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4章 以符制符
    早前,他一门心思想要除去帝云裳,如今帝云裳被冥棺吞噬,自己又手握兵王符,可以控制黑长老和黑雾等人,帝莘反倒可以拉拢。

    帝景天早已打算好了如意算盘。

    先留下帝云裳的性命,用来威胁帝莘。

    帝莘方才出手相救,证明他在意帝云裳的死活。

    他若是不出现,帝景天反倒无从下手。

    帝景天的忽然示好,倒是让帝莘有些意外。

    这老东西,又到了什么坏主意?

    帝莘没有多说,手,依旧支撑着,不让冥棺落盖。

    奚九夜却是一眼看破了帝景天的心思。

    帝景天此人,唯利是图。

    他之所以拉拢帝莘,除了帝莘的实力很强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却是因为长孙雪缨。

    早前长孙雪缨几次三番,试探最强帝魔的消息。

    她言语之间,都透露出对帝莘的好感。

    帝魔家族能有今时今日的气候,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道门在背后的帮助。

    如今帝释伽一死,如果无法重新找出新的帝魔继承人,长孙雪缨和道门的婚约就作废了。

    这么一来,帝魔家族就失去了一座大靠山。

    帝景天显然不愿意看到这一点,所以他才会想方设法,再拉拢长孙雪缨。

    “帝莘,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愿不愿意认祖归宗。只要你点头,我就撤去兵王符,让你在宗祠认主归总。但若是你不答应,帝云裳现在就得死。”

    帝景天笃定地说道。

    他算准了帝莘绝对无法拒绝。

    叶凌月看看冥棺,再看看帝莘,不由替他着急了起来。

    “做梦。”

    哪知道帝莘唇间不急不慢吐出了两个字。

    “什么?”

    帝景天一惊,还未意识到,帝莘居然拒绝了自己的意思。

    “让我认祖归宗,除非天崩地裂,帝魔覆灭。”

    帝莘一字一句说道。

    倘若说,他当初还有一些心思,想要找回自己的亲人,尤其是遇到了叶凌月之后。

    叶凌月一家人,让帝莘第一次羡慕“家”和“家人”这两个字眼。

    可当他恢复了婴孩时的记忆后,他就彻底失去了认祖归宗的想法。

    一个唯利是图的爷爷,剥夺他人命脉,占为己用的亲人,一个个为了利益,不惜背叛家族的帝魔族人。

    这些人,根本不配与他称之为同族。

    “你!”

    帝景天面上一僵,两颊的肌肉,因为愤怒,狠狠一搐。

    “路是你选的,那你就可帝云裳一起死去吧!”

    帝景天勃然大怒。

    哪怕是得罪长孙雪缨,他今日也非杀帝莘不可。

    帝景天再度催动兵王符,黑长老口中念念有词。

    冥棺上,那些冥纹再度疯狂了起来。

    嗖嗖数声,那些冥纹射向了帝莘。

    “帝莘,小心了。”

    叶凌月一惊,正欲祭出自己的冥棺。

    可就在那时,冥棺微微一颤。

    原本就要合拢的冥棺里,发出了一阵异动。

    众人一顿,就连半空中的符箓,也慢了几拍。

    冥棺里,发出了一阵阵异动。

    棺口处,除了帝莘的手之外,又多了一双手。

    只是和帝莘那双满是鲜血,几乎露出了森柏骨节的手不同,那是双异常美丽的手。

    那双手微微颤抖着,抚过了帝莘的手。

    “莘儿,是你嘛?”

    冥棺里,帝云裳的声音传出。

    帝莘愣了愣,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暖流,涌出。

    空气中,还散发着血的气息。

    那是帝莘的血的味道。

    已经陷入了疯癫状态的帝云裳,在生死攸关之时,竟因为嗅到了帝莘的血的气味,一下子醒悟了过来。

    她可能不记得自己孩子的容貌,不记得他的一切,甚至被蒙蔽。

    可是那是她怀胎十月,养育的骨血,当嗅到了他血的气味时,帝云裳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

    那些密布在她脑海中的那些迷云,一下子被拨开了。

    尽管没有亲眼目睹,可当帝云裳的指尖划过帝莘的伤口时。

    她的手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她的莘儿,受伤了!

    “帝景天,你这老狗。还我儿的手来!”

    冲天的怒意,破棺而出,帝云裳的体内,一团无明的怒火,爆开了。

    冥棺内,一阵激烈的震荡声。

    帝云裳,怒了!

    强大的冲击力,将帝莘逼开了。

    帝莘撤手的一瞬,冥棺就嘭的一声合拢了。

    可冥棺里,那股可怕的力量,没有半点要消失的征兆。

    可以想象,只要帝云裳破棺而出,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帝景天。

    帝景天脸色大变。

    “这女人,竟还没有死。黑长老,快弄死她。”

    帝景天难以想象,帝云裳若是不死,会有怎样的后果。

    他这会儿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要弄死帝云裳。

    黑长老正欲念咒。

    “帝景天,你休想再逞凶。”

    帝景天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名女子落在了自己身前。

    “我可算是想起来你是谁了,你是叶凌月,帝莘那小子的姘头。就让你亲自动手,送他一程好了。”

    帝景天大笑,再度掌控兵王符。

    兵王符红光大振,光芒朝着叶凌月射去。

    “洗妇儿!”

    帝莘大惊,不顾手上的伤势,扑身上前。

    可身后,又有一阵劲风袭来。

    “小子,你自顾不暇,还想救人性命。拿命来吧!”

    黑雾已经神不知鬼不觉欺近,抬掌就击打向了帝莘的命门处。

    帝莘被迫,反手就是一掌。

    叶凌月那边,兵王符已经发威。

    红光将其笼罩住,只要准瞬的功夫,她就会和黑长老、黑雾等人一样,彻底变成兵王符控制下的傀儡。

    叶凌月却并不惊慌,却见她也不躲不闪。

    忽然间,那些红色的符光在半空中滞了滞。

    兵王符上的符光迅速消失了,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

    帝景天甚至没预料到。

    兵王符怎么会突然失效,早前,哪怕是对上比叶凌月的实力高上无数的黑雾和黑长老。

    这女人到底做了什么?

    “怎么?”

    帝景天吃了一惊,回过神来,就见叶凌月的身影陡然出现在兵王符身旁。

    “景天老狗,这张兵王符,物归原主了。”

    叶凌月说罢,一手就抓住了那张忽然失效的兵王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