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5章 最强异魔是谁
    眼前的人立时变了个模样,来人面色冷峻,器宇轩昂,长得颇为俊朗。

    只是一眼看过去,司徒青松却不知此人到底是谁。

    不过对方身上,却有一股强烈的帝魔之力的气息。

    “你是”

    “在下奚九夜,曾经是帝魔家族的总管,不过眼下,在下投靠了山阴圣王,乃是其座下谋士。”

    奚九夜笑了笑,夕阳斜下,将其高大的背影拉得长长的。

    奚九夜得了山阴圣王的派遣后,不日就到了天魔廷。

    他甚至还混入了天魔廷。

    原因无他,只因奚九夜听说,天魔廷近日将会举办天池洗礼。

    奚九夜如今也是异魔之体,他见识过帝魔家族的魔体洗礼,听闻天魔廷的洗礼比起帝魔家族来更胜一筹,所以他才会悄然潜入。

    也是想见识下,天池洗礼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只是奚九夜也没想到,自己会目睹这样的一幕。

    天池之上,他竟看到了的自己最恼恨的人帝莘。

    更气人的是,帝莘还通过天池洗礼,获得了九命帝魔之体。

    帝莘啊帝莘,为何你总是这般幸运。

    叶凌月选择了你,连天池四大天兽都选择了你。

    看到帝莘全身而退,奚九夜的内心,妒火燃烧。

    可嫉妒归嫉妒,奚九夜也没有忘记此行的的目的。

    他来到天魔廷,是为了和司徒青松合作。

    他趁着天池混乱之际,悄然离开。

    不出意料,他打听到,星辰殿被盗了。

    司徒青松的计划很是成功,奚九夜按照早前的约定,悄然离开了天魔廷。

    只不过,两人的会面,显然要比奚九夜预料的要不顺利很多。

    至少这会儿看上去,司徒青松对他这个合作人有些不满。

    两人相持而立,听到了山阴圣王的名讳时,司徒青松略松了口气。

    可是听了奚九夜的名讳和他的装束后,司徒青松的脸有些发僵。

    过去一年多来,若是说异域有什么人的名号很是响亮的话,那唯独只有两个人。

    一个就是天魔廷内,被司徒青松父子俩视为眼中钉的夜北溟。

    还有一个就是眼前的奚九夜,这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都是神界叛将,投靠了异域不同的两大势力。

    这两人,都身怀绝技,而且成功化为异魔之体,足智多谋,在投靠异域之前,都是神界赫赫有名的战神之将,准神帝继承人。

    两人加入了异域后,也的确是给异域带来了不小的变化。

    尤其是奚九夜,他一度是帝魔家族家主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可就在不久之前,他忽然又背叛了帝魔家族。

    甚至有消息传出,帝景天,帝魔家族的九命帝魔,就是死在奚九夜之手。

    自帝景天陨落之后,奚九夜就下落不明。

    没想到,他居然投奔了山阴圣王。

    司徒青松和山阴圣王合作并没错,可他没想到,山阴圣王和奚九夜竟也是一路的。

    司徒青松这样的小人,并不畏惧君子,却唯独避讳一种人。

    那种人,就是奚九夜这种人,比小人还要小人的伪君子。

    “老夫以为,我合作的乃是山阴圣王,没想到,会是你。”

    司徒青松言语之间,带了几分不屑之意。

    哪怕是他,也有看不起的人,他最看不起的,就是奚九夜这样夺人。

    一人多主,而且每次叛主,都会戮主。

    这样的人物,没想到山阴圣王还敢合作,难道山阴圣王就不怕,奚九夜再度戮主。

    “合作的对象并不重要,司徒大人只需要知道,我有你想要的东西。”

    奚九夜挑了挑眉。

    他几经沉浮,对于他人的挑衅和蔑视,已经是应对自如。

    他也没有忽略,司徒青松手上的那个匣子。

    看到了那个小小的匣子,奚九夜的眼眸里,多了几份狂热之意。

    帝莘靠天池之力,成功蜕变为九命帝魔。

    他与自己的差距,又扩大了一些。

    只要他得了九命焚天诀的功法,那一切都会有所改善。

    “要功法,必须用心法交换。”

    司徒青松也看出了奚九夜眼底的狂热之意。

    他冷哼了一声,收回了匣子。

    “放心,一物换一物,奚某不会食言。”

    奚九夜一翻手,手中也多了一个卷轴。

    司徒青松狐疑着,看着奚九夜。

    奚九夜杀了帝景天的事,看来是真的。

    作为帝魔家族的最强魔功,九命焚天诀很可能就被帝景天保存在身边。

    只不过对于奚九夜此人,司徒青松还有几分不信任。

    “那心法可是真的”

    司徒青松迟疑道。

    “是真是假,看一眼就知道了。”

    奚九夜倒是大方,将那份心法丢给了司徒青松。

    司徒青松急切地看了几眼,那心法上的几句话,无论是谦辞造句,还是字迹,和他手中的匣子里的功法都是如出一辙。

    司徒青松松了口气。

    看样子,这份心法应该是真的。

    “你还真放心,将心法交给老夫”

    司徒青松觑了奚九夜一眼。

    后者勾了勾嘴角。

    “司徒长老是聪明人,一份功法不算什么,山阴圣王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

    奚九夜这一趟可不仅仅是见识了天池洗礼那么简单。

    他同时也打听到,司徒青松父子俩在天魔廷里已经失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司徒青松想要夺回原来的地位,必定要借助外力。

    司徒青松一听,面色沉了沉,可还是将手中的那份功法,丢给了奚九夜。

    奚九夜说得很对,获得功法只是其次,重要的是得到他人的支持。

    司徒青松已经得知,今日的天池洗礼,神界的神帝帝莘乱入,他成了九命帝魔。

    作为神族神帝,帝莘怎么可能无端端出现在天魔廷。

    很显然,是有人里应外合,让帝莘进入了天池洗礼。

    而帝莘的另外一重身份,就是夜北溟的乘龙快婿。

    可想而知,翁婿俩显然是勾结一气,连大长老都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对付夜北溟,不得不和山阴圣王合作。

    奚九夜一手就接住了那部功法,他的心底一阵狂跳,九命焚天诀的功法,终于到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