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1章 彼此的软肋
    无论夜北溟是赞同亦或者是反对,帝莘已经打定了主意,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挠他和洗妇儿的婚事,哪怕是夜北溟也不例外。

    帝莘定了主意,脚下不停,走进了殿厅。

    殿厅很是宽敞,摆设却很简单,只有几张青花石桌椅。

    夜北溟长身而立,站在了一侧,背对着帝莘。

    男人的背影瘦削而又挺拔,一眼望过去,就如巍峨远山,让人望而生畏。

    帝莘眉头皱了皱,不过一些时日不见,夜北溟的修为似乎又提升了。

    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冰冷气息,连他都觉得通体生寒。

    “你来了。”

    听到了脚步声,夜北溟没有转身。

    “八荒神尊。”

    帝莘拱了拱手。

    “圣威帝君客气了,我早已不是神族,神尊之称,在下当不起。”

    夜北溟冰冷冷地截断了帝莘的话。

    “八荒神尊,在我心目中,你一直还是神族中人。”

    帝莘话音才落,眼前虚影一移,夜北溟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只听得“嘭”的一声。

    帝莘身形微微一晃。

    迅雷电闪之间,两人已经对了一掌。

    手臂,微微有些发麻。

    虽是承了夜北溟一掌,脚下没有退半步,可帝莘还是感受到了夜北溟身上,那股强大的其实。

    加入天魔廷不过半年多,夜北溟的实力……

    帝莘的肉身,可是神魔妖三族同体,他又是八命帝魔,肉身强度可不一般,哪怕是奚九夜那样的天赐神体加上改良后的魔体对上帝莘都未必占优势。

    可夜北溟以叛神之姿加入天魔廷,却在短短半年多时间里,肉身强度突飞猛进,甚至强过帝莘,可见其在修炼上必定有过人之处。

    “这样的我,你以为,还是神族中人?”

    夜北溟一拳之后,身形后撤,一个掠影,已经回到了原位。

    他缓缓转身,目光直视帝莘。

    两个男人,站在了异域和神界巅峰的两个男人,在这一刻,目光碰撞在一起。

    帝莘眸光一窒。

    他!

    眼前的夜北溟,一双黑眸里,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就如万年寒冰,将一切都冰封了。

    帝莘的心,不由往下沉。

    尽管夜北溟站在他面前,可帝莘却在他对方身上,感受不到半点活人的气息。

    夜北溟,毫无情绪波动,就如一块石头那样。

    这样的夜北溟,还是洗妇儿的父亲嘛……

    看到这样的夜北溟,洗妇儿又会作何感想?

    帝莘突然感慨,幸亏今日来见夜北溟的是他,洗妇儿没有看到这样的夜北溟。

    “你修炼成了九命焚天诀?”

    夜北溟能达到这般的修为,只有一个可能,他修炼成了九命焚天诀。

    半年时间,夜北溟就修炼成了天魔廷号称史上最强魔功的九命焚天诀!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妖孽!

    帝莘背脊,一股寒意腾了起来。

    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为他人的修炼速度感到震惊。

    过去多少年里,只有他人仰望帝莘的修炼速度的份。

    “确切的说,我修炼成了一半的九命焚天诀。九命焚天诀还有一部心法,在帝魔家族手中。”

    夜北溟没有否认。

    他静静地审视着帝莘。

    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帝莘的心头一紧。

    难道说,夜北溟找自己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九命焚天诀?

    只是,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手头有心法?

    不可能,对方不可能知道这么隐秘的事。

    帝莘镇定了下来,直视着夜北溟。

    两人对视了片刻,每一刻每一秒都显得尤其漫长。

    夜北溟这才不急不慢移开了目光。

    在找到帝莘时,夜北溟还在怀疑九命焚天诀就在帝莘手上。

    帝景天已死,可外头却没有流传出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这么说来,只有一个可能,九命焚天诀还在帝魔家族。

    月儿和夜北溟接手了帝魔家族,很可能心法就在两人手中。

    不过看帝莘的模样,他似乎并不知道心法的事。

    “心法之事,我并不清楚。难道八荒神尊今日找我来,就是为了心法的事?那你恐怕哟啊失望了。”

    帝莘在来到天魔廷之前,的确和叶凌月商量过,是否要把心法的事告诉夜北溟。

    可在他看到了这样的夜北溟后,打消了念头。

    如今的夜北溟,和当初的八荒神尊早已不同。

    当初的夜北溟,虽然也是战场杀神,可他对待亲人挚爱,温情脉脉,判若两人。

    可没有了云笙陪伴的夜北溟,看上去冷酷无情。

    如果让他再得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只怕他真的会灭绝七情六欲,成为最强异魔。

    届时的夜北溟,为了突破,只怕连他在人界最后的亲人叶凌月都不会放过。

    “我找你来,是为了心法之事,也是为了你和月儿的婚事。”

    夜北溟手一扬,手中多了帝莘的那封信。

    信中写明了两人返回诸神山后,就会成亲。

    “若是为了心法之事,在下很是抱歉,我不知心法的下落。至于我和洗妇儿的婚事,还请前辈成全。”

    帝莘拱了拱手,满脸的诚恳。

    唯有他才知道,夜北溟的首肯对于叶凌月而言有多么重要。

    “我原本打算,若是你有心法,就可以用心法与我交换,我勉强可以答应你和月儿的婚事,可惜了,你没有心法。”

    夜北溟依旧在试探。

    帝莘不动声色。

    “八荒神尊,我和月儿情投意合。月儿两世为人,只想得到您的首肯,你又何必为难我俩,若是医佛还在,必定会赞同我俩的婚事。”

    “闭嘴,谁许你提起她!”

    一提到云笙,夜北溟不免动容。

    眸底的冰冷,迅速裂开,他怒瞪着帝莘。

    总算还有些人性。

    帝莘看到动怒的夜北溟,心底稍松了口气。

    他真怕夜北溟练功练到彻底失了人性。

    看样子,哪怕是不认儿女,他对云笙前辈依旧是存了情意。

    可惜了,云笙前辈不在了。

    “八荒神尊,还请三思,我和洗妇儿是真心相爱。”

    帝莘恭敬道。

    “你少在那用月儿和小野猫压我,我夜北溟的女儿,岂是那么好娶的。你想娶月儿,只有两个方法。”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