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1章 帝莘的异魔之心
    那一眼,一扫而过。

    犹如雷霆千军过境,所到之处,早前在幸灾乐祸的那些人们被吓了够呛。

    那小子,哪怕是在那般情况下,依旧威势十足。

    那一眼,落到了叶凌月所在的方向时,却是骤然一变。

    男人的眸里,带着几分歉意,可更多的是坚定。

    他让他的小女人受惊了。

    叶凌月碰触到了帝莘的目光。

    他们相距很远,可帝莘的目光中透露出来的信息,让叶凌月意识到,帝莘没有输。

    她的男人,没有认输。

    哪怕是面对四天兽,天地有别,他亦不会妥协

    叶凌月脚下一顿。

    她冷静了下来。

    她要信帝莘。

    心底,反复只有一句话,她要信帝莘。

    他能够打败四大天兽。

    哪怕天地真的有别,可在帝莘面前,那都不算事。

    四天兽也被眼前帝莘的抵抗震住了。

    “这小子不会是疯了吧,这时候还想抵抗”

    “他拿什么抵抗,他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了。”

    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帝莘的身前,抢进度天力的作用下,胸膛炸开了,血肉飞溅,露出了一排森然的白骨。

    紧急着,又是数处炸开,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肉。

    “想不到,四大畜生也只有这等能耐。既然你们想要算计我,为何不来得更加猛烈些,难道你们已经使出了你们全部的天力老子还没死呢。”

    帝莘嘴角,鲜血直流。

    洁白的牙齿也已经被血水浸透,红测测的很是吓人。

    他张了张嘴,从牙间挤出了几句话来。

    “这小子,太狂妄了,气死我了”

    脾气最为火爆的虎兽被帝莘气得不轻。

    这小子,早已是体无完肤,居然还一口一个畜生。

    谁说它们没有余力

    虎兽气得那兽首都要颤抖起来了。

    一怒之下,将余下的天力也用了出去。

    其他三兽,凤兽和龟兽也气得不轻。

    它们可是天兽,哪怕是被封印在天池下那么多年,可天魔廷上下,哪一个不对他们恭恭敬敬。

    唯独这小白脸,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敢肆意谩骂他们

    虎兽余下的天力,也一涌而上,注入了天池中。

    天池中的天力,又浓郁了几分,已经没过了帝莘的脖子。

    “虎兽,你冷静些。”

    龙兽是四兽中最聪明的,也是最谨慎的,对于帝莘的挑衅,他也很是恼怒,可是恼火之后,龙兽又觉得有些不对头。

    这小子的意志力,未免也太惊人了些。

    一般而言,在天力井喷的情况下,皮开肉绽,脏腑受伤,当事人必定是痛苦万分,光是抵御天力入侵,就已经耗尽了全力。

    可反观这个叫做帝莘的,他浑身已经没有一块好肉,骨架子都已经暴露出来了。

    可看他的气势,非但没有衰竭,相反,一身气势愈发惊人。

    他的血水,已经染红了天池里的天力。

    是什么支持着他到了现在,依旧是屹立不倒,甚至是愈战愈勇

    龙兽决定有些不正常,可到底哪里反常,他又捉摸不透。

    就在龙兽喝止之时,又听得“喀拉”一声。

    “那小子的膝骨被天力折断了,哈哈,老龙,还迟疑什么,我们联手,将这小子挫骨扬灰,看看他还能逞强到什么时候。”

    虎兽的天力毫不吝啬,涌入了天池中。

    凤兽和龟兽得了鼓舞,一身天力也涌入了天池之中。

    天池里的天力水涨船高,已经淹过了帝莘的鼻子,很快就要没顶。

    帝莘的骨头,也在天力的反复冲击下,不断碰撞,不断碎裂开。

    这种非人的疼痛,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那可怕的天力伴随着一阵阵裂骨的声响,目睹这一幕的每一个人,都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心惊胆战。

    “那小子,是找死不成,居然敢冒犯四天兽。”

    在旁围观的那些教众和殿主们无不瞠目结舌。

    他们从未见过像是帝莘这么不怕死的小子。

    他居然在天池里,辱骂四兽。

    天力太强了,再强的肉身也无法承受。

    那小子今日只怕要死在天池里了。

    “小儿狂妄,自食其果。”

    大长老看到天池水满满溢溢,看上去随时都要溢出池面,不禁摇头。

    他本以为,帝莘能够带给他惊喜,没想到还是说,他的预示出错了

    “疯子,那小子简直就是疯子。”

    血迟喃喃说道。

    异魔之中,有过不少狂妄之辈,可是像是帝莘这样的,血迟活了几百年,也只是第一个遇到。

    那小子,简直就是个不要命的。

    可惜了,女神对他情根深种,这小子这一次非死不可,女神往后只怕

    血迟迟疑着,看向了叶凌月。

    可他看清了叶凌月面上的表情时,却是不由一愣。

    叶凌月的面上,已经没有了担忧之色。

    她一双眼,熠熠生辉,凝视着天池的方向。

    没有担心,也没有惊恐,有的却是信任和自豪。

    难道说血迟惊了惊,不明白为何叶凌月早前反应如此激烈,可在帝莘身陷更大的困境时,女神却是无动于衷。

    三兽的天力更多地融入了天池内。

    帝莘的骨架已经被打算了,几乎连人形都算不上。

    “这小子,死定了。皮肤、毛发,就连骨骼、脏腑都已经尽碎。”

    虎兽叫嚣着。

    敢忤逆四天兽,这小子的下场只有一个。

    龙兽兽首没有发话。

    那个龙头雕像面对着满池的血水。

    那个男人的身影早已消失了,仿佛已经彻底被天力给吞没了。

    可龙兽始终觉得,那男人没有死。

    他仿佛就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用那双冷傲又满是讥讽的眼,看着他们。

    “扑通扑通。”

    就在天池彻底没有了帝莘的身影时,天池内,已经恢复了平静的天力中,忽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强,从天池下方传来。

    那是心跳的声音

    就见天池之下,一颗拳头大小的异魔之心,越跳越是有力。

    “是那小子的异魔之心居然还没死”

    四大天兽神识一扫,这才发现,在天池正中,居然是一颗活蹦乱跳的异魔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