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6章 帝莘式“求婚”
    ,!

    帝风说罢,就一直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叶凌月瞅了瞅帝莘。

    “我也以为,你会为了你娘,留下帝魔家族。”

    让帝风当帝魔家族的家主,这主意,其实是帝莘的提出来的。

    可连叶凌月都以为,帝风并非是最合适的人选。

    毕竟帝风的另一层身份,还是天魔廷的探子。

    如果天魔廷对帝风施压,帝风很可能会屈服,届时帝魔家族就可能会成为天魔廷的附庸。

    万年基业的帝魔家族,也会毁于一旦。

    帝莘虽然说过,自己与帝魔家族并无关系。

    可叶凌月并不以为,帝莘全然不在意帝魔家族的死活。

    帝莘,是个面冷心热之人,至少,对于他在乎的人和事,他是默默去守护。

    “我不是帝魔,从当年帝景天将我丢弃时,就已经不是了。洗妇儿,我如今是神界的圣威神帝。”

    帝莘笑了笑。

    他很清楚,比起异域来,神界才是自己守护的地方。

    那里有自己的爱人,朋友。

    至于亲人,她们在他的生命里失踪了几百年,帝莘并无意将她们找回来。

    他来帝魔家族找寻帝云裳,只是想确定帝云裳无恙。

    虽然如今帝云裳被奚九夜带走了,可是至少有一点,她如今的实力,就连奚九夜都奈何不了她。

    至于奚九夜下一步的计划如何,帝莘以为,以奚九夜那样的性子,他绝不会长时间蛰伏。

    他一定在选择合适的时机,积蓄力量,再度出现。

    与其大费周章找奚九夜和帝景天,还不如等待奚九夜自己出现。

    “至于你,我不管你曾经和天魔廷有什么关系,有何居心。有一点,你必须记住,一日为帝魔,终生都是帝魔。帝魔,有帝魔的荣光。”

    帝莘看了眼帝风,他的语气很是平常。

    可他所说的每个字,落在了帝风耳里,却犹如千斤重。

    帝魔,有帝魔的荣光!

    从今往后,帝魔家族,就是帝风的荣光。

    帝莘器重帝风,只因他是帝纣认可的弟弟。

    帝纣,帝莘的养父,也是被帝莘一手杀掉的,是帝莘唯一觉得亏欠的男人。

    逝者已矣,帝莘不能再补偿他什么。

    唯一能补偿的也就是帝风了,帝风为人,还算是实诚,哪怕是误入歧途,被天魔廷所用,只要稍加引导,还是能够重归正途的。

    更何况,帝莘如今拥有了兵王符,他可以让六大长老辅佐帝风。

    两个男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帝风的眼神从动摇,变成了坚定。

    “多谢陛下赏识,帝风一定不负所托,死守帝魔家族。”

    帝风不敢大意,他慌忙跪下,冲着叶凌月和帝莘磕了几个响头。

    帝莘摆摆手,示意帝风无需多礼。

    帝风离开后,叶凌月小心翼翼,瞅了瞅自家帝莘。

    “洗妇儿,你今日已经偷偷打量了我好几次了,说罢,又想怎么算计我了。”

    帝莘取笑道。

    叶凌月耳根子一红,啐了一口。

    “谁算计你了,我是想……想借你的兵王符一用。”

    叶凌月说罢,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叶凌月到异域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那张兵王符。

    她一门心思想着,怎么驯化兵王符。

    哪知道,兵王符却一下子人了帝莘为主,这下子可好,叶凌月就没法子了。

    可她又要集齐十大天符,就必须得到兵王符。

    “你我之间,何需说借。你想要,拿去就是了。”

    帝莘顿觉十分好笑,随手就将那张兵王符拿了出来。

    “不过,洗妇儿……”

    帝莘见叶凌月喜滋滋就想接过兵王符,故意卖了个关子。

    “帝莘,你别是想反悔吧?一张兵王符罢了,你连自家洗妇儿都不要了?”

    叶凌月噘起了嘴来。

    帝莘这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这都还没成亲呢,他就这般会算计了。

    “洗妇儿,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你我要是早日成亲,我的就是你的,压根就不用多问。兵王符我自是乐意给你的,只是,这兵王符和一般的宝物有些不同,它有些脾气,好像只肯服我一人。”

    帝莘有些无奈道。

    “你这是在求婚还是在求婚?”

    叶凌月眨巴下了眼,怎么听上去,帝莘就是在逼婚啊?

    她和帝莘的感情,其实早已超过了一般意义上的夫妻。

    只是距离两人成亲,总是阴差阳错,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早前,叶凌月来到神界,就是为了找到亲生父母,有媒妁之言,和帝莘完婚。

    哪知好不容易找到了爹娘,云笙夫妇又相继出事。

    再后来,帝莘的生母出现了。

    可找到帝云裳后,帝云裳却不认得帝莘了。

    两人成婚,总是差了最后一步。

    “洗妇儿,你若是觉得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回到诸神山后,就请你的义父义母主婚,让你我成婚。”

    帝莘说罢,目光灼热,凝视着叶凌月。

    不得不说,面对帝莘那张盛世美颜,叶凌月发现,移开目光乃至摇摇头,都变得那么困难。

    “就这么决定了,洗妇儿,我这就修书给义父义母,兵王符你先收着。”

    帝莘见叶凌月没有反对,俊脸上,绽开了一个晃花人眼的笑。

    等到帝莘离开后,叶凌月才回过神来。

    “我方才,是犯花痴了?”

    叶凌月一脸的呆滞。

    她居然莫名其妙,就答应了帝莘的求亲?

    求亲的道具的,只是一张符?

    作为一个穿二代,叶凌月可是听娘亲云笙说过不少现代人求婚的礼仪的。

    譬如说,鲜花,譬如说浪漫的求婚仪式。

    帝莘居然用一张兵王符,就求亲成功了?

    叶凌月心不甘情不愿,瞪着手中的那张兵王符。

    嗯?

    叶凌月再看看兵王符,忽觉得哪里不对劲。

    “帝莘,你是不是对我用了兵王符?!你居然敢对我使用兵王符!”

    叶凌月“愤怒”的咆哮声,彻响了整个帝魔府。

    身为一名出色的符师,她居然被一张兵王符,被骗婚了?

    听到了身后,自家洗妇儿的声音,帝莘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个阴谋得逞的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