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3章 给你一个机会
    可黑雾哪里听得见奚九夜的声音。

    兵王符的威力,委实惊人。

    即便是来自三十三天的黑雾,这会儿,也已经形如人傀。

    奚九夜不敢大意,他一把抓起了头疼不止的帝云裳,右掌击出了万千掌影。

    刀光和掌影碰撞在一起,空间仿佛瞬间就被扭曲了。

    黑雾闷哼了一声,被逼退了几步。

    奚九夜的情况也没好多少,他的实力并没与在黑雾之上,这一掌,抽干了他大半的星力。

    他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勉强站稳了脚。

    可身后,又是一阵力量波动。

    奚九夜大惊,边护着帝云裳,边回头看去。

    这一看之下,奚九夜惊然变色。

    一口冥棺,出现了。

    那口冥棺,正是早前黑长老和黑雾用了祝央央和帝释伽的肉身修复过的冥棺。

    和早前相比,这口冥棺的体积又大了一些,上面的冥纹也发出了一片烧红的熔岩色。

    让奚九夜更加震惊的是,冥棺棺口已然打开,就如一头饿兽,随时准备吞噬上门的食物。

    而这会儿,奚九夜和帝云裳距离冥棺不过数步距离。

    冥棺上的冥纹,发出了咔咔擦擦的声响,藤条一般,伸展开,卷向了奚九夜和帝云裳。

    冥纹就如触角一般,一旦被缠上,就再难有挣脱的机会。

    奚九夜可是亲眼目睹过,那口冥棺的威力的。

    冥纹逼近了末日妖阳,可妖阳的余威还在,冥纹一靠近,就燃烧了起来。

    可冥纹并没有退缩,烧掉了一些冥纹,又有一些新的冥纹顺势而上。

    大量的冥纹一批跟着一批,袭上前来。

    妖阳之光虽是可以阻止一些冥纹,可每燃烧一批冥纹,末日妖阳本身的威力就会减弱一些。

    再这样下去,妖阳的力量早晚会被彻底侵吞。

    奚九夜暗急,可看帝云裳的模样,没有半点要恢复的意思。

    眼看冥纹已经占据了上风,末日妖阳的最后一点光芒也要随之熄灭时。

    奚九夜冷眸一缩,抓着帝云裳的手一下子松开了。

    他之所以帮助帝云裳,是因为帝云裳有利用价值。

    可如今,帝云裳没有半点哟啊恢复的意思,显然是个拖油瓶,所以奚九夜绝不会拖着自己和她一起死。

    和暗之领相处过一阵子,奚九夜也知道了一些关于那口冥棺的天性。

    冥棺吞噬了一具肉身后,会失效一段时间,冥纹和冥棺会全力吞噬新获得的肉身。

    这就意味着,只要把帝云裳交出去,奚九夜就还有一段时间可以逃跑。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他奚九夜的才干,哪怕没了帝魔家族,依旧可以在异域或者是其他九十几地获得一席之地。

    奚九夜毫不犹豫,推开了帝云裳。

    帝云裳此时已经完全陷入了浑噩的境地,人已经毫无防备,飞向了那口冥棺。

    “不好!”

    宗祠外,神识一直密切留意着里面的情况的叶凌月,不由惊呼了一声。

    她下意识就要再入宗祠。

    她不能看着小裳裳出事。

    “洗妇儿,你留下。”

    只是一念之间,帝莘就决定放下芥蒂。

    无论如何,帝云裳是他的娘亲。

    他不可以坐视帝云裳被冥棺吞噬不管。

    他亦不可让自家洗妇儿涉险。

    帝莘比叶凌月更快,他一掠已经进入了宗祠。

    看到帝云裳跌入了那口冥棺时,冥棺的棺盖即将合拢时,帝莘没有半分迟疑。

    他一蹴而上,双手死死握住了冥棺的棺口。

    只听得轰的一声,伴随着一阵骨裂声。

    叶凌月紧跟其后,闯入宗祠时,看到的一幕,恰好就是帝莘徒手,阻止冥棺合拢的场景。

    冥棺有近万斤重,光是棺盖也有近千斤重,棺盖合拢的一瞬,气力惊人。

    帝莘的手指被压得血肉绽开,露出了里面的森白色骨头来。

    “帝莘!”

    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那一刻跳出了喉咙,心里一阵钝疼。

    眼底,一片酸涩,泪水弥漫了眼眶。

    十指连心,他的心,却连着她的心。

    她,很疼。

    帝莘!

    听到了这一声惊呼。

    帝景天和奚九夜俱是一震。

    奚九夜看向了帝莘。

    帝景天也看了过去。

    两人的眼底,都满是不可思议。

    凤队长就是帝莘?

    “是他。”

    帝景天的眼底,各种情绪一闪而过。

    比起奚九夜来,帝莘反倒算是帝魔家族的正牌子弟。

    这小子,居然一直就蛰伏在帝魔府内,自己早前对他还很是赏识。

    “居然是帝莘那小子,他当真是我的克星。”

    奚九夜已经忘了借机遁逃了。

    他眼带嫉恨,死死瞪着帝莘。

    其实,他早就该猜出来了才对。

    叶凌月是怎么样的人,她不轻易动心,一旦动心,就是死心塌地,为了对方赴汤蹈火也不辞。

    前一世,她对自己是如此。

    这一世,对帝莘也是如此。

    叶凌月看到双手血肉模糊的帝莘,心疼不已。

    她冲上前去,想要破开冥棺。

    可冥棺就如一口合拢了的蚌壳,怎么也不肯松开。

    看到叶凌月因为焦急,彻底失去了常态的模样。

    奚九夜的心底,一阵说不出的酸涩,眼底,一片茫然。

    曾经,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他到底失去了什么。

    为了仇恨,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奚九夜忽有一种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

    滴答滴答……

    粘稠鲜红色的血,不断从棺体上往下落。

    尽管疼到了极致,可帝莘那张俊朗的脸上,却依旧是神情不变。

    他甚至还笑着安慰着叶凌月。

    “洗妇儿,我不疼,这不算什么。”

    这口冥棺,只有黑长老能够掌控,叶凌月看了看黑长老,可黑长老的眼眸依旧是一片猩红,只听命于帝景天。

    “小子,没想到,你居然隐藏的那么好,连老夫都差点被你瞒过去了。能不顾暴露身份,救帝云裳,可见你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我就给你个机会,我让你认祖归宗,还给你少族长之位,你可愿意效命于我。”

    帝莘的出现,反倒让帝景天萌生出了新的想法来了。

    他也不顾帝云裳和奚九夜的死活,只想着,说服帝莘,重归帝魔家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