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0章 新的天河
    ,!

    两人离开地牢时,黑长老声音在身后越来越轻,直到完全听不到。

    “那老头,真是吵闹的很,洗妇儿,我真搞不懂,你为何要留下那人的性命。他所说的那些事,我相信,我们再费上一些时间,一定能从黑雾口中套出来。”

    比起黑长老,帝莘反倒看黑雾更加顺眼一些。

    他更乐意在黑雾身上动手脚。

    “帝莘,黑长老虽然惹人讨厌,可他有他的可取之处,我若是想要更好地使用冥棺,对付暗之领,他比黑雾更加有用。”

    叶凌月手下,不乏勇猛之士,可唯独缺乏像是黑长老那样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如今时机还不成熟,可若是真的白日飞升,她就必须拥有更加强大的助力。

    “说起冥棺,你真打算帮黑长老找回冥棺?”

    帝莘有些吃味。

    那口冥棺,落在了奚九夜的手中。

    叶凌月的意思,就是还要去找奚九夜了?

    虽然很清楚,自家洗妇儿对奚九夜不可能还有感情。

    可是每次看到奚九夜看叶凌月的眼神,帝莘就很不爽。

    那是他的女人,被奚九夜多看几眼,他都觉得膈应。

    “帝莘,我找回冥棺,也是为了云裳前辈,难道,你没发现,云裳前辈并不能压制末日妖阳。可暗之领的冥棺,似乎对末日妖阳有一定的压制作用?”

    叶凌月也是通过这一次的宗祠之争,发现了这一点的。

    帝云裳的末日妖阳之力,在冥棺中,很难全然爆发。

    叶凌月也知,帝莘的体内,也一直存在末日妖阳。

    她不能保证,帝莘的末日妖阳,就不会爆发。

    她只是提早做好准备罢了。

    “洗妇儿,你无需为了我,委屈自己,我知你根本不愿意再接触厌奚九夜。况且,奚九夜迄今还没有消息。”

    帝莘没想到,叶凌月这一切,还是为了自己,比起一心要找到帝云裳的叶凌月,帝莘觉得自己还真称不上是个合格的儿子。

    “奚九夜早晚会出现,他带走了云裳前辈,可没来得及带走兰楚楚和一双子女。他早晚会回来的。”

    叶凌月以为,奚九夜这一次失败,必定会非常不甘心。

    他大费周章,带走了帝云裳,一定是有所图谋。

    他绝不会那么容易死心。

    至于兰楚楚和奚喃思奚星落姐弟俩,叶凌月一时之间,也还没打算好要如何安顿。

    还是等到帝魔家族的事,暂时告一段落后,再做安排是否要将他们带回神界。

    叶凌月又到了关押黑雾的牢房里查看了下情况。

    黑雾伤势很重,继续昏迷着。

    他的脏腑,的确受到了重创,看上去,正如黑长老所说,由于使用了天力的缘故,他被天诛反噬,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叶凌月和帝莘离开地牢后,地牢中,黑长老确定了两人已经离开后,这才闷哼了一声。

    “老夫在暗之领虽然称不上是顶尖的高手,可在谋略上,却堪称暗之领第二人。除了暗皇之外,所向披靡,没想到,这么多年,会在九十九地这种地方阴沟里翻船,栽在了两个晚辈的手里。”

    黑长老方才是被叶凌月一时蛊惑,可是再回头一想,才意识到,自己从头到尾都被叶凌月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可不舒服。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

    黑长老也没把所有的事都说明白,至少,他还隐瞒了一件关于暗之领和神界非常重要的事。

    这一点,连帝莘都没有留意到。

    “暗之领的天河已经倾落,如果说新的第撒说第三十三天即将产生,那新的天河就会产生。天河一生,天人就会拥有在九十九地使用天力的可能,届时,才是整个九十九地水深火热的开始。叶凌月、帝莘,你们想要成为天人,还远着呢。”

    黑长老冷笑道。

    九十九地的人,都还蒙在鼓里。

    等到新的天河形成之后,九十九地的力量体系就会发生改变,届时天地为之异变。

    就连很多天人都会因为新的天河形成的缘故,不顾天地法则,来到九十九地。

    他们兴许不会动用天力,可他们的到来,势必会让九十九地这一滩原本就已经不清的浑水,变得更加浑浊。

    黑长老面露幸灾乐祸之态,可一想到自己如今还是阶下囚,自己和黑雾那么久没和暗皇联络,暗皇必定会大为火光。

    新来的暗之领的人,想来也会认为他们已经背叛了。

    黑长老一想到这些,长吁短叹了一番,这才闭目坐在了地牢里,冥想了起来。

    地牢里的黑暗,和夜色渐渐融为了一体。

    “快!前面有动静!”

    一队队帝魔家族亲卫队的兵士们,迅速分散开。

    他们举着火把,犹如一条条舞动着的火蛇,从城南城北两个城门向外搜去。

    他们得了新家主帝风的命令,搜查外逃的旧家主帝景天以及叛徒奚九夜的下落。

    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搜索,还会持续下去。

    不仅仅是帝魔家族,就连天魔廷也顺势加入了这场搜索中。

    如今的帝景天和奚九夜就如过街老鼠,在异域被通缉。

    劫走了冥棺的奚九夜没有半点消息,倒是陆续有帝景天被发现的消息传来。

    只是帝景天也老奸巨猾的很,他只身一人,不断变更藏身之地,一次又一次避开了。

    在帝魔城外,一阵犹如困兽喘息般的粗重呼吸声,将寂静的夜色撕开了一个口。

    一个人影,极快地避开了一轮搜索。

    他的步履显得很是沉重。

    “叶凌月、帝莘,帝风,你们都给我记住了。”

    帝景天看了眼搜索的队伍,眼底满是怨恨之色。

    他堂堂帝魔家的家主,如今却落了个过街老鼠的下场。

    这一切,都是因为帝莘和叶凌月的缘故。

    “老夫不会这般善罢甘休的,老夫一定会回来的。帝魔家族,异域,都是老夫的囊中物。”

    帝景天冷笑道。

    可他如今,已是孤家寡人一个,想要翻身又谈何容易,尤其是天魔廷也趁机对他下了剿杀令。

    “为今之计,我只能先离开异域。”

    帝景天说着,摸出了一封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