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0章 是魔还是佛
    ,!

    异域两大势力之一,天魔廷和帝魔家族在异域上颇负盛名。

    叶凌月想象中的天魔廷,无论是从气势上,还是从建筑上,必定都不会下于帝魔城。

    帝魔城作为帝魔家族的大本营,和人界的帝国都城一样气派,帝魔府更是修缮的很是精致,不下大夏宫。

    事实上,帝景天为首的一干帝魔家族的直系,平日的生活也是不下人界的王侯。

    所以叶凌月早前还以为,天魔廷毕竟也是如此。

    可知道置身在天魔廷内,叶凌月才发现,她的认知有些错误。

    天魔廷和帝魔城很是不同。

    帝魔城修缮地理位置优越,依山傍水,四通八达,很是便利。

    天魔廷则不同,它坐落在深山老林中,进入天魔廷只有一条迂回难行的小路,设有护卫大阵,若非是血迟引路,旁人还很难进山。

    “这里就是天魔廷?怎么看上去……”

    叶凌月嘀咕着。

    “不像是魔廷,倒像是佛门修炼之地。”

    帝莘微微颔首,也赞同叶凌月的想法。

    方才,血迟带着两人,在前方引路,叶凌月和和帝莘是径直进入天魔廷的。

    没有想象中的金碧辉煌,也没有阴森可怖,天魔廷看上去很像是一片隐匿在群山中的古刹,地地道道的庙宇古刹建筑群。

    灰色的屋檐,明黄色的墙壁。随处都还能见到不少的魔神像、一些魔器、石塔、石碑,以及一些雕刻着古怪魔纹的墙石。

    只是和寺庙不同,天魔廷的墙壁上,并不像是寺庙那样,写着大大的“佛”或者是“禅”,这里的墙壁上,写着“魔”字。

    在各殿堂阁楼之间,都摆放着一个鼎。

    那些鼎里,燃烧着袅袅香烟,看上去更像是古刹。

    这种介乎于魔,又介乎于佛的特殊感,让叶凌月在天魔廷中,有种很异乎寻常的感觉。

    据早前血迟一路介绍,天魔廷共有七座楼台,十五座阁房,还有四十多座殿堂,教众的居所数千间,至于这里的教众加殿主长老,一共有五千多人。

    五千多人,塞在这一片庞大的建筑群中,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血迟离开后,叶凌月本以为会有人来监视或者是招呼,但等候了片刻,却连一个人影都不见。

    很显然,天魔廷和一般的地方不同,这里并不遵循俗世的繁文缛节。

    而作为神界众人的叶凌月和帝莘,身份在这里,也有些尴尬,是敌是友u,暂且不清。

    这个时辰,已经是临近晌午,叶凌月用神识扫了一圈,也只是感受到了七八道气息,在四周游离。

    看样子,天魔廷对于他们这两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并不打算戒备,至少大长老是如此。

    两人索性四下闲逛了起来。

    不同的楼台阁房之间,都有青石铺砌而成的小径,四通八达。

    这时,叶凌月留意到,前方有一座古怪的台子。

    那看似像是一座祭台,高约三层阁楼高矮,通体铺着汉白玉石,四四方方,四周都有一条条台阶直通高台。

    在高台的下方,树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写着“天池。”

    “看上去是个池子,这模样,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叶凌月抬头看向了高台,正欲用神识扫视一番,却发现自己的神识在靠近池子时,神识被挡了回来。

    “此处被设下了禁制,看样子,不是寻常地。”

    帝莘也看了看高台,眼底闪过了一抹促狭之色。

    “洗妇儿,你可觉得这里似曾相似?”

    帝莘笑问道。

    叶凌月下意识颔首,旋即又连忙摇头。

    她的确觉得眼前的池台有些眼熟,可似乎又不记得在何处看过。

    “你忘了,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帝莘朗声笑了起来。

    这番话,似曾相似,就如一箭击中了叶凌月的心。

    她惊呼出声。

    当初,帝莘遇到了小凌月,冥界之中,那妖冶的男人低头一顾,在她的额上留下一吻。

    一句话,却是定了两人的前世今生。

    夜凌月成了叶凌月之后,就忘了前尘往事。

    直到她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才重新记起了一切。

    只是当年帝莘说那番话时,她还只是个几岁大的孩童,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

    帝莘如今这么一提醒,叶凌月赫然想起了,眼前的这座池子,她的确有些印象。

    冥界最深处,有一方池子。

    那池子,是用来惩戒罪孽深重的亡魂的。

    当初帝莘以妖祖之身进入了冥界,在那一方罪池中,保受磨难。

    一般的亡魂早已受不住痛苦,讨饶不止。

    可唯独帝莘,在那一方池子中,恍若沐浴,以此提升自己的修为。

    当初小凌月遇到帝莘时,帝莘就是在池中沐浴……

    虽说记忆模糊,可是回忆起初遇到帝莘时的模样,叶凌月的脑中,居然无比清晰出现了一幅美男出浴的画面来……

    一抹性感的锁骨,还有蜜糖色的肤色,长长的发,滴答着水……

    叶凌月的脸,腾地一声,红了一片。

    “我们走。”

    叶凌月啐了一口,拉了拉帝莘,催着他快离开。

    帝莘似是一眼看透了叶凌月的想法,朗声笑了起来。

    身后,那座天池静静矗立在那里。

    而在这时,血迟已经禀告了大长老,叶凌月两人已经抵达。

    血迟本以为,大长老主动邀请两人前来,必定会立刻接见两人,哪知道大长老听罢,却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

    “大长老,您不接见两人?”

    血迟诧异着。

    “我什么时候说,我会见他们?”

    大长老笑了笑。

    “您不是亲自邀请他们前来?”

    血迟一听,懵了。

    大长老那不成得了痴呆不成,早几天,还是他亲口说得,邀请两人来天魔廷。

    “血迟,想见他们的人,未必是我。我以为,夜北溟比我更想见他们。我要见他们,是早晚的事,只是时机未到。”

    大长老摸了摸胡须,一脸的高深莫测。

    “那他们……”

    血迟无语了。

    那叶凌月和帝莘应该如何安置。

    “无需担心,若是没猜错的话,应该已经有人找到他们了。”

    大长老不再多说,闭目养神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