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8章 兔死狗烹
    兵王符蛊惑人心的作用,非常厉害。

    一旦被操控,想要摆脱,除非是遇上了黑雾那般的情况。

    帝莘也很清楚,帝景天那老狗,一旦真的将自己操控,必定会对凌月不利。

    他绝不能落入帝景天的圈套中。

    想要摆脱帝景天的操控,那就必须打破兵王符的作用。

    只是,该如何打破?

    帝莘不是符师,对于符箓,他了解的很少。

    可即便是叶凌月,遇到了兵王符,只怕也很那一下子驯化。

    为今之计,也就只能靠帝莘自己了。

    “兵王符是吧,兵王临世,我倒是要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兵王!”

    帝莘的手上,破开的伤口不断有血渗出。

    那鲜血,淋淋落在了妖刀上。

    一**,来自兵王符的符光,想要控制帝莘的意识。

    原本轻盈如无物的妖刀,这一刻,也变得犹如千斤般沉重。

    帝莘拼尽一身的气力,举起了手中的妖刀,对准了兵王符。

    “兵王意志,我帝莘一身浴血,我不信,我连区区的兵王意志都无法打破!我倒是要看看,谁才是世间真王!”

    喉间,喉骨一阵滚动。

    帝莘怒吼一声。

    手中妖刀一掷,只射向了兵王符。

    那妖刀去势如惊鸿,嗖的一声,射穿了兵王符。

    帝莘周身,也翻涌起一阵阵惊人的战意。

    那战意,是帝莘不屈的意志和多年来,累积下来的战意。

    它和剑意不同,虽没有直接的攻击力,却具有剑意所不具备的威慑力。

    兵王符在战意的作用下,竟是符身晃了晃。

    符箓身上的那些猩红色符文,居然动了。

    符文,在快速变幻着,猩红色的符文,扭曲着,被一种金黄色的符文所替代。

    “怎么!”

    帝景天大惊!

    他能感到,他的体内,原本为他所控的属于兵王符的那股符力,在迅速消失。

    兵王符如断线风筝,又如一叶蝴蝶,翩然跌落,落到了帝莘的手中。

    “这是?”

    帝莘也露出了些许诧异之色。

    可他很快就发现,兵王符已经被自己所控。

    他不再迟疑,迅速命令暗之领的几人退下。

    帝莘一下命令,黑雾长老和几名暗之领的武者,就迅速退了下来。

    叶凌月在围攻之下,并未发现帝莘那边已然发生了变化。

    她正欲突围,哪知身旁的几人,一下子都撤开了。

    再看帝景天正一脸惨淡,站在了一旁。

    他整个人身子僵硬,像是见了鬼似的,直勾勾看着前方。

    叶凌月一眼看去,就见了兵王符服服帖帖,落在了帝莘的手中。

    猩红色的符光早已消失了,眼前的兵王符,像是叶凌月早前收服的那几张天符一样,散发出了一阵明黄色的符光。

    这意味着,兵王符已经被……

    “啧啧,这小子,居然把兵王符给降服了。”

    虚空意识海内,烛照称奇道。

    没想到,身为符师的叶凌月没有降服兵王符,暗之领的黑长老也没有降服,就连奚九夜也是如此,反倒是让帝莘一下子就降服了兵王符。

    帝莘降服兵王符,也并非是偶然。

    正如他早前所说的那样,他两世为尊,大小战役不断,这和同样在军旅纵横过的叶凌月还有些不同。

    夜凌月虽然是一代军神,可她擅谋略,而非实战。

    即便是她出手,兵王符也未必会真正服从于她。

    反倒是帝莘,相比之下,他一身是胆,谋略和征伐全能,其战意形成之时,连兵王符都被其所慑。

    早前奚九夜控制兵王符那一次,兵王符就已经感受到了帝莘的存在。

    只是当时的帝莘,虽让兵王符有所感应,可由于战意未形成的缘故,兵王符还是选择了暂时臣服于奚九夜。

    可今日,帝莘临危受命,在最后一刻爆发战意,终于让兵王符彻底臣服。

    良禽择木而栖,比起奚九夜和帝景天来,帝莘才是兵王符选择的良主。

    在兵王符被驯化的一瞬,帝景天就意识到,自己彻彻底底失败了。

    “杀。”

    帝莘冷眼看向了帝景天,眸底只剩了一片冰冷。

    “帝莘,你敢!我是你外公,亲外公。”

    帝景天这时才感到了害怕。

    “外公?笑话,你也配!”

    帝莘冷嗤道。

    他的这个所谓的外公,还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致。

    他当年亲手杀了他,将其丢弃,又囚禁了帝云裳多年。

    他竟然还一口一个,是他的外公。

    帝莘一挥手,那把湛天妖刀飞起,朝着帝景天的咽喉处直刺而去。

    “父亲!快逃!”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却有人扑上前来,挡在了帝莘身前。

    帝景天的长子帝森,挡在了帝景天的身前。

    帝景天一愣,妖刀已经刺穿了帝森的心口。

    一阵闷响,那是心脏破裂开的声音,帝森直直落在地上。

    帝景天迟疑了下,不再迟疑,飞身一蹴,遁逃了。

    “帝莘,奚九夜和冥棺都不见了。”

    叶凌月快步上前,她看向了地上一刀毙命的帝森。

    没想到,这个从不被帝景天的儿子,会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帝景天。

    可他最敬爱的父亲,却做了什么,只是将其的尸体,丢弃在这,连回头都看一眼都不曾。

    叶凌月不禁唏嘘。

    所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帝景天这样的人,难道不怕有报应嘛?

    就在帝莘驯化兵王符时,奚九夜带着那口被妖刀所伤的冥棺逃走了。

    他还一并带走了帝云裳。

    不得不说,奚九夜是个典型的投机分子。

    在那般混乱的情况下,他还知道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行为来。

    “穷寇莫追,奚九夜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帝莘环顾四周,一场恶战后,满地都是尸骸。

    这一场帝魔家族的少族长之争,对于异域和帝魔家族而言,都是一场血的屠戮。

    帝魔家族的不少子弟,在这一战中毙命。

    帝景天出逃,奚九夜和帝云裳下落不明,异域的格局只怕又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好在,兵王符已经夺回来了。

    还有就是……帝莘的目光落在了蜷缩在一旁的暗之领众人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