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4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

    这个中的缘由,除了帝景天和帝绮罗知道之外,知情者也就只有当年那名死去的巫了,就连六大长老和帝释伽本人都不知情。

    当时,帝景天还为自己的果断很是骄傲,因为帝释伽后期的成长,让帝景天深信,他就是最强帝魔。

    可谁知道,一切会峰回路转,废物帝莘会横空出世。

    更没想到的是,当初的帝莘根本不是什么废物,他只是被帝绮罗抽了五根帝魔命脉。

    谁又能想到,被抽了五根帝魔命脉的帝莘,还能凝聚成八命。

    可这还不是帝景天最意外的,他最意外的还要数帝云裳的崛起。

    九命帝魔,让剑魔碑迄今为止,发出了最强鸣音的九命啊。

    忆起当年,帝景天只觉得悔不当初。

    他等同于是在一夜之间,让帝魔家族失去了帝莘母子俩的支持。

    如今,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面对奚九夜的羞辱和威逼,帝景天竟是无力招架。

    “奚九夜,就算是你得了最强魔功又如何,你根本无法修炼。n”

    帝景天嘲讽道,嘴角里透着一股庆幸之意。

    “帝景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最强魔功,不是只要是魔体就能修炼?”

    奚九夜听出了他话语里不同的意味来。

    “九命焚天诀,需要断绝七情六欲。你这种人,野心勃勃,你以为,你可以做到六亲不认?”

    帝景天冷笑道。

    他身为九命帝魔,却一直没敢修炼九命焚天诀,归根基地,是他知道,自己虽然有野心,可没法子断绝七情六欲。

    一旦开始修炼,他很可能会走火入魔,最后落了个帝魔命脉不保的下场。

    奚九夜又能比他好多少?

    奚九夜听罢,微微一怔。

    断绝七情六欲,这一点,他的确是做不到。

    不说其他,光是他心底对叶凌月的那份感情,就足以让其无法把控。

    他本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他可以放下自己对叶凌月的执着,可事实证明,他做不到。

    “修不修练,是我的事。一句话,你交还是不交。”

    奚九夜稍作思忖,就将这份顾虑丢到了一旁。

    他可以不修炼九命焚天诀,但他可以让帝云裳修炼。

    到了那时,他就可以彻彻底底把帝云裳变成一具杀人工具,为自己所用。

    “奚九夜,你会有报应的。”

    帝景天恩狠狠地骂道。

    奚九夜示意帝云裳放开帝景天。

    骂归骂,帝景天还是解开了衣袍,就见他的贴身里衣的内衬上,缝着一块绢布。

    绢布上,写着蝇头大小的小字。

    那就是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看到了那部心法,奚九夜的眼眸微微一缩,他迫不及待,扯下了那页心法,翻来覆去,看了几遍。

    心法的真假,奚九夜一时无法分辨,他看了看帝云裳。

    “假的。”

    帝云裳摇了摇头。

    帝景天听得脸色一变,奚九夜的眼眸深了深。

    “帝云裳,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这当然是真正懂的心法。”

    这部心法,只有他和历任家主才看过,帝云裳凭什么说它是假的,心法就是真的,这些年,他一直贴身收藏,怎么可能又假。

    “我见过。”

    帝云裳下一句话,让帝景天和奚九夜又是一惊。

    “娘,你见过九命焚天诀的心法?你在什么地方见过?”

    奚九夜紧张道。

    帝云裳时而清醒,时而疯癫。

    可她此刻看上去,不像是在说谎。

    帝云裳迟疑了下,她似在思索。

    她的记忆有些模糊,可脑中,的确有类似于这块绢布的存在。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张男人的脸。

    可他试着想看清那张脸时,她觉得太阳穴里一阵针扎半点疼痛。

    “我,我不大记得了。可这份心法,的确是假的。”

    帝云裳摇了摇头,看上去神情有些痛苦。

    奚九夜见她的模样,和上一次有些相似,帝云裳最近的状态有些不稳,为了防止她再疯病发作,奚九夜忙安抚道。

    “娘,你说假的就是假的,你不要再多想了。我们不要什么心法,娘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奚九夜口是心非地说道。

    他虽然很想要那份心法,可既然心法是假的。

    那只能再做打算,毕竟就算是得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要想完整修炼,还需要天魔廷的功法。

    即便是有帝云裳帮忙,奚九夜也没把握在现阶段,与天魔廷对着干。

    除非,他找到新的靠山,譬如说暗之领之流、

    相较奚九夜,帝景天的反应更大一些。

    心法是假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帝云裳的反应,不像是在说谎话,那真正的心法,去了哪里?

    帝云裳还自称看过真的心法……帝景天不由想起了什么。

    帝云裳发疯多年,过去五百年间,除了最近,她都被关押在禁院,除非……帝纣!

    帝景天脑中,极快地闪过了一个名字。

    五百年前,帝纣曾经担任帝魔家的护院队长。

    他是旁系中,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人。

    在他背叛帝魔家族之前,帝景天对其还算是信任。

    难道说,当时的帝纣,偷走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帝景天想要询问第云裳,可这时,奚九夜目光一飘,落到了帝景天的衣襟处。

    帝景天低头一看,就见自己的怀里,与山阴界的那一封信,不小心掉了出来。

    不等帝景天多说,那一封信,被奚九夜抽走了。

    奚九夜只是几眼,就看了个究竟。

    “不愧是老家主,原来你早有打算和山阴界联手,一起对付天魔廷和神界。”

    奚九夜在帝景天手下办事,对九十八地的其他地方也有所了解,知道这个山阴界虽然距离异域有些距离,可属于异域之外,实力强大的领域之一。

    帝景天没有吭声。

    心法是假的,奚九夜那小子没能如愿得偿,不知又开始打什么坏主意了。

    “让我猜猜,老家主这么宝贝这封信,应该是想打算,借着山阴界东山再起。老家主你如今手下无人,手中又无权无势,唯一还有些价值的就是那份假心法了。所以,老家主是打算,利用这份心法,换韧山阴界的合作。”

    奚九夜的一字一句,完整说出了帝景天的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