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8章 孤独的守护
    当时的帝莘和叶凌月都不明白夜北溟所谓的机会到底是什么,如今看来,恐怕指的是绿萝之死。

    叶凌月早前只是发现了天池内设有禁制封印。

    那禁制封印,应该是当初的那一位天魔廷大能留下来的。

    具体那封印到底是哪一种封印,叶凌月由于接触封印的时间太短的缘故,并没有弄清楚。

    可从太阴之血能够克制那封印的角度看,叶凌月猜测,那恐怕是某种极其强大的异魔封印。

    太阴之血,能够驱魔辟邪,破解封印。

    同时,它本身也能绘制成强大的封印禁制,譬如当初的太阴神印,专门用来对付异魔。

    绿萝夫人身上拥有太阴之血的事,只怕连她的相好司徒沐都没发现,可夜北溟显然已经发现了,这才有了今日的步步为营。

    只是,夜北溟也没料到绿萝夫人的血浓度,不够完全打破那位天魔廷留下的封印。

    爹爹,你心中到底是作何打算

    难道你是想要

    叶凌月心底叹了一声。

    她本以为,爹爹挺身而出,救自己,是还顾念父女之情。

    可是如今看来,似乎又不是那么简单。

    她越来越看不懂爹爹了。

    如今的夜北溟,只怕连娘亲云笙都捉摸不透了。

    叶凌月咬了咬唇,心底叹道。

    想要彻底破开那个封印,如今只剩下一个法子,那就是叶凌月的血。

    在弄不清父亲的具体用意之前,叶凌月打算暂且按兵不动。

    继叶凌月之后,又有多名准女教众进入天池洗礼。

    和早前类似,有女异魔陆续得到了洗礼,可既没有人像是黄杏芳那样,得到天兽赐福,也没有像是叶凌月那样,任何洗礼都没得到。

    一晃,一天过去了。

    这一天,虽然变故不断,可并没有半点迹象表示封天令的新宿主出现了。

    “难道说,大长老的预言不准,还是说新的封天令宿主会出现在男教众中”

    直到全部女教众都洗礼完毕,叶凌月和黄杏芳也没看到新的封天令宿主。

    黄杏芳忍不住在叶凌月的耳边嘀嘀咕咕着。

    “也许根本没有什么新宿主。”

    想到天池和四大天兽,叶凌月对新宿主的出现也有点心不在焉。

    人群已经散去了,叶凌月正欲联络帝莘,哪知却不见了夜北溟的踪影。

    “他被人叫走了。”

    秦小川看到了叶凌月,提醒了一句。

    叶凌月心头一动,叫走帝莘的必定就是爹爹。

    不知爹爹下一步打算怎么做,他今日上了天池,想来也发现天池的封印解开了一部分。

    就如叶凌月预料的那样,叫走帝莘的正是夜北溟。

    夜北溟和帝莘,此刻正在一处侧殿内。

    帝莘早前就发现,自家洗妇儿似乎有话要和自己说。

    他好不容易等到了洗礼结束,就准备前去寻找叶凌月,哪知却被夜北溟的人半路拦下了。

    “不行”

    侧殿内,帝莘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没想到,夜北溟找自己来的目的,竟是为了自家洗妇儿身上的太阴之血。

    “不过是一些血罢了,不会伤及性命。天池里的封印已经破坏了七七八八,只需要最后一步,也就是你参加天池洗礼时,洒上一些血,就可以彻底破开封印。”

    夜北溟淡淡说道。

    “夜北溟,你到底是何用意在你心目中,还有她这个女儿还是说,你真像是外界传闻的那样,早已六亲不认”

    帝莘像是第一次认识夜北溟那样,冷视着他。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夜北溟疼爱自家洗妇儿,可今日夜北溟,却让帝莘开始怀疑自己从头到尾,错看了夜北溟。

    叶凌月身怀太阴之血,正是因为拥有太阴之血的缘故,她的血和常人不同,不可轻易消耗。

    况且,一旦让人发现了叶凌月的太阴之血,她的身份也等于是暴露了。

    封天令宿主,太阴之女。

    这可是在天魔廷,多少人都想要杀了叶凌月。

    夜北溟这么做,等同于是害惨了叶凌月。

    “你只需转告我的话即可,至于做不做,她自有打算。”

    夜北溟面对帝莘的质问,依旧是一脸的无动于衷。

    他找帝莘来,可不是找帝莘训斥自己的。

    再怎么说,这小子也只是自己的晚辈,而且还抢走了自己养了多年的宝贝女儿,这小子,居然还有脸来训斥他

    夜北溟强压着怒火,横了帝莘一眼。

    “我不会告诉她。夜北溟,她是女儿,也是我洗妇儿,任何人,想要伤她一根汗毛,哪怕是你,也不可以。”

    帝莘二话不说,转身欲走。

    “你若是不转告我的话,那你和她的婚事,夜家一辈子不承认。”

    夜北溟的话,让帝莘的脚站住了。

    帝莘深知,无论是什么时候,在叶凌月的心目中,家人都占据了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我再说一遍,转告月儿,她是个聪明的孩子,自会知道怎么做。况且,解开封印,对你也大有好处。否则,你根本没法子再突破。”

    夜北溟再说到。

    他说的是实话,帝莘已经是八命帝魔巅峰。

    可他若是想要短时间内再突破,显然是不可能的。

    他虽然天赋惊人,可小时候被抽了五根帝魔命脉,又错过了接受洗礼的最佳时机。

    比起其他异魔,他若是仅仅只凭借一般天池洗礼,能从天池洗礼中获得的好处甚至比一般的异魔还要少。

    这一点,夜北溟相信帝莘在观看了一天的天池洗礼后,应该也已经发现了。

    “所以,你要让我用我家洗妇儿的血,提升自己的修为”

    帝莘冷笑道。

    “大丈夫不拘小节。你要知道,我要的只是月儿的一部分的血,她只要处置得当,就不会被人发现。”

    夜北溟定定望着帝莘。

    帝莘没有说话,他抬脚快步离开了,只留给了夜北溟一个冷漠的身影。

    夜北溟看着帝莘的背影,目光渐渐变得苦涩。

    “小野猫,你若是还在,看到我做的一切,必定会不高兴,可为了再见到你,让我们一家几口再团聚,哪怕让我舍身成魔,我亦再所不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