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3章 星辰殿外
    帝莘和叶凌月相处数年,两人从相知到相恋,彼此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旁人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感。

    就算是叶凌月换了形貌,他也有把握一眼辨认出来。

    帝莘可以肯定,叶凌月还不在天池附近。

    可是眼看天池洗礼就要开始了,洗妇儿还未现身,难道说是中途出了什么意外

    帝莘心下惦记着,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找寻起血迟的影踪来。

    可血迟也迟迟未现身,帝莘的不禁有些担忧。

    “大长老到。”

    就在帝莘翘首期盼叶凌月出现时,就听到一声高喝,在数名殿主和教众的簇拥下,大长老行了过来。

    尽管天魔廷每年都会进行天池洗礼,可是大部分的年头,天池洗礼都是由几大殿主主持的,今年就轮到了司徒沐。

    可由于司徒沐中途生变,加之天池早前又出现过天兽异变的情况,大长老和几名长老商议之后决定,此次的天池洗礼,由自己亲自主持。

    大长老今日,一身正式的巫袍。

    暗灰色的巫袍上,布满了酱红色的纹路,那纹路形如一头似禽又似鸟的魔兽。

    那是天魔廷的图腾,是一种叫做魔王蝠的巫蝠。

    传闻这种蝙蝠从上古时期就活跃在九十九地。

    修炼万年的魔王蝠可以化为人形,且具有上天入地的本事,魔王蝠也一直被视为天魔廷的圣物。

    就连当年的那位只身杀入三十三天的天魔廷大能,据闻当初也是脚踩着魔王蝠飞上三十三天的。

    大长老今日的装束,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魔王蝠,虽说年纪已经一大把,堪比长生帝君那样的高龄,可大长老的眼神步法都很有力。

    只是一身宽松的长袍下,显得空荡荡的。

    帝莘定睛一看,大长老的身旁站着的正是夜北溟,至于血迟,倒是没有了踪影。

    也不知是不是幻觉,帝莘觉得,大长老在经过他的身边时,意味深长,扫了他所在的方向一眼。

    至于夜北溟,他的目光和帝莘在半空中做了一个短暂的碰触,就迅速收了回去。

    夜北溟亲临,是为了见证四大天兽突破封印

    还是说,他想要看看,帝莘是否要到了叶凌月的血

    “诸位,今日由大长老亲自主持这一次的天池洗礼”

    礼官已经开始陈述今日的洗礼要点。

    比起女教众来,男教众的数量要稍微多一些,这些人的实力也大多在女教众之上。

    这些人中,真的会有封天令的新宿主

    已经知道了大长老的预言的帝莘,下意识看了看四周。

    那些渴望从天池洗礼中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的教众们,此时都一脸的期盼,看向大长老等人。

    他们并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会面临怎样的一场灾难。

    高台上,礼官还在洋洋洒洒说着一些溢美之词。

    帝莘看了眼高高在上的天池,怀里的那个瓷瓶仿佛又沉甸了几分。

    他最后又在人群中扫了一圈,依旧不见血迟乃至叶凌月的踪影。

    “洗妇儿到底去了哪里”

    帝莘暗暗担心着。

    “待会,我第一个上,你殿后”

    身旁,秦小川并没有发现帝莘的异常,他看看帝莘,小声提醒道。

    “不是说天池洗礼不分先后”

    帝莘还想再等等,最好能等到叶凌月亲临。

    “一般人自然不分先后,可你我不同,你我都是强者,天池洗礼必定能达到第二重洗礼的状态,也就是力量加持。要知道,四大天兽在天有灵,力量也是有限的,越迟上前,获得力量也就越小。”

    秦小川压低声音说道。

    秦小川身为曾经的天魔廷的殿主,知道的天池洗礼的内幕自然是要比一般人多得多。

    天池洗礼,每年举办,其他时间里,天池都会处于封闭状态。

    四大天兽的头像在封闭期间,可以恢复一部分消耗的洗礼之力。

    可大部分的时候,四大天兽是不会消耗太多天力的。

    只因能够真正获得天兽青睐,得到天力的人,每年都不多。

    秦小川观察过,昨日的天池洗礼,许是那些女教众的实力太弱的缘故。

    四大天兽释放出的洗礼之力其实很弱。

    哪怕是那个叫做黄杏芳的女教众,她得到了天兽赐福,可获得的力量充其量也不超过五十分之一。

    至于其他人,与其说她们获得了天兽之力,还不如说她们是获得了天池附近的聚魔阵里的力量。

    四大天兽乃至天池里沉淀下来的天兽之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

    就是无人真正能够获得天兽的认可,自然也就没法子获得真正的天力加持。

    这对于秦小川和帝莘而言,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只是这个机会,先到先得

    万一今日的准教众中,有人天赋异禀,抢先获得了天兽之力,那他和帝莘能够获得的天兽之力,就少得可怜了。

    秦小川权衡了一番后,决定第一个上。

    当然,也不是每个准教众一样,能够清楚发现天池洗礼中的天兽力量变化的。

    所以,秦小川才会催促帝莘,先到先得。

    帝莘对此却是没有太过在意,自是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句,算是答应了。

    他依旧在人群中,搜寻着叶凌月的下落。

    其实除了帝莘之外,夜北溟也在找寻叶凌月的下落。

    以他对自家女儿的了解,这种情况下,她必定会现身。

    他也不清楚,叶凌月是否愿意以自己的太阴之血,解开四大天兽的封印。

    两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搜索,叶凌月却迟迟未曾出现。

    就在两人等待叶凌月之时,身为正主的叶凌月,却在距离天池好一段距离的星辰殿外徘徊着。

    “血迟,你个不靠谱的,你不是说,可以安排我混进天池”

    与叶凌月在一起的还有一脸郁闷的血迟。

    “女神,这事不能怨我,我哪里知道,大长老这么重视这一次的天池洗礼,前往参加洗礼的每一名教众都是他亲自过目挑选带过去的。”

    血迟一脸的无奈。

    他是答应过叶凌月,会安排她混入天池洗礼现场,观摩今日的天池洗礼,哪知道半路会出那么大的篓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