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6章 误会
    没有人知道,奚九夜送出的那部心法是假的。

    也没有人知道,奚九夜心底有多么渴望这部最强魔功。

    哪怕奚九夜也知道,这部功法只是九命焚天诀功法的一半,可就是这一半的功法,让夜北溟实力暴涨。

    奚九夜相信,只要有它在手,加上帝云裳的帮助,自己早晚可以压制住山阴圣王。

    至于帝魔家族,乃至天魔廷,都不在话下。

    同样惊喜不已的还有司徒青松。

    他如获至宝一般,拿着那份心法爱不释手。

    “回去告诉山阴圣王,一月之后,派遣一万名精兵给老夫。事成之后,老夫会和他一起联手,对付神界。”

    司徒青松认准了自己手中已经得到了全部的九命焚天诀。

    只要功法到手,他就可以开始修炼,届时他和儿子司徒沐都会成为最强异魔。

    别说是夜北溟那小子,就是大长老,见了他们父子俩也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一月之后再见。”

    奚九夜不动声色。

    这老家伙,还真以为自己得了全套九命焚天诀。

    一月之后,不知他会变成什么德行。

    司徒青松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奚九夜将功法收了起来,看了看天魔廷的方向……

    “帝莘,夜北溟,总有一日,我会回来。”

    奚九夜的声音,别样苍凉,隐没在雾气迷蒙的夜色中。

    另一方面,叶凌月和帝莘趁着夜色,悄然入了天魔廷。

    “帝莘,我们先联络血迟?”

    叶凌月扫了扫四周,发现天魔廷的戒备森严了不少。

    四处都可见巡逻的教众,很显然,因为星辰殿失窃一事,大长老加重了戒备。

    “只怕这会儿,我们没法子联络那小子。”

    帝莘的话,并没有错。

    一脸一靠近血迟的殿堂,发现那一带的戒备比起其他地方森严了数倍。

    看样子,血迟也被大长老监禁起来了。

    “洗妇儿,你有没有觉得,大长老对血迟的态度有些特别?”

    帝莘看了看戒备森严的殿堂一眼,若有所思道。

    这一次,摆明了是血迟通敌,可大长老也只是惩治了黄杏芳一人,只是将血迟监视了起来。

    这态度,可不像是大长老历来的作风。

    天魔廷的大长老,可是出了名的秉公执法。

    “难道血迟是大长老的私生子?”

    叶凌月嘀咕了一句。

    帝莘一听,有些忍俊不禁,敲了叶凌月的脑门一记。

    “天巫必须是童子之身,才能预知未来,血迟怎么可能是大长老的儿子。”

    自家洗妇儿有时候聪慧的很,可有时候,又呆的可爱。

    “你怎么知道天巫必须是童子之身?”

    叶凌月诧异道。

    “我好歹是妖祖,知道的事,可比你多多了。”

    帝莘揉了揉自家洗妇儿的脑袋,既然血迟这边行不通,他只能从另外一边下手了。

    帝莘抬了抬眼,示意叶凌月随他来。

    一会儿功夫,两人又站了另外一处殿堂前。

    “这里是?”

    叶凌月看着眼前灯火幽暗的殿堂。

    “你爹爹住在这里,我们去见大长老之前,要先见见他。”

    帝莘说道。

    叶凌月脚下一顿,脸上有几分不自然。

    “你还在怪他?”

    帝莘察觉到叶凌月的迟疑。

    叶凌月和夜北溟父女俩,自天罚战场一别后,就再无聚首过。

    夜凌光的事,更是成了横隔在父女俩心底的一道越不过去的坎。

    “不愿见我的是他。”

    叶凌月的语气里,还带了几分赌气的意味,甚至连爹爹的字眼都不愿提。

    帝莘一阵无奈,揉了揉自家洗妇儿的脑袋。

    自家洗妇儿看似很坚强,实则内心很是柔软。

    她嘴上不说,可帝莘心知,叶凌月心底很想见夜北溟。

    毕竟父女俩已经别离一阵子,夜北溟也是叶凌月在九十九地唯一的至亲,说是不想念是假的。

    叶凌月心底,又何曾不是如此想的,只是一想到爹爹的所做所为,她就一阵黯然。

    她亲自来天魔廷,除了来见大长老外,心底也是想见爹爹的。

    可爹爹呢,他宁可见帝莘,也不愿意见她。

    在天魔廷,他们也明明有相见的机会,可夜北溟都是避而不见。

    数次之后,她心不凉那是假的。

    倘若娘亲在,她绝对要狠狠告上一状。

    可娘亲……她又在哪里呢。

    看着灯火幽暗的宫殿,叶凌月叹了一声。

    “你若是不愿见八荒神尊,我们不见也罢。”

    帝莘来见夜北溟,也是为了稳妥起见,毕竟夜北溟对大长老更加了解。

    “不,我有很多话想要问他,今日不问哥明白,我不死心。”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

    该来的总要来的,她不可能一直躲着爹爹。

    她要问个清楚,爹爹的所做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帝莘颔首,两人看了眼殿堂。

    比起血迟所在的殿堂,夜北溟的殿堂里的戒备要松得多,看样子,大长老并未怀疑道夜北溟,亦或者说,大长老眼下无心顾忌夜北溟。

    两人寻了个空档,隐入了殿堂。

    依着记忆,帝莘很快就知道了夜北溟的居所。

    只是居所里,空无一人。

    “已经是三更前后,八荒神尊竟不在?”

    帝莘有些诧然。

    叶凌月不动声色,神念一扫。

    她的神念如潮水般,悄然扩散开。

    四周,并无夜北溟的气息,他不在殿堂内。

    “也罢,只怕是爹爹不愿见我。”

    叶凌月苦笑。

    “洗妇儿,你无需多想,可能八荒神尊有其他事走开了。”

    帝莘看看天色,已经是三更后。

    若是要见大长老,此时是最佳的时辰。

    只因血迟曾说过,大长老多年来,一直有夜半有观星的习惯。

    一日之中,三更前后,星辰是最多的,星辰殿内的星辰之力也是最强的。

    若是想要觑见大长老,此时无疑是最佳的时机。

    星辰殿内外的侍卫也都很熟悉大长老的这一习惯,这个时辰,也是一日之内,星辰殿的防守最松的时候。

    黄杏芳被大长老监禁在星辰殿内,想要见救她,此时无疑是最佳时机。

    两人不再迟疑,退出了殿堂后,就往星辰殿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