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9章 人心难测
    还处于药效之下的司徒沐此时还全然不知,自己将会被重罚。

    一旁的夜北溟听了,只是扬了扬眉。

    虽是收拾了司徒青松父子俩,可他并不意味,这对父子会就此安分。

    况且,父子俩这些年在天魔廷也没少干坏事。

    只是因司徒青松的地位的缘故,这些年一直没有人敢呛声。

    夜北溟早前就收集过父子俩的罪证,呈到了大长老那。

    大长老当时并未表态,这次,也不过是借着司徒沐的事,敲打司徒青松罢了。

    说起来,大长老那才是真正的老狐狸,借力使力,用自己的之手,打压司徒父子俩。

    夜北溟不由看了大长老一眼,却见大长老一脸处变不惊的模样,夜北溟不禁心底暗暗冷笑。

    司徒青松见大长老无动于衷,咬了咬牙,单膝跪地。

    “大长老,求你收回成命。为了阿沐的前途,青松愿以辞去二长老之位,换阿沐再造的机会。”

    司徒青松此言一出,大长老也是微微动容。

    司徒青松肯辞去长老之位,这可是大事。

    这意味着,司徒青松会从长老贬成殿主,而天魔廷将会空出长老之位。

    自天魔廷成立以来,还从未出现过长老自贬的事。

    在司徒青松的再三恳求下,大长老答应了司徒青松的恳求。

    “司徒青松管教不利,自贬一阶,顶替司徒沐殿主之职。司徒贬入众生所,以役代罪,百年内不能入殿。”

    大长老宣判一下,那些殿主才算是松了口气。

    实则上,若是只处置了司徒沐一人,以司徒青松的脾气,事后一定会找他们算账。

    可如今司徒青松也被贬成了殿主,他们就无所顾忌了。

    不过经此一事,这些殿主们也算是看清了,今日之后,天魔廷就是夜北溟和大长老的天下了。

    早前还对夜北溟很是排斥的多名殿主,在事后都纷纷向夜北溟示好。

    而司徒青松只能带着司徒沐,极其狼狈地离开了。

    哗的一声。

    一桶冷水当头淋下。

    司徒沐只觉得脑子一懵,先是一片空白,旋即脑子渐渐恢复了清醒。

    眼前,出现了司徒青松的那张老脸。

    “爹,你怎么在这”

    司徒沐觉得脑壳子疼得厉害,像是被马蹄踩过似的,脑中嗡嗡作响,模模糊糊记起来了什么。

    印象中,好像是自己和叶凌月在天池,然后绿萝再之后,他

    他有些记不清了。

    “啪”的一个耳光,又亮又响。

    司徒沐脑子还在发懵,吃了个结结实实的耳刮子。

    “爹,你疯了不成。”

    司徒沐被彻底打醒了。

    “疯的是你,你个畜生,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司徒青松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气得双肩直颤。

    他苦心经营多年,战战兢兢才爬到了天魔廷第二号人物这个位置。

    可他的这个宝贝儿子倒好,一夜之间,将这一切都毁了个干净。

    “我做了什么,不就是瞒着你偷偷带了个女人去参加天池洗礼对了,叶凌月呢”

    司徒沐被打了一耳光,却还不知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

    他四下一看,发现自己身处在自己的殿堂内,哪里还有什么叶凌月的踪影。

    昨晚他的记忆断片在叶凌月融合了自己的五滴心头血,再往后,叶凌月中了催情药,照理说,两人应当共赴巫山才对

    “叶凌月,都什么时候了,你脑子里还是只有女人。那叶凌月,也是你能染指的你可知她是谁”

    司徒轻松吹胡子瞪眼,指着司徒沐的鼻子大骂。

    “不就是北苍叶家的人,一个女人罢了,您老人家何必动那么大肝火。”

    司徒沐嘀咕着。

    “瞎了你的眼,我怎么就生下了你这种窝囊废。什么北苍叶家,那女人是夜北溟的女儿,是神界的月华帝姬,封天令的宿主你想要染指人家,却被人反下了药,玷污了多名殿主女眷,你仔细想想,好好想想,你都做了什么勾当。”

    司徒青松气得直摔袖。

    司徒沐一听,登时傻了眼。

    脑中,回忆起昨晚的一幕一幕。

    浑噩之中,似乎自己的确闯入了几位殿主的后殿

    到了最后,脑中还闪过了一幕。

    “百年内永不入殿”

    大长老严苛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司徒沐想了起来,脸色发白,膝盖打着颤,险些没跪倒在地。

    “是叶凌月,是那个贱人害我她是神界女帝夜北溟,一定是夜北溟那家伙陷害我,爹,你一定要给孩儿做主,孩儿不要当什么劳役”

    司徒沐这才回过神来。

    他连滚带爬,滚到了司徒青松的身旁,抱住了司徒青松的大腿,痛哭流涕了起来。

    他哪里想得到,自己会阴沟里翻船,被人摆了一道。

    早一刻还在嘲笑秦小川那小子成了教众,如今自己却被贬成了劳役。

    那可是比教众、准教众都要低下的存在。

    百年之内不能入殿,那岂不是意味着他,往后的一百年,他都如同牛马被人看不起。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你这次不仅害惨了你自己,也连带着连累了我。如果不是我求情,大长老对你的惩罚会严重得多。”

    司徒青松一声长叹。

    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不是败在了大长老手里,而是败在了夜北溟的手中。

    此子委实可怕,他到了天魔廷半年多时间,天魔廷内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连他这一脉也被剿清,从今往后,又有什么人能够拦得住夜北溟的步伐。

    只是不知道,那夜北溟父女联手,又会将天魔廷引领向何方。

    “爹爹,这一切都是阴谋,我去告诉大长老,他神机妙算,必定会查清楚一切,还我一个清白。”

    司徒沐犹不死心。

    “你还不懂就是因为大长老神机妙算,早有察觉,才有你我父子的今日。”

    司徒青松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他和大长老斗了这么多年,又怎会不懂那老狐狸的心思。

    身为月华帝姬的叶凌月,居然能够混入天魔廷,又是血迟一手安排的,这其中又怎会没有大长老的算计。

    也就是说,大长老明知了这一切,还睁只眼闭只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