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2章 竞争者
    ,!

    叶凌月虽知对方是天魔廷的殿主,却不知对方的深浅,索性就装成了一无所知的模样。

    听几人的语气,这座叫做天池的台池,在天魔廷一定意义非凡。

    她也好趁机打听一番。

    听叶凌月这么一问,金袍男子还未答话,早前那名红衣女子不禁呵斥道。

    “原来是没有经过洗礼的备选教众,你还未加入天魔廷,就这般懒散,连队伍都跟丢了,如此倦怠,哪来的资格当教众!”

    女子训话时,一脸的趾高气扬,鼻孔朝天的模样,摆明了是在针对叶凌月。

    “这位大姐教训的是,下次我不敢了。”

    叶凌月一脸“忐忑样,”她那番眼神委屈的可怜模样,落在了金袍男子眼中,愈发觉得其楚楚动人。

    “谁是你大姐!”

    那名红衣女教众一听,差点七窍生烟,被气得不轻。

    她不过四百多岁,在女教众中也不算很老,这女人这么一说,岂非是提醒司徒殿主,自己已经很老了?

    其他几名女子听罢,不禁掩嘴轻笑了起来。

    “这位姐姐,我这人嘴笨,我不是故意的。”

    叶凌月依旧是一脸的“无辜。”

    “绿萝,够了。人家姑娘也不是故意的,天魔廷那么大,又布有各种阵法,如果无人引路,根本不可能走出去。她一介新人,又舟车劳顿,初来乍到,迷路也不奇怪。至于有没有资格成为教众,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天池洗礼之后,自会有定论。”

    司徒沐不悦道。

    绿萝是他的贴身侍妾,仗着跟随了他百余年,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经常欺负天魔廷内一些姿色不错的侍女。

    他早前也有听说过,只是看在绿萝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份上,一直没有追究。

    不过今日看到绿萝如此对待这名准教众,司徒沐很是不满。

    绿萝被骂的粉脸煞白,敢怒不敢言,只是恶狠狠又瞪了眼叶凌月。

    “姑娘,在下司徒沐,是天魔廷的第三殿主,也负责这一次天池洗礼的招待事宜。你不要惊慌,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连给新教众带路把人带丢了都不知道,那名带路的教众才是该罚。”

    司徒沐训斥完绿萝后,脸上立马堆满了笑,满面春风,看向了叶凌月。

    “在下叶凌月。”

    一听对方询问自己的姓名,叶凌月心底一沉,这可有些麻烦了,她想了想,索性报出了大名。

    “凌月姑娘,你可是来自玄兽魔叶家?”

    听了叶凌月的姓名,稍一思忖。

    司徒沐身为殿主,当然不可能记住每名准教众的名字,不过叶家他倒是刚好认识一家。

    “正是,原来是司徒殿主,小女子唐突了。”

    叶凌月连连称是。

    什么玄兽魔叶家,她半点都不知道。

    “凌月姑娘不用客气,我和叶家老家主还有过几面之缘。玄兽魔家已经有一百多年未曾有人入选天魔廷了,这一次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

    司徒沐笑容可掬。

    “多谢司徒殿主鼓励。”

    叶凌月低垂着头,一脸“害羞“的模样。

    他见叶凌月目光不时飘向了高台上的天池,不禁心头一动。

    他被叶凌月容貌所吸引,一心想要讨好叶凌月,若是叶凌月通过了洗礼,成为了女教众,他自是乐得将叶凌月据为己有。

    不过眼下,对方还未参加洗礼,司徒沐自要好好讨好一番,让其对自己另眼相看。

    “凌月姑娘,你可是对这座天池有兴趣?”

    司徒沐假意试探道。

    “司徒殿主你知道这座池子的来历?我刚来天魔廷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它是什么禁地。”

    叶凌月那双大眼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色。

    “这座天池,事关你能否成为教众,的确很是重要。若是凌月姑娘不嫌弃,在下愿意敬地主之谊,告诉凌月姑娘这座天池的来历。”

    司徒沐说罢,很是殷勤走上前去,就欲邀请叶凌月前去参观天池。

    天池是禁地没错,可天池的禁制,对于十三位殿主和长老而言,是可以打开的。

    叶凌月听罢,对这个所谓的天池愈发好奇。

    原来这个设有禁制的天池,竟是天魔廷挑选新教众的地方。

    “殿主大人,天池开启的时辰还未到,您不方便擅自打开天池。”

    一旁的绿萝听了,急忙劝说道。

    “放肆,过几日天池就要打开,本殿本就要提早巡查天池。你不过是一名教众,容不得你对本殿指手画脚。”

    司徒沐一听,愈发不乐意了。

    另外几名教众忙劝阻绿萝,后者怒气冲冲,瞪视叶凌月的目光愈发歹毒。

    “那就多谢司徒殿主了。”

    叶凌月无视绿萝的仇视目光。

    “你们几个,留在这里。我带凌月姑娘去参观天池。”

    司徒沐嫌身后跟着几个人碍眼,索性命了几人留下,带着叶凌月选择了南边的一条石阶,打算登上天池。

    叶凌月权衡了一番,再算算时辰,帝莘已经离开了一刻钟了,再过一刻钟,帝莘就会回来了。

    想来这么短的时间里,对方也不可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她可以趁机看看这个所谓的天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司徒沐走到了高台旁,却见其口中吟唱了几句晦涩的古语,早前阻拦叶凌月前行的禁制,一下子消失了。

    “凌月姑娘,在进入天池之前,本殿先和你说道说道这座天池。”

    司徒沐笑语晏晏,做了个请的动作,和叶凌月拾阶而上。

    “那就有劳司徒殿主了。”

    叶凌月也抱之一个笑容,亦步亦趋,走向了天池。

    异域不少异魔强者,在年少时,都会被送到天魔廷接受洗礼。

    天魔廷也接受各地的异魔的资质测试。

    每年,最优秀的异魔年轻一辈,在年满十六之后,都会被一批批的选拔,送到这里来。

    接受了天池洗礼之后,优秀者会成为天魔廷的教众,而这些人中,只有极少数,才会成为殿主乃至长老级别的存在,成为异域呼风唤雨的存在。

    正是因为天魔廷这种特殊的选拔机制,五千多人的天魔廷,居然就在拥有亿万人口的异域称霸了数万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