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7章 是敌是友
    ,!

    在叶凌月和帝莘进驻帝魔家族后,血迟一直以为,两人会趁机把控帝魔家族。

    可没想到,叶凌月和帝莘居然将家主之位,交给了身为旁系的帝风。

    如今这个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异域了。

    大长老足不出户三天,不可能有人告诉他这个消息,唯一的可能,就是星辰宫的星象了。

    血迟狐疑着,看了看宫殿的上方。

    虽然自小在天魔廷长大,可这一座神秘的星辰宫,在血迟心目中,却是陌生的很。

    此处,能被允许进来的,只有殿主级别以上。

    血迟在成为十三殿主之一之前,从未踏足过这里。

    可即便是他后来有资格进入星辰宫,他也不曾懂过星辰宫。

    星辰宫的屋顶,形似天空。

    可它又不是天空。

    它看上去使用水晶打磨而成的,可血迟知道,那根本不是一般的水晶,至于上面的那些星辰似的光芒,更是不知是什么东西。

    “星象包罗万象,无所不知。我不仅知道,帝风成了家主,还知道,他拒绝了归顺天魔廷。”

    大长老站起身来。

    他个头颇高,和血迟几乎等身量,只是身形消瘦,那一身宽大的灰袍,穿在他身上空荡荡的,若非是他双脚依然着地,一眼看过去,他几乎和鬼魂一样,轻飘飘,空荡荡的。

    血迟一时语塞,大长老居然连这都知道了?

    帝风早起那曾经是天魔廷的探子。

    得知帝风成了家主后,血迟还颇为高兴,第一时间联络帝风,想让他归顺天魔廷。

    这样一来,天魔廷无疑就是异域第一大势力了。

    哪知道,以前一向很配合的地方,居然一口就拒绝了。

    血迟知道后,还很是恼火,正欲来找大长老,要如何处置帝风。

    “早知道那小子这么不识相,我当初就应该出手解决了他。翅膀硬了,就想飞了。”

    血迟冷嗤道。

    “他的背后是神界的那两位神帝,你当真愿意下手?据老夫所指,你对那个叫做叶凌月的丫头,依旧是痴心不改。”

    大长老睨了血迟一眼。

    血迟顿时没了声。

    “血迟,你听我一句,那女子你无法驾驭,切不可招惹。”

    大长老摇摇头。

    “大长老,我……”

    血迟一脸的郁闷。

    他对叶凌月,的确仰慕的很,可他并没有非分之想。

    “帝风之事,无需我们动手。帝魔家族不久之后,就会有一称劫,祸起萧墙,帝魔家族必定会崩分离析,天魔廷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

    大长老抚了抚胡须。

    血迟听罢,颔首称是。

    事实上,他也不愿意真正和帝魔家族为敌。

    他也很清楚,帝风能当上帝魔家族的家主,自然是叶凌月和帝莘在背后支持。

    他如果除了帝风,就是要和叶凌月作对。

    况且,他也试探过夜北溟的意思,夜北溟和大长老的观点一致,觉得如今的帝魔家族,已经不配让天魔廷劳司动众的出手了。

    “大长老,还有一事。你还记得秦小川不?”

    血迟迟疑了下,还是小心翼翼问了一句。

    “秦小川……他可算是回来了。”

    大长老听到秦小川的名字时,那双不见什么波澜的眼底,有暗灰色闪了闪。

    “他想回归天魔廷,可是,殿主之位……”

    血迟离开帝魔城后,秦小川依旧留在了帝魔城。

    他不愿意返回天魔廷。

    虽然不是很喜欢秦小川,可血迟以为,对方的确是个人才。

    “他若是回归,只怕一个殿主之位,还满足不了他。”

    大长老沉吟道。

    “大长老您的意思是?”

    血迟惊了惊。

    一个殿主之位还满足不了秦小川?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他早已不是当初的秦小川了,你以为,他回到天魔廷是为了什么?”

    大长老苦笑道。

    对于秦小川,大长老曾几何时,将他当成了亲生儿子一样栽培,甚至比血迟还要亲近几分。

    毕竟,秦小川是被他认定为太宰人选之一。

    可惜了,秦小川命中带劫。

    他当初让秦小川去神界,本意是想让他再磨练一番,却没想到,秦小川到了最后,会损了魔性。

    身为一名异魔,没了魔性之后,他就丧失了成为太宰的资格了。

    反之,夜北溟本不是魔。

    但是他心有魔性之后,那就足以胜任太宰了。

    “秦小川回到天魔廷不是为了回归?那是为了什么?”

    血迟纳闷道。

    他之所以还愿意在大长老面前提起秦小川,也是觉得那小子那么多年后,还想回归,证明他对天魔廷忠心耿耿。

    “他回归,是为了一个人。为了那个人,他必须来找我。”

    大长老抬头看了看那一片宫殿星空。

    水晶打磨而成的星空上,有万千繁星点点。

    那些繁星,在外人眼中,不过是萤火一般的存在,几乎是一样的。

    可在大长老的眼中,就不同了。

    这些萤火,时强时弱,它们有一些,甚至已经存在了万千年之久。

    它们都象征着当世强者,只有天巫才能看得懂它们的含义。

    就在几日前,其中一抹星光,象征着异魔至强者之一的帝景天的星象,彻底消失了。

    而其中有一抹星象,变得闪亮了许多,那就是帝风的星象。

    这其中,自然也有叶凌月和帝莘的星象。

    他们的星象,都会随着他们自身实力和运势的强若,随之发生变化。

    当然,在外人眼中,它们都是无差别的,可在大长老眼中,却是不同的。

    秦小川的星象,这么多年一直存在,可是就在最近,他的星象变得越来越不稳定,甚至已经偏离了天魔廷的轨迹。

    可见,秦小川已经生了离心。

    “那,秦小川此人,到底该用还是不该用?”

    血迟困惑不已。

    “当用,让他回来见我。”

    大长老笑了笑。

    他刚好也想见见秦小川,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小子,应该也有些长进才对。

    “那我这就去通知那小子回来。”

    血迟正欲去送讯。

    “你去帝魔城时,顺便把我们的客人也带过来。”

    哪知大长老忽叫住了血迟。

    客人?

    血迟愣了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