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2章 嫁女儿的条件
    要娶月儿,只有两个法子……

    夜北溟冷哼一声,挑衅味十足,凝视着帝莘。

    “前辈但说无妨。”

    帝莘也是毫不退却,迎视着夜北溟。

    “一个条件,你已经知道了,就是找到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夜北溟咄咄逼人。

    “这个条件,晚辈怕是无法达成。帝景天死后,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已经失踪,还请前辈说出第二个条件。”

    帝莘无可奈何。

    “第二个条件,就是……”

    夜北溟说话时,声音压到了最低。

    只见他唇间动了几下,以他和帝莘才能听见的音量,说出了一句话。

    说罢,他再深深看了眼帝莘。

    “什么?”

    帝莘听罢,大吃了一惊。

    夜北溟竟要他……

    “你是做还是不做?”

    夜北溟神情淡漠,望着帝莘。

    “若是只有此法,才能迎娶洗妇儿,晚辈只能照做。只是晚辈不明白,这么做,对前辈有什么好处?”

    帝莘色变之时,不免也很奇怪,为何夜北溟要自己做这么大逆不道之事。

    身为天魔廷的殿主,帝莘若是办成了此事,对夜北溟又有什么好处?

    “有什么好处,你暂且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照办就好。记住,要娶月儿,几日之后,你必须成功。”

    夜北溟说罢,也不多说,挥挥手,示意帝莘可以离开了。

    听夜北溟说完了下午之事后,叶凌月靠在他的怀里,也是一阵沉默。

    “爹爹,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也不明白前辈的用意,不过,前辈并非胡乱为之之人。我相信本性难移,哪怕他修炼了九命焚天诀,也依旧是你的爹爹,他不会害我们。”

    帝莘劝着叶凌月。

    他不知道夜北溟的具体用意,可本能觉得,夜北溟不可能会害叶凌月和他。

    “可他要我们去……”

    叶凌月轻叹了一声,话又咽了回去。

    隔墙有耳,她和帝莘如今住在了众生所里,这里聚集着异域各地来的准教徒。

    他们都在期盼几日后的天池洗礼,虽说叶凌月和帝莘得了血迟的关照,一人住了一间房,可难免有人留意他们。

    “这件事,你无需插手,前辈找得是我,很显然,他不愿意你卷进来。”

    帝莘义正言辞地说道。

    他和夜北溟一样,都不愿叶凌月受到半点伤害。

    “我与你,何时分了彼此?”

    叶凌月抬头,望着帝莘。

    她的眼底,一片坦然。

    无论爹爹的用意为何,既然这是他给帝莘的考验,也就等同于是给她和帝莘的考验。

    一句话,让帝莘的心口顿觉满满溢溢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涨出来似的。

    他紧紧搂住了叶凌月,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子一般。

    他与她,早已生死相随,何曾分过彼此。

    同样的夜,星辰殿外,几名侍卫面面相觑。

    “秦……大人,天色已晚,大长老无意见您,还请大人离开。”

    星辰殿外,站着一名男子。

    男子一袭灰色的长袍,面目冷峻,他矗在那里,就如一座雕像般,正是与叶凌月、帝莘一同前来天魔廷的秦小川。

    作为昔日的十三位殿主之一,秦小川曾几何时,是天魔廷最尊贵的殿主。

    他为了天魔廷,只身前往神界。

    在那里,他几乎陨落,终于靠着尸解,重新成为异魔之身。

    他一心为了天魔廷,打算开启天魔井。

    他对天魔廷忠心耿耿,可他所做的一切,最终换来了什么。

    他顾忌暗之领,不惜和叶凌月和解,返回异域,可等待他的,乜有荣誉,没有赞美,有的却是早已有人代替了他秦小川的位置。

    他返回天魔廷,以一名普通教众的身份。

    对于这一切,秦小川自然是不满的。

    他挟着满腹的不满和怒火,回来的第一时间里,想见的就是大长老。

    哪知大长老那老家伙,却躲在了星辰殿里,避而不见。

    怒火,席卷而来,让秦小川怒不可遏。

    “滚开,我知道那老家伙在里头。老家伙,你既然通晓星辰之力,早已预测到我会回来,藏头露尾,当什么缩头乌龟。”

    秦小川的声音,在星辰殿外徘徊着。

    那些侍卫听了,都不禁变了脸色。

    整个天魔廷,还从未有人敢这么和大长老说话。

    “秦大人,您还是请回吧。您再这样,属下们很为难。”

    一名侍卫苦口婆心地劝道。

    星辰殿外,都是大长老的亲信侍卫,也都是一些老侍卫,所以他们才会认得秦小川。

    若是换成了其他殿的人,只怕早已忘记了秦小川其人,毕竟秦小川已经离开那么多年,几乎所有的殿主和长老都以为秦小川已经陨落。

    哪怕,当初的秦小川曾经实力逆天,是最有希望问鼎太宰的人。

    可属于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今日,我不见到那老家伙,我不会离开。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让我进去,我只问他一个问题,就走,绝不会乱伤无辜。”

    秦小川并未不打算为难这些老部下。

    此番,他大费周章,甚至于借了血迟之力,才回到了天魔廷。

    所有人都以为,他的归来,是为了夺回殿主之位。

    只有秦小川自己最清楚,他回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他必须亲口询问大长老,才能得到那个答案,才能决定自己的下一步,当如何做。

    “秦大人,你又何必为难我们。我们只是一些教众,您很清楚,没有大长老的许可,没有人能踏入星辰殿。”

    几名老侍卫也是一脸的为难。

    秦小川冷笑了两声。

    看样子,他的确是离开太久了,久到他们这些人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十三殿主中,最厉害的一人。

    “既然你们不让开,那就别怪我……”

    秦小川衣袖下,双手握拳。

    “秦小川,当真是你。你居然还有脸返回天魔廷。”

    就在秦小川准备动手时,身后,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秦小川的动作。

    听到了背后的声音,秦小川眉头挑了挑。

    不用回头,秦小川也可以一下子就猜出背后那个声音来自何人。

    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才回来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死对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