机会见到浮世神使。

    这恐怕才是曾四轩真正的目的。

    曾四轩愣了愣,再看了眼叶凌月那双晶莹剔透的眸,他旋即苦笑道。

    “还真是敏锐。我来浮世的目的,就是为了盗取浮世神使的碧笋宝涎。”

    “浮世神使的至宝?你疯了,浮世神使是什么样的人物,你敢偷盗他的秘宝?”

    叶凌月乍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由一惊,为曾四轩狠狠捏了把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