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0章 他是她的命
    天地有别,这是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本质的差别。

    九十九地的无论哪个种族,那都是凡俗之人,和天兽、天人有着天壤之别。

    四大天兽能够感到,帝莘的抵抗之力在消退。

    天力已经逐渐入侵这小子的血液,脏腑,用不了多久,连他的意识都会被彻底侵蚀。

    届时,天力井喷,他的身体就会如同一个万花筒那样炸开。

    帝莘也感到了,尽管在不断抵抗天力入侵,可他体内的多处,都已经被天力入侵。

    那天力,就如蚀骨之毒,让他的控制力越来越差。

    “要怪就怪你们这些凡人太贪心了,人心不足蛇吞象,想要我们四个的天力,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杀了你之后,我们再吞了太阴之女。”

    四天兽得意的声音,就在耳边。

    帝莘此时意识已经有点不清,可听到了四兽的狂妄之语,尤其是,四兽居然还妄想吞噬一脸的肉身时,他眼眸一变。

    原本已经频临模糊的意识,迅速回拢。

    帝莘帝莘,耳边,仿佛有一个声音,不断回荡。

    那是洗妇儿的声音

    她来了

    帝莘心中一疼,他抬起了头来,看向了高台之下。

    高台之下,人影密密麻麻。

    一眼望过去,所有人都是一片模糊。

    那是汗水浸入了他的眼。

    眼睛一片酸涩,他看不清,哪一个才是洗妇儿。

    “洗妇儿。”

    帝莘在心底默念着,可是他很清楚,洗妇儿就在下面。

    他答应过洗妇儿,他会完成这次天池洗礼,获得夜北溟的准许,迎娶她过门。

    他不能败,他帝莘,上天入地,从未尝过败绩。

    又怎能败在这一个小小的天池前。

    天兽也好,三十三天也罢,他从不惧。

    既是四大天兽想用天力让他粉身碎骨,那他就如它们所愿。

    “撕”的一声,却见帝莘的身前,裂帛声起。

    他身前的衣物,尽碎,腰身没入了水间,水面上浮动着衣帛。

    衣服碎开的瞬间,帝莘的皮肤上也跟着出现了一条条鲜红色的裂纹。

    这些裂纹,不断延伸扩张,就如根筋,密布满帝莘的整个身体。

    就连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条条裂纹,将他原本俊逸非凡的容貌,毁掉了。

    裂纹不断扩大伸缩着,鲜血横流,就连血肉也清晰可见。

    “该不会那小子没法子承受天力,肉身龟裂,要爆体了吧”

    那些正在围观的教众们看到这一幕,都幸灾乐祸了起来。

    天力井喷,这种事,数百年才能遇到一次。

    帝莘这小子,长得好看,引来了无数女教众的青睐也就算了,居然还狗屎运让他遇到了天力井喷这等好事。

    若是帝莘真的成功吸收了那些天力,他毋庸置疑,会一跃成为所有天池洗礼中最出色的一人。

    毕竟四大天兽的天力是有限的,一旦被帝莘吸收了,那就意味着,其他人再参加天池洗礼,就没法子吸收了。

    所以大家都指望着,帝莘会失败,而且是越惨越好。

    “那小子模样看上去有些不对头,不会出事吧”

    血迟也意识到了帝莘的模样不对劲。

    这一次的天力井喷规模空前,哪怕是大长老本人,只怕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住吧

    血迟狐疑着,看看叶凌月。

    这一看,他浑身一震。

    女神

    叶凌月双眸空洞,那双灵气十足的眼里,早已没了光芒。

    她盯着高台的位置,双眼一瞬不瞬。

    她虽没有靠近高台,可那模样,心早已离开了。

    帝莘帝莘

    看到帝莘血肉模糊的样子,叶凌月的心痛得厉害。

    若非是她一定要让帝莘接受什么天力灌顶,若非是她一定要取得爹爹的同意,才肯成婚,帝莘又怎会承受这么大的苦难。

    这个男人,为了她,上天入地,轮回等待了五百多年。

    是她一次次让她保受折磨。

    四大天兽

    叶凌月的心头,怒火熊熊燃烧,它们背信弃义,竟是迁怒到了帝莘的身上。

    她,叶凌月,有生之年,绝对不会放过四大天兽

    愤怒之火,熊熊燃烧,她身在高台下,心和魂魄却早已离开了肉身。

    “女神”

    血迟被叶凌月的模样吓了一跳,叶凌月身子猛然往前一蹿。

    她不管什么规矩,也不管会不会打破天池洗礼,她只知道,不能让帝莘一人承担这场无妄之灾。

    无论会引来什么样的结果,她都要与他一起承受。

    叶凌月往前一步,血迟硬着头皮,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不要冲动。”

    血迟警告道。

    “上面的,是我的命命都要丢了,你能忍”

    那双灵动无比的月眸里,掀起了一股腥风血雨。

    血迟一愣,眼前的叶凌月竟是生出了一股让他都不禁退避三尺的可怕气势来。

    这样的女神,他不认识。

    “你不能去,除非,我死。”

    血迟也是半点不让。

    天池洗礼已经开始了。

    任谁都看得出,帝莘这一次经历的天池洗礼极其不寻常。

    四大天兽早前就有过异动,这一次的天力井喷很可能就是因为早前的异动引起的。

    大长老未曾行动,其他殿主也都是壁上观。

    若是这时候,叶凌月出手,激怒的不仅仅是大长老和其他殿主,很可能还会冒犯四大天兽。

    若是他们联合扑杀,十个叶凌月也不够他们围剿。

    为了女神的性命安危,哪怕女神会恨他一辈子,他也绝不会妥协。

    血迟的面上,浮动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他高大的身形,一头红发,在了正午的阳光下,就如火焰般熊熊燃烧着。

    叶凌月眼眸一深,手间,多了一张符箓。

    没有人可以拦得住她去救帝莘。

    一声怒吼,从天池方向传来。

    叶凌月心魂一颤,一双眼再度看向了天池方向。

    帝莘的皮肤炸开了,他体内的筋络凸显而出,整个人就如浴血一般。

    叶凌月只觉得脑中一片轰鸣。

    她再也管不上其它,脚下一掠,就要推开血迟。

    高台上,帝莘却是发出了一声闷喝。

    “畜生狂妄,既是你们想我爆体,那就如你们所愿。”

    帝莘眸光一厉,居高临下,从了高台上往下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