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6章 神尊遗物
    “你说的是阎九?”

    帝莘一直没有忘记阎九这个好兄弟。

    若是说这世上,有什么人是帝莘亏欠的,那就是阎九。

    叶凌月点了点头。

    “可是夕颜和夕仲父女已死,连南幽铃儿也死了,整个南幽古族中,知道妖符的破解之法的人,都已经死了。”

    帝莘不无遗憾道。

    不仅仅是阎九,赤烨身上的妖符也必须想法解开。

    赤烨和舞悦如今两情相悦,但若是赤烨一直没法子恢复人形,对两人的将来,必定是个不小的打击。

    夕仲父女俩死后,赤烨就立刻调兵遣将,让赤狱军占领了南幽古族,命令把所有南幽古族的方士都抓了过来。

    可这些人中,没有一人知道怎么解除阎九和赤烨身上的妖符。

    这件事,也就暂时搁置了下来。

    “不,还有法子。还有一个人也许会有法子,那就是纹师心辰。他虽然不懂得妖符,但终究是和南幽铃儿同一个时代的人。他应该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叶凌月当即就到了赤族的赤帝陵,找到了纹师心辰。

    早前纹师心辰可不会那么配合,可这会儿不同了,叶凌月继承了太虚神尊的神印,她相信,这对于纹师心辰必定会是一种威慑。

    “你真的打开了太虚墓境,还获得了主人的神印?”

    当纹师心辰看到了叶凌月额头上一抹若隐若现的神印,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请容许我尊称你一声小主人。当年老主人进入太虚墓境时曾经说过,继承了他的神印的人,就是他的继承人,除了可以掌管整个妖界之外,你还能获得老主人留下来的秘藏。”

    叶凌月继承了神印,纹师心辰只得改口称呼她为小主人。

    纹师心辰并不知道,叶凌月的神印来自帝莘。

    他更不知道,太虚神尊是被帝莘和帝纣一起击杀的。

    当然,也不会有人告诉他当年的真相。

    纹师心辰于是告诉叶凌月,在太虚秘境的祭台下,藏有秘宝。

    叶凌月折身返回,果然在祭台下,发现了一个箱子。

    箱子里,分别有一份纹师手札、万符录和一份阵册。

    听纹师心辰说,这些都是太虚神尊的心血之作。

    说起来,太虚神尊也是当世其人,他一人,就精通了灵纹、阵法和符箓,纹师心辰和南幽铃儿的本事,也全都是传承自太虚神尊。

    “这么说来,太虚神尊的能耐甚至比神界的四大神帝还要了的,这样的人物,当初为什么要离开神界,来到妖界这种地方?”

    叶凌月拿着三本手札宝典,满腹疑问。

    “神界的四大神帝算什么,若是老主人没有离开神界,他必定是中天神帝,其他人都只是陪衬而已。四大神帝巴不得太虚神尊离开神界,”纹师心辰提起四大神帝,一脸的鄙夷,“至于老主人为什么要离开神界,具体的缘由老主人没有提起,想来也是有他的考虑。”

    纹师心辰也不知道太虚神尊的真正目的,这个秘密,恐怕也只能伴随着太虚神尊的陨落,永远掩藏在太虚墓境的深处了。

    尽管纹师心辰再三表示,愿意以赤族先祖的身份支持叶凌月成为妖界的新统治者,可叶凌月还是谢绝了他的提议。

    她并不想当什么独裁者。

    况且,妖界如今有北狱司统治,她又打算支持虎纹猫成为南幽都的新统治者,至于中原地区和九洲一带,又有金角妖王在,帝莘这前任妖祖也具有极好的震慑作用。

    妖界多足鼎立,反倒有利于妖界的稳定。

    古九洲那一边,宁缺死后,九州盟崩分离兮,以五灵城主和万象城主在内的几位老牌城主为首,一起和妖界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两界和睦,再好不过。

    这种情况下,叶凌月唯一要做的就是解开妖符之谜。

    叶凌月得了太虚神尊留下来的压箱底的秘藏,也就是三本手札典籍后,仔细翻看了下。

    灵纹手札,和叶凌月早前在纹师秘境里得到的灵纹相差无几,只是在灵纹的基础上,又多了一些神器神纹的雕刻。

    至于阵法,虽然阵法手札上的阵法多不胜数,看着很是玄妙,但大抵还比不过叶凌月得到的兽极八阵。

    倒是帝莘对这些阵法有些兴趣,叶凌月就将那本阵法手札给了帝莘。

    反正帝莘的脑子在这方面一直比她好使。

    原本叶凌月还想将自己从人之出初门得来的兽极八阵图中的朱雀兽阵也一并告诉给帝莘,可当她尝试着回忆朱雀兽阵图的阵图时,脑壳就一阵阵抽疼。

    朱雀兽阵图也会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是失忆似的,叶凌月试了几次,发现没法子记录下朱雀兽阵图后,只得放弃,想来这兽极八阵图不是可以随意传授的。

    余下的也就只有万符录了。

    无论是在九洲大陆还是在妖界,叶凌月接触到的符箓极少。

    唯一的几次,也是因为和夕颜以及南幽古族交手时遇到的。

    具体的原因,叶凌月也是在看了太虚神尊的万符录后才知道的。

    符箓之所以稀少,除了符师的修炼极其困难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炼制符箓的材料,在妖界以及人界都很稀少。

    譬如炼制符箓用的都是些神兽、半神兽的骨血皮毛、以及一些稀少属性的高级曜晶。

    倒是在神界那种灵气相对充裕的地方,符师和符箓出现的几率高很多。

    但即便是在神界,符师也是一种很尊贵的神职,受不少神域的供奉。

    太虚神尊的这本手札,写得及其详细,从妖符、到灵符、再到神符,五花八门,包罗万象,算起来,和鸿蒙方仙他们留下来的鸿蒙手札乃至五毒宝录有的一拼。

    叶凌月眼下要关心的只是破除阎九和赤烨身上妖符的法子。

    叶凌月一页一页的翻阅着,从最初级的符,再到万里挑一的神符,看的很是细致。

    “怎么样?有没有找到救他们的法子?”

    帝莘见叶凌月拿着手札,时而眉头蹙紧,时而舒展,也不知她有没有找到法子。

    
是人是狗,自己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