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9章 放人的条件
    星辰殿内,大长老在察觉到两人的气息后,也骤然睁开了眼。

    星辰殿内,一地的星辉。

    就见星辰殿的上空,有两颗璀璨的新星也随之出现了。

    “月华,圣威,久违了。”

    在看到两颗新星出现后,大长老抚了抚须,站了起来。

    叶凌月和帝莘一进入星辰殿,也被星辰殿那漫天的星辉给吸引住了。

    “这是“

    叶凌月抬头,看向了半球形的星辰殿上空。

    “这是地之苍。”

    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前。

    身旁,站着名老者。

    老者身着白袍,须发皆白,身形枯瘦,一张老脸上,满是风霜之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褶子,一看就是历过沧海桑田之辈。

    他有一双浅灰色的眸,眼白略有些浑浊,一眼看过去,让人看不出深浅。

    “大长老。”

    叶凌月对天魔廷的这位大长老也算是仰慕已久,可真正照面,却是第一次。

    她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这位赫赫有名的天巫。

    “两位深夜造访,不妨让老夫猜猜两位的来意。”

    大长老对于两人的去而复返,并无半点意外。

    很显然,他早已猜到,两人会半路折返。

    “你们是为了两个人而来,其一是黄杏芳,其二是帝纣。不知道老夫猜得可对”

    大长老抚了抚须。

    叶凌月和帝莘的眼底,都有异色闪过。

    “不愧是天巫,猜得一点没错。”

    帝莘沉声说道。

    看样子,大长老的确有些能耐,就不知,今日他和洗妇儿到此,能否达成两人的目的。

    “既然大长老已经猜到了,还请大长老网开一面,放过黄杏芳。她是被我用兵王符蛊惑,才会听命于我,她本身并无过错。”

    叶凌月也不掩饰,直接开明见山,说明了来意。

    大长老白眉微微一挑,他倒是没想到,叶凌月会这么直接,直接将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神界的这位女帝,倒是颇有几分气度,不愧是夜北溟之女。

    “月华帝姬果然好气魄,不过,兵王符虽是十大兵符之一,有蛊惑人心之用,可实则上,兵王符并不能左右人的意志。黄杏芳听命于你,是她本心所致,天魔廷不留叛徒,此为不忠。她发现盗匪,却没能拦下盗匪,导致天魔廷丢了九命焚天诀的功法,此为无能。如此不忠无能之辈,天魔廷又何必留之,老夫这么说,月华帝姬应该明白吧。”

    大长老抚须说道。

    兵王符在不同的人手中,能够发挥不同的作用。

    它能作用于黄杏芳,只能说,她已经不忠于天魔廷。

    哪怕她有天兽赐福亦不能轻饶,更何况,她还因错丢失了功法。

    天魔廷丢失了九命焚天诀的功法

    这个消息,倒是让叶凌月和帝莘很有些意外。

    “大长老,你这样说,未免太强词夺理了些。星辰殿当时有那么多人,发现贼匪的并非只有她一人,你怎能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她的身上功法丢失,只是一息之间,必定是你内贼所谓,就算大长老要追究,也必定是从内部开始追查。”

    叶凌月不满道。

    大长老听罢,心底暗道。

    这女子倒是机敏,不过寥寥数语,就已经分析出功法丢失,乃是内贼的缘故。

    大长老老谋深算,又怎会不知道,功法丢失是内贼所谓,他甚至已经推断出是何人所谓,只是奈何没有证据。

    功法丢失,天魔廷内部人心惶惶,加之天池洗礼失败,大长老若是不问罪黄杏芳,只怕无法服众。

    要怪,只能怪黄杏芳倒霉,撞在了枪口上。

    “哦,听月华帝姬的意思,显然是知道,是何人所为”

    大长老假意问道。

    “这”

    叶凌月哑然。

    星辰殿失窃时,她在天池观摩洗礼,又怎会知道是何人所为。

    至于贼匪,除了黄杏芳之外,并无其他人看到。

    要找证据,简直难如登天。

    司徒青松也正是认准了这一点,才敢公然盗取九命焚天诀的功法。

    登天叶凌月忽地眼神一变。

    她抬头看了看星辰殿的上方。

    星辰殿虽为殿,在外看,和天魔廷的其他殿堂并无差别,可进入内里之后,会发现星辰殿是所有天魔廷殿堂中最特殊的一处。

    原因无它,只因星辰殿的上空,星辰璀璨。

    无数的星辰,就如亮灯一般,星辰殿的上方浮动。

    方才大长老也说了,这星辰虚空,名为地之苍。

    “敢问大长老,贼匪闯入时,除了黄杏芳之外,确定再无他人看见”

    叶凌月追问道。

    “当日,星辰殿的大部分侍卫都已经老夫去了天池,主持洗礼之事。血迟奉命派兵在星辰殿的外围巡逻,内殿内只有我的两名内侍,不过他们当时都已经昏迷过去了,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了。”

    大长老沉吟道。

    两名内侍只知道,他们眼前一晃,然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贼匪到底是何人,长了什么模样,他们全然不知。

    “不然,在下以为,星辰殿内还有人看到了贼匪的行踪。”

    叶凌月笃定道。

    “何人”

    大长老听罢,却是微微动眉。

    “漫天星辰。”

    叶凌月左手一翻,食指朝上,指了指地之苍。

    大长老微微一怔,抬头看向了漫天的星辰。

    “月华帝姬,你这是开玩笑不成,星辰又非人,哪来的看到看不到一说。”

    大长老冷嗤道。

    贼匪闯入时,地之苍的漫天星辰自然是存在的。

    可这些星辰静谧无音,又没长了眼睛嘴巴,怎么可能说出看到贼匪

    叶凌月这分明就是狡辩。

    早前大长老对叶凌月还有几分好感,被叶凌月这么一胡搅蛮缠,顿时对她印象大跌,看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善。

    帝莘也是不禁莞尔,自家洗妇儿可别是目的没达到,反倒是把大长老给气晕了。

    “大长老无需动怒,在下并无调侃之意,不过是有话直说罢了。星辰乃是天上之物,比起凡人生灵来,只高不低。凡人不懂得星辰之意,那只是凡人不懂得沟通罢了,大长老身为天巫,不是经常用巫力沟通天地星辰,预凶测吉嘛”

    叶凌月谈笑自如,一双月眸里带着几分兴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