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6章 恶人恶报
    ,精彩小说免费!

    经过了一番短暂的讨价还价之后。

    “也罢,留你们一半天力也可以,不过我还有个条件。你们必须发个毒誓,在给了帝莘一半天力后,绝不许再夺回来,否则你们就会承受天劫之痛,永不入天兽榜。同样的,你们也不许找我报复,否则,你们的子子孙孙,永世给我做牛做马,不得超生。”

    叶凌月眨眨眼。

    凤兽一阵无语,这女娃娃虽然是九十九地的人,可未免太聪明了些,她怎么知道,四大天兽心想着,给了帝莘天力之后,再想法子从那小子身上抢回来。

    没想到,这女娃娃直接就把路给堵死了。

    举头三尺有神明,作为天兽,他们可不敢乱发毒誓。

    “君子一诺,快马一鞭,明日正午,自会有人助你们破阵而出。”

    眼看兵王符的效力就要消失了,叶凌月和四大天兽也总算是达成了协议。

    叶凌月这般做,也是一箭双雕。

    夜北溟答应帝莘和叶凌月的婚事的唯一条件,就是让帝莘想方设法放出镇压在天池的四大天兽。

    他言明是让帝莘亲自放出,这个约定才能奏效。

    叶凌月眼下,当然可以让四大天兽出来,可是这样一来,等于是打乱了帝莘的计划。

    另一方面,若是帝莘能够借着天池洗礼,获得天力,对他的修炼也大有好处。

    只是叶凌月也不知道,帝莘能够承受的住天力,所以她还需回去和帝莘商量一番。

    “静候佳音。”

    凤兽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叶凌月再看看天色,已经是临近三更。

    “凌月姑娘,你方才在和谁说话?”

    司徒沐被夜风一吹,一个激灵,已经摆脱了兵王符的束缚。

    他见叶凌月好好地站在前方,哪里有半点中了催情药的模样,不由警觉了起来。

    “司徒殿主,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叶凌月一脸的惊恐样。

    “什么声音,这里除了你我并无他人,只怕是风声吧。”

    司徒沐不解道。

    “绿萝……绿萝夫人的声音。你看身后!”

    叶凌月小声说道。

    想到了绿萝早前的死状,司徒沐听得也是微微动容,他猛然一个回头。

    背后哪里有什么人。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哪里有什么人。”

    司徒沐恼火道,回头的一瞬,忽觉得眼前一白,张开的嘴里,一股腥味。

    血的滋味!

    司徒沐一个警觉,正欲发作。

    “司徒殿主,五滴心头血,我双手奉还。”

    叶凌月的俏脸在他面前只是晃了晃,司徒沐的脸色登时就变了。

    方才入口的竟是……强效的催情药,一瞬间就侵蚀了司徒沐的控制。

    害人终害己,司徒沐万万没想到,自己为叶凌月准备的催情药会一滴不落,全都用在他自己的身上。

    “想算计本姑奶奶,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叶凌月冷笑道。

    催情药的药效很强,只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见司徒沐双眼瞳发红,鼻翼不断扇动,如同饿狼一样,扑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不动声色,手中一个符诀,一张符箓“啪”的添在了司徒沐的后背。

    司徒沐的声音就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一张瞬移符,叶凌月也不知会将司徒沐送到天魔廷的哪个角落。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司徒沐明日清醒后,必定会发现,他苦心经营的一切,都会崩分离析。

    在叶凌月解决完了这一切后,她神念又是一动。

    早前,她和司徒沐前来的那条密道里,有脚步声传来。

    看样子,是司徒沐的人找过来了。

    叶凌月再看了眼已经恢复如初的天池,不动声色,消失在了夜空中。

    “启禀二长老,前方果然是天池。”

    密道内,二长老带着几名亲信前来抓拿叶凌月。

    满心期盼一举拿下月华帝姬的大长老,却扑了个空。

    等待他的哪里有什么叶凌月,天池边,一个鬼影都没有。

    “人呢?”

    二长老目瞪口呆。

    叶凌月不见了,司徒沐也不见了。

    这个时辰,司徒沐平日早就在美人乡里了。

    可里里外外找了一圈,就是不见司徒沐。

    若非是亲眼看着人进了殿内,二长老还真说不准人到底去了哪里。

    二长老气急败坏回了殿堂,他犹不死心,当晚就去找叶凌月。

    哪知到了叶凌月的住所,却是扑了一个空。

    叶凌月早已人去楼空,一打听,才知叶凌月不久前已经离开了天魔廷。

    天池洗礼失败的教众,离开天魔廷也是情理中事,可这人一走,二长老想要用叶凌月威胁夜北溟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

    他也没法子证明,叶凌月就是月华帝姬,想要利用叶凌月扳倒血迟和夜北溟的计谋也全盘落空了。

    二长老气得不轻,左等右等,直到天亮前后,还没找到司徒沐,却等到了雷霆大怒的大长老。

    天亮前后,大长老忽找人传召了二长老。

    二长老匆匆赶到了星辰殿,哪知一进门,就见到了脸色铁青的大长老,还有几名哭啼啼的女子。

    女子们衣衫破烂,双眼红肿,与她们同来的还有天魔廷的其他几名殿主。

    “大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司徒青松忐忑不安道。

    事实上,昨夜发生了叶凌月突然不见的事情之后,司徒青松一直觉得心慌难耐。

    “你还有脸问老夫,你是怎么管教的,司徒沐那畜生昨夜凌晨趁着夜色闯入了后殿,凌辱了多名女教众和几名殿主夫人。”

    大长老这几日都在为了天池天兽异常反应的事烦恼。

    哪知道,还发生了这等事。

    司徒沐玷污了多名女眷?

    二长老一听,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整个人都懵了。

    “大长老,这事一定是误会,阿沐平日虽然有些贪图女色,可绝对不是那种人。”

    司徒青松勉强站稳了脚,反驳道。

    “二长老,你的意思是我们的夫人和女儿污蔑司徒沐那个畜生?”

    几名殿主一听,登时火冒三丈,将司徒青松团团围住了。

    “不不不,几位殿主,你们还请息怒,此事非比寻常,一定和夜北溟有关,据我所知……”

    司徒青松眼看情形不对,决定祸水东引,将矛头指向夜北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