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4章 臣服
    生死符的庞大力量,仿佛下一刻,就能侵吞一切。

    帝莘感到了一种危机感。

    洗妇儿有危险!

    帝莘手中,妖刀湛天异光一闪。

    他眼眸沉了沉,蓄势待发。

    “饶命!”

    兵王符此时想要后悔,已经是来不及了。

    生死符前,一切都是浮云。

    “太迟了。”

    在生死符出现之时,叶凌月的气质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她本事一袭月白色的方士袍,可在生死符的反衬下,月白色的袍子,仿佛染了墨一般。

    她本就很是漆黑的眼眸,更是犹如染了墨般,浓得看不清她的眼底,到底是何种情绪。

    她的眸底,此刻,只闪动着死亡的气息。

    “你……只要你肯留下我,我必定对你言听计从,永不背叛符主。”

    兵王符这时,才知道害怕。

    听兵王符这么一说,烛照心头一动。

    “丫头骗纸,你手下留情。这厮愿意永远效忠,你趁机让它起誓,这样一来,它以后就没法子叛主了。”

    撇开嚣张这一点,兵王符的威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让天符效忠,尤其是让拥有了符灵的符箓效忠,那可比驯化要厉害得多了。

    更不用说,这张兵王符还是原始天符。

    这意味着,兵王符很可能承载了部分三十三天的记忆。

    “哦?”

    叶凌月听罢,也犹豫了下。

    若是能让兵王符永不反叛,对帝莘而言,的确是一大助力。

    而且自己也可以趁此集齐十大天符的最后一张隐藏天符,巨灵神符。

    如今奚九夜和帝景天都不知所踪,又有来之暗之领暗皇的坠天威胁,在实力无法一下子提升的情况下,如果能够多一些神兵利器天符,对神界而言,也是大有好处的。

    想到这里,叶凌月杀机稍减。

    “想要我留下你,不变成一张废符,你必须起誓,永不背叛帝莘与我。”

    见叶凌月转变了主意,叶凌月背后的生死符之力,也稍稍减缓了一些。

    这让兵王符更加吃惊。

    很显然,眼前的女子不仅仅拥有了生死符,还具备了控制生死符的能力。

    如果说,连生死符都能被其掌控,那兵王符被叶凌月所控,倒也就心甘情愿了。

    兵王符叹了一声,心甘情愿,发下了誓言。

    见兵王符照着做了,叶凌月也不再刁难。

    叶凌月抬起了手来,却见其五指晶莹剔透,如同玉雕琢般。

    却见其指落下,一道流光闪过,不见笔墨,可兵王符上的符文,却跟着发生了变化。

    那是叶凌月动用了生死符之力,瞬间改变了兵王符上的符文。

    随着兵王符上的光芒敛尽,原本气焰嚣张的兵王符终于恢复如常。

    院落也再度恢复了平静。

    天已经大亮,早前发生的一切,都如同梦一场。

    “洗妇儿,你没事吧?”

    帝莘走上前去。

    生死符消失后,帝莘体内的末日妖阳也跟着恢复了平静。

    帝莘一直以为,自己体内的末日妖阳之力,已经足够可怕。

    可当他亲眼见识到叶凌月体内的生死符之力时,他反倒发现,生死符之力,也不容小觑。

    “没什么事,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生死符之力。”

    叶凌月倒是没有将此事太放在心上。

    曾几何时,她对生死符之力,很是避讳。

    可习惯之后,她发现生死符之力,也不是那么可怕。

    只要她掌控得当,生死符之力,是一大杀器。

    叶凌月将那张兵王符交还给了帝莘。

    这样一来,帝莘和她,都能使用兵王符了。

    今日,她因为动用了生死符之力,耗费了大量的精神力,需要一阵子时间恢复,才能再度动用九大天符,找到最后一张巨灵神符。

    “洗妇儿,生死符之力虽然强大,可是毁灭性太强,若非必要,你日后还是少动用的好。”

    帝莘沉吟片刻,还是将闷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叶凌月有些意外。

    帝莘鲜少会干涉她修炼上的事情,这是第一次,他直接过问,而且帝莘的神情看上去很严肃。

    “怎么?”

    “我也说不上原因,只是觉得,生死符的威力太大,我怕它会对你不利。虽然,它曾经救过你。”

    帝莘也知,叶凌月能够再世为人,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生死符。

    可正是因为它能左右叶凌月的生死,这一点,让帝莘愈发担心。

    他总觉得,生死符对于叶凌月而言,是一种隐患,不知何时会爆发。

    叶凌月还想反驳,她先告诉帝莘,生死符并不像是传说中的那么可怕。

    她能感到,她和它的相处比以前融洽多了。

    可是看到帝莘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叶凌月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她不愿意让帝莘为难。

    “好,我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不乱用生死符。”

    叶凌月笑着说道。

    帝莘听罢,松了口气。

    他也不知自己这次,为何会如此小心谨慎,可能是因为涉及叶凌月的安危,他反倒变得胆小了。

    “发生了什么事?”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帝风带着一干帝魔家族的侍卫赶来。

    天亮前后,帝风忽听到一阵异响。

    那是兵王符和叶凌月大动干戈时,引发的声响。

    帝风赶到时,看到院落已经被夷为平地,不由大惊。

    “两位陛下,难道是奚九夜他们杀回来了?”

    兵王符召出的兵魂和将魂,破坏力不小,帝莘用剑气平息,四周的院落墙壁都已经被损毁,看上去,的确像是经过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战役。

    “没什么,是我和帝莘修炼时,不慎损毁了一些建筑。”

    叶凌月耸耸肩,一句话轻描淡写带了过去。

    “为何你说是奚九夜回来了,可是发现了什么?”

    帝莘听出了帝风话语里的话外之音。

    “启禀陛下,奚九夜的消息倒是没有,只是我们刚得到了消息,说是老家……帝景天陨落了。”

    帝风习惯称呼帝风为家主,一时改不了口,话到了嘴边,才回过神来。

    “帝景天死了?”

    叶凌月微微一怔。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倒是出乎了叶凌月的预料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