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9章 真正的目的
    帝莘和夜北溟分开后,脑海中始终回荡着而夜北溟的那番话。

    平生第一次,帝莘迟疑不定。

    他到底要不要告诉洗妇儿,太阴之血的事。

    凭心而论,他是不愿意洗妇儿受到半点伤害的,可若是不告诉洗妇儿,两人的婚事

    “以洗妇儿的聪慧,想来也已经发现了绿萝夫人的事,还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好了,至于是否要开启天池的封印,就由洗妇儿自己来决定好了。”

    帝莘思忖了片刻,还是决定将事情的决定权交给叶凌月。

    无论夜北溟打开天池封印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帝莘以为,叶凌月会有自己的决定。

    而他要做的,就是辅助洗妇儿,哪怕是为洗妇儿做嫁衣,他也在所不惜。

    夜北溟提到,如果破开天池封印,对帝莘的修为大有好处。

    可他却不知,在帝莘看来,提升修为并非是主要的。

    曾几何时,他一味追求力量和权力,如今,他依旧追求力量,只是追求力量的目的已然不同。

    他追求力量,是为了保护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

    只要能保护洗妇儿,他甘愿当众星拱月的星辰。

    说起辅助,帝莘不禁想到,当初他还是妖祖时,一意孤行,别说是辅助,就是与人合作都不愿意。

    可自从他认识了洗妇儿后,这一切都改变了。

    神界如今虽然有三大神帝,可无论是青冥神帝冥日,还是圣威帝君帝莘,对于唯一的女帝叶凌月都很是礼让,可谓是两星拱月。

    若是天池洗礼的封印打破,当真对八荒神尊一家人有好处,倒是可以一试。

    帝莘心想着,人已经回到了天池高台旁。

    他早前被夜北溟叫走,当时人多口杂,匆忙之间,他还来不及和洗妇儿说上一声,只得让秦小川知会了叶凌月一声。

    想来洗妇儿还在天池附近等待,只是当帝莘回到天池旁时,却不见了叶凌月的踪影。

    天池高台旁,早前参加天池洗礼的那些准教众都已经离开了。

    今日一天,女教众的洗礼基本已经完成。

    明日一早,还会进行男教众的洗礼。

    帝莘想了想,先回了西字房。

    可西字房一带,依旧不见叶凌月的人影。

    “你是来找凌月的”

    就在帝莘困惑着,叶凌月到底去了何处时,就听身后,一个困惑的女声传来。

    帝莘回头一看,就见了一名穿着教众服的女子,站在了不远处。

    女子圆脸,身形高挑,看上去有些眼熟。

    “我是住在凌月附近的黄杏芳,今日刚参加完考核,你也是西字房的人我白天见过你,你认识凌月”

    黄杏芳也是来找叶凌月的。

    虽然成为封天令新的宿主,可今日在天池洗礼上,意外得到天兽祝福的黄杏芳可说是春风得意。

    她是唯一一个成为大长老殿前服侍机会的女教众。

    她早前和叶凌月分开后,一回到西字房,之前对她冷眼相待的刘老妪,已经备好了大礼,点头哈腰来恭贺黄杏芳了。

    还有一些住在东字房的一般教众,也跟着来恭贺。

    黄杏芳对此很是不屑,这些人,早前都狗眼看人低,这会让见她得势了,倒是个个来报大腿。

    她不乐意和这些虚伪的人结交,在她看来,叶凌月才是她到天魔廷后唯一认可的朋友。

    哪怕叶凌月连教众都当不上,不日就可能被赶出天魔廷。

    她想到了叶凌月的遭遇,打算来安慰安慰叶凌月,哪知就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了叶凌月的门外。

    看清了那男人的容貌后,黄杏芳还大吃了一惊。

    这次来参加天魔廷洗礼的男教众从数量上比女教众要多两成左右。

    这么多人,黄杏芳大多都不认识。

    不过她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帝莘,谁让帝莘的气质样貌都如此出众。

    “她人呢”

    帝莘不乐意和叶凌月之外的其他女人过多攀谈,只是看在黄杏芳早前和叶凌月关系不错的份上,勉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他也不理会黄杏芳的询问,只是想知道叶凌月的下落。

    “我也不知凌月去了哪里,不过,她被绿萝夫人中伤,又丧失了这次天池洗礼的机会,想来心情不大好,可能是四处走走,散心去了。”

    黄杏芳耸耸肩。

    叶凌月也会够倒霉的,只不过是因为容貌出众的缘故,就被绿萝夫人那样的妒妇给盯上了,黄杏芳很是同情她。

    散心帝莘皱了皱眉。

    这显然不是洗妇儿的作风。

    “你可知,司徒殿主的殿堂所在”

    帝莘略一沉吟,忽问道。

    “司徒殿主”

    黄杏芳狐疑着,看了看帝莘,不知对方询问司徒沐的殿堂的原因所在,不过她还是告诉了帝莘司徒沐的殿堂所在。

    帝莘道了一声谢,就快步离开了。

    “哎,你还没说,你和凌月有什么关系呢。”

    黄杏芳眼看帝莘已经走远,忽是想起了什么。

    帝莘照着黄杏芳所说,没多久,就找到了司徒沐的殿堂所在。

    叶凌月在天魔廷认识的人不多,除了血迟之外,也就只有黄杏芳、夜北溟。

    夜北溟和帝莘刚碰过面,显然,叶凌月唯一有可能去找的人就是司徒沐。

    帝莘猜测不错,此时的叶凌月,正在司徒沐的殿堂内。

    半个时辰前,叶凌月和帝莘走散。

    她从秦小川口中得知,帝莘被夜北溟叫走了。

    她心中困惑,同时也有几分忐忑。

    自从到了天魔廷后,父亲的态度就让叶凌月很是琢磨不定。

    她有心去寻找夜北溟,哪知半路上,却遇到了司徒沐的人。

    “凌月姑娘,司徒殿主邀你前去一叙。”

    来人是司徒沐的近侍,叶凌月早前见到过一次。

    “这位大哥,我刚好有要事在身,还请大哥帮忙转告。”

    叶凌月担心着帝莘的事,懒得和司徒沐多做纠缠。

    绿萝死在了天池内,可司徒沐没有表现出半点忧伤,就连绿萝的尸体,司徒沐都没有派人去收殓,最后还是由刘老妪找了口薄棺,将绿萝安葬了。

    叶凌月彻底看清了司徒沐其人,这厮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她最看不上眼的就是这种渣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