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2章 被背叛的天符
    叶凌月得了兵王符已经一夜了。

    帝莘从宗祠离开后,就想看看叶凌月的进程如何,是否需要自己帮忙。

    哪知才到了叶凌月的住处外,就听到了兵王符不知死活,挑衅自家洗妇儿。

    帝莘很是头疼地靠在了门上,摊摊手。

    兵王符听罢,符身一抖,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好不容易认得主子,居然要把自己献出去?

    自己这是认了个什么主子?

    它可是兵王符兵王符啊,天下多少强者,为了争夺自己,拼了个你死我活。

    可这男人,居然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帝莘,你也说了,它任由我处置?可你这么大费周章才得了它……”

    叶凌月见帝莘来了,顿时来了劲。

    “洗妇儿,我对符箓本就没有多少兴趣。早前收服它,只是顺手罢了。它这般欺负你和你的兽,实在可恶。你要炼了它,我很是赞同。”

    帝莘随手一招,那张兵王符就落到了叶凌月的面前。

    作为符主,帝莘能一定程度上控制兵王符。

    “帝莘!你敢出卖我!我可是兵王符,有了我,你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足以称霸九十九地。”

    兵王符气得直发抖。

    它在王家静候了那么多年,一直想要找到最合适自己的符主。

    帝莘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天赋,都是上上之选。

    没想到,这厮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我对称霸九十九地没有兴趣。”

    帝莘一句话堵死了兵王符。

    避之蜜糖他人之砒霜,帝莘还是妖祖时,的确一度想要称霸三界,可那并非意味着他真的对称霸有什么兴趣。

    仅仅是因为,除了称霸之外,他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称霸三界对他而言,不过是打发无聊的产物罢了。

    可自从遇到了叶凌月之后,帝莘就对称霸没什么兴趣了。

    有称霸的那时间,他还不如和自家洗妇儿卿卿我我,做些有利于三界人口繁荣的事情。

    帝莘说话间,兵王符已经怒极。

    “好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居然敢为了这么一个小丫头,抛弃我!我要生吞了你们,消我心头之恨!”

    兵王符上,符文再度生变。

    原本明黄色的符文,一下子扭曲了起来,化成了血红色。

    “不好,丫头骗纸,你们激怒了兵王符。这厮要反噬符主。”

    烛照倒是没想到,叶凌月会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维护它,心底不由暖了几分。

    “符箓反噬?”

    帝莘迅速一闪身,挡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虽说早就听说过符箓反噬,可无论是叶凌月还是帝莘,都从未见识过真正的符箓反噬。

    兵王符被激怒,符身不断变化。

    却见其周身,出现了大量的兵魂和将魂。

    “这些都是被兵王符吞噬的魂魄,兵王符想要利用他们对付我们。”

    帝莘看到这些魂魄,估摸一算,至少也有上千之多。

    想来,兵王符在过去的千余年间,也吞噬了不少兵魂将魂。

    这些兵魂将魂联合在一起,堪比一只小规模的军队。

    帝莘凝聚战意,准备大杀四方。

    就在帝莘准备出手之际,叶凌月轻扯了扯帝莘的衣袖,压低声音说道。

    “帝莘,你不要急着出手,这兵王符对你我都还有用处。”

    叶凌月虽是恼火兵王符的狂妄,可冷静下来,也知,兵王符对她和帝莘都大有好处。

    十大天符之中,位列前三的天符都是独一无二,不可重新炼制的。

    召唤天符、兵王符都是如此。

    以她和帝莘之力,自是不难销毁这张兵王符,只是这样一来,她想要集齐十大天符就无望了。

    更何况,帝莘还需要借助兵王符之力,控制帝魔家族。

    所以冷静下来,叶凌月还是决定,控制兵王符。

    “可是洗妇儿,它早前辱骂你。”

    帝莘睨了眼那些兵魂,已经将他和叶凌月层层围住了。

    “世间辱骂我的人,难道还少?你只需帮我牵制住那些兵魂将魂,兵王符,我会处理。”

    叶凌月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来。

    帝莘颔首,既然洗妇儿发话了,他只需照做即可。

    帝莘手一扬,却见湛天妖刀已然出现在他手中。

    他空中一声呼啸,人就如疾驰而出的响箭般,“嘭”的一声,凌空而起,朝着那些兵魂掠去,杀出了包围圈。

    帝莘破出重围之际,周身又是一阵呼啸,大量的剑意,不断在其周身涌动。

    叶凌月一眼看去,只见帝莘的影子,不见其人。

    “你打算亲自对付兵王符?那厮形成了符灵,并不好对付。”

    烛照担忧道。

    它动用了一部分魂力,如今也帮不上叶凌月什么忙。

    “你是担心,我被它蛊惑?”

    叶凌月一脸的常态,并不担心。

    兵王符在蛊惑人心上,的确有一套,可若是它打算用这一套对付自己,那就要失策了。

    烛照的担忧,很开就成了现实。

    兵王符眼看兵魂和将魂和帝莘混战成一团,不由大喜。

    “没了那男人的庇护,我看你要怎么和我斗!”

    兵王符说话间,符箓一下子消失了。

    叶凌月挑挑眉,留意起四周来。

    她倒是要看看,天符排名第二的兵王符到底有什么手段。

    “月儿。”

    就在叶凌月留意四周,注意着兵王符到底要怎么出手时,她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听到了那声音时,叶凌月不由身躯一震。

    她难以置信看向了身后。

    不远处,一名白衣女子正缓步行来。

    女子的眼底,满是慈爱之色,她看到了叶凌月,很是激动。

    女子一双明眸,绝色姿容,一袭白衣在了暗夜中,就如步入凡尘的仙子,她笑起来是,最小会出现两个生动异常的梨涡,不是云笙又是何人?

    看到多日不见的娘亲云笙,叶凌月不禁一阵心摇神曳。

    “娘亲!真的是你?你不是去了三十三天?”

    叶凌月一脸的激动,她难以置信地望着不远处的云笙。

    “傻孩子,是我。娘回来了。”

    云笙神情也很是激动,她不禁快走了几步,想要拥抱叶凌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