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7章 计中计 (求月票)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月华帝姬已经逃走了,可她参加过天池洗礼,夜北溟袒护她也是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看到了的。

    司徒青松这会儿已然发现,司徒沐一定是被人陷害了。

    司徒沐这次被陷害,险些没气死司徒青松。

    他好不容易为司徒沐营造的一切,全都毁了。

    这几位殿主,早前可都是司徒沐阵营的人,如今他们的妻女清白被毁,若是不给个交代,只怕以后和司徒沐1父子俩势同水火,老死不相往来。

    司徒青松情急之下,就拿出了那幅画像,想要指证夜北溟。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这么厚的,司徒青松,你教子无方,居然还想诬赖夜殿,当真是荒谬至极。”

    不等司徒青松辨驳,就见血迟阔步走了进来。

    血迟进来的同时,还五花大绑了一人。

    那人赤身**,双眼依旧是一片赤红,口中大呼着。

    “美人儿,别跑。”

    赫然就是中了催情药的司徒沐。

    司徒沐到这会儿还处于药效之中,不能自拔,压根不知道自己闯下了多大的祸。

    说来司徒沐也是自食其果,他早前算计叶凌月,用了大量的催情药,那催情药被叶凌月排出了身体后,又巧妙用白色鼎息提纯了一遍,药效大增。

    司徒沐融入了催情药后,完全丧失了理智。

    叶凌月一张瞬移符,将司徒沐送出了老远。

    也是司徒沐倒霉,刚好就落到了一名殿主的后殿。

    司徒沐药性发作,又无人阻拦,就侮辱了几名女眷。

    司徒沐药效难减,又闯入了临近的几座后殿,又有多名女教众和殿主女眷被凌辱。

    血迟等人闻讯赶来时,司徒沐还一副饿狼的模样,嘴里口口声声嚷着叶凌月的名字,血迟一听,气不打一处,逮住了司徒沐就是一顿海揍。

    那几名殿主发现之后,女眷们寻死觅活闹到了大长老这里。

    大长老一怒之下,就传了司徒青松前来。

    “大长老,你也看到了,阿沐是被人下了药,才会丧失理智。”

    司徒青松一看司徒沐的模样,就知这混小子偷鸡不成蚀把米,一定是被月华帝姬给坑了。

    那月华帝姬果然如传闻中的那般狡猾。

    “下药?司徒长老,你还真有脸说,我也打听过了,最近的确有人向巫医买了药,还是强效的催情药,只是你可知买药的人是谁?正是你的宝贝儿子司徒沐。”

    血池没好气道,传来了天魔廷的巫医。

    血迟看到司徒沐时,也知道他被下药了,而且这事十之**和女神还有些关系。

    事关女神,血迟不敢大意,找来了巫医,这一问之下,可就搞笑了。

    巫医老老实实交代,就在昨日,司徒沐逼着他交出了一瓶强效的催情药。

    当时巫医就觉得很不对劲,但是碍于司徒沐的权势,不敢对外声张。

    哪知道,今日一早就出了事。

    “见过对人下药的,没见过对自己下药的,证据确凿,司徒沐色心不改,早就对几名殿主的家眷图谋不轨,还想对外辨称自己被人陷害。司徒长老你和他一唱一和,还有脸说他是被陷害的?”

    血迟不顾二长老越来越铁青的脸,语带嘲讽。

    二长老被噎了个半死。

    阿沐这个蠢货,为了一个女人,到底是捅出了多大的篓子!

    “二长老,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大长老怒目一扫。

    几名殿主都闹得不可开交,恨不得杀了司徒沐,那些女眷也是一个哭啼不止,弄得大长老很是头疼。

    他掌管天魔廷那么久以来,还从未发生过这等丑事。

    大长老自然也看得出,司徒沐的事有些诡异,可说来说去,身正不怕影子歪,很显然,司徒沐想要算计人,结果被人给算计了。

    只是那人到底是谁……可想而知。

    “大长老,阿沐的事是我管教不利,我的确有过错,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阴谋。是夜北溟陷害阿沐的一个大阴谋,他勾结外族,让叶凌月那个女人勾引阿沐。阿沐一时不慎,上当受骗,这件事,血殿也有参与,他心中应该再清楚不过,还请大长老明察。”

    二长老冷哼了一声,想要算计他司徒青松,也不看看,他是何人。

    他能够在大长老之下,作为天魔廷的第二号人物,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你这老匹夫,你胡说些什么,司徒沐好色成性,染指他人妻女,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血迟怒目一瞪。

    “你敢说,不是你安排了叶凌月混入众生所,那叶凌月是何等人物?神界三大女帝之一,此女狡猾如狐,蛇蝎貌美。她是夜北溟之女,明知阿沐的弱点,暗中勾搭,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来个一箭双雕,铲除我父子俩,同时也动摇天魔廷之根基,为夜北溟成为太宰造势。几位殿主可不要上当。”

    二长老也是了得,三言两语间,就将矛头指向了夜北溟和血迟。

    说罢,二长老就传了众生所的刘老妪前来。

    一番讯问之后,刘老妪将血迟编造叶凌月身份,伪造花名册的事给交代的一清二楚。

    “怎么样,血殿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

    二长老老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

    和他都,夜北溟和血迟都还太嫩了些。

    几名殿主也一脸狐疑,望着血迟。

    血迟面色尴尬,不知如何解释。

    就在血迟和司徒青松僵持之际,就听一人沉声说道。

    “敢问二长老,可有证据证明我与外族勾结?”

    夜北溟一袭黑衣,走了进来。

    他一脸的森寒,一双比夜空还要漆黑几分的眸子里,满是冰冷之意。

    你目光光是落在了人的身上,就能瞬间让人从头到脚,甚至连呼吸都凝固住。

    “夜北溟,谁人不知道,你的女儿是神族女帝,叶凌月就是你的女儿。老夫早已查明了,你休要再狡辩。”

    二长老冷笑着,拿出了那幅画。

    “这幅画,就是月华帝姬登基时,我廷密探画下的,诸位看清楚了,叶凌月就是月华帝姬。”

    说着二长老手一抖,画卷摊开,露出了上面的华袍女子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