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4章 他的下落
    司徒沐一走,秦小川依旧是闭目养神,仿佛方才发生的一切事。

    那几名侍卫也是面面相觑,他们在旁劝了好几句,想劝秦小川离开。

    可秦小川是什么人,就如大长老所想的那样,秦小川到人界走了这一遭,性子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以前在天魔廷,秦小川只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弱肉强食,只要他足够强,就能让所有人服软。

    可到了人界之后,秦小川才知道,量力而行,保存实力,以小博大的道理。

    在这一道上,叶凌月和夜凌光姐弟俩都是个中好手。

    以前秦小川一直看不起扮猪吃老虎的人,可如今才发现,扮猪吃老虎的滋味也很不错。

    横竖,他如今也不是什么殿主了,他就不信,自己死皮赖脸等在外头,大长老能磨得过他。

    就如秦小川所想的那样,又过了一刻钟,一名侍卫走上前去。

    “秦大人,大长老有请。”

    秦小川不无意外地睁开眼。

    他倒是没想到,大长老那么快就扛不住了。

    他还以为,至少要几天,大长老才会接见他。

    秦小川不卑不亢,起了身,冲着几名侍卫拱拱手。

    “有劳几位兄弟了。”

    那几名老侍卫都是怔了怔,叹了一声。

    “秦大人有礼了,请。”

    待到秦小川步入了星辰殿后,几名老侍卫才轻声议论了起来。

    “我怎么觉得,秦大人此番归来,有些不同了。”

    “好像多了些人情味。以前的秦大人,可从未正眼看我们这些侍卫一眼……”

    “可不是,当初的秦大人不像是夜殿。夜殿冷归冷,可对我们这帮兄弟很是尊重。”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秦大人现在看上去和夜殿有些像……”

    几名侍卫交头接耳着。

    星辰殿内,大长老衣袖一拂,星雾幻象消失了。

    他若有所失着,秦小川身上的变化,大长老也敏锐的捕捉到了。

    “可惜了,若是当初小川就能像北溟那样,太宰之位非他莫属。”

    秦小川也是大长老一手栽培起来的。

    他对秦小川的宠爱不会亚于血迟,当初他对秦小川的实力也是毫不怀疑。

    秦小川论起天赋,不比夜北溟。

    甚至于,他也像夜北溟一样,像自己提出了学习九命焚天诀。

    当时,大长老却一口拒绝了。

    原因无他,两人虽然天赋甚至性子都有些相似。

    可夜北溟终归是个有心之人,他冷清性子,可对下属,信赖有加,与他相处之人,无论男女,都会与血迟一样,很快就与他交心。

    可秦小川不然。

    这孩子,自幼父母双亡,生性多疑。

    秦小川在为人处世上,比起夜北溟来,更加的不羁,他从不信任天魔廷的人,他若是当了太宰,只怕天魔廷上下无一人服他。

    可偏偏秦小川自己从未意识到这一点。

    旁观者清,大长老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也预测到了若是秦小川为太宰,天魔廷必定会大乱。

    所以明知司徒沐和其他殿主长老有心陷害秦小川,他也只是听之任之,派了秦小川前往人界,就是为了让秦小川有立功的机会服众,同时也能够改一改性子。

    至少从眼前的情况看,在第二者上,秦小川做到了。

    大长老内心一阵唏嘘,不知是喜或者是忧。

    星辰殿内,秦小川缓步而入。

    他步履坚定,步入星辰殿的那一刻,大长老已经等候在那。

    秦小川没有立刻开口,他环顾四周。

    多年不归,此次他回到天魔廷,很多事已经发生了变化,可唯独眼前的这座星辰殿没什么变化。

    作为曾经的殿主,秦小川到星辰殿的次数也不多。

    印象中,星辰殿中,永远只有夜晚,四周都是一片寂寥,漫天星辰如星空瀚海。

    秦小川是个孤傲之人,可是每次置身在星辰殿中,他都会有种渺小之感。

    在他儿时第一次进入星辰电视时,他就曾询问过大长老,星辰殿的星辰和外头的星空星辰有什么区别。

    当时的大长老只是俯首,摸了摸他的头,面色慈祥。

    星辰殿里的每一颗星辰都象征着当世的一名强者。”

    小小川一听的,天真地问道。

    “大长老,那我是哪颗星辰?”

    大长老听罢,大笑道。

    “小川你还小,待到他日,你功成名就,星辰殿内自有你的命星。”

    从那时候开始,秦小川就一直希望,在星辰殿内,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如今,秦小川归来,星辰殿内,又是否真有他的一席之地?

    秦小川探究的目光,没有逃出大长老的眼。

    “好久不见,小川,别来无恙?”

    大长老一如当年,站在了星辰殿中。

    永远只有黑夜的星辰殿,上是星空,下不接地面。

    一身巫袍的大长老置身其中,就如悬浮在星空中。

    秦小川看向了大长老。

    多年不见,大长老没有任何变化。

    印象中,秦小川第一次看到大长老时,他就已经须发皆白的模样,脸上也布满了褶子,身上永远一身洁白的水纹滚金边巫袍,宽大的衣袍,不显身形。

    “大长老,我过得好不好,想来也没有逃出你的天眼。”

    秦小川不无讥讽着,轻嗤了一声。

    “小川,你这是在怪我?”

    大长老叹气。

    “大长老何出此言,对于小川而言,您就如生父一样。去人界是我选择的,以教众之身回归天魔廷,也是我认可的,我并无责怪大长老的意思。”

    秦小川一脸的淡漠。

    他从不是愤世嫉俗之辈,司徒沐轻他贱他,他不会有半点感觉。

    曾经他重视的一切,在那人死后,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今日来,只是想问大长老一个问题。”

    秦小川顿了顿,看向了大长老。

    “你确定,你只是想问一个问题?”

    大长老没有立刻作答,而是反问道。

    秦小川不惜千辛万苦,回到天魔廷,难道只求一个答案?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一个问题即可。我想知道,夜凌光的魂魄所在。”

    秦小川没有半点迟疑,斩钉截铁地问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