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2章 帝云裳的分裂症
    宗祠外,叶凌月的脑海中,也清晰的出现了这一幕。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别说是一个帝锦瑟,就算你今日用我的一双子女来威胁我亦是如此。”

    奚九夜说罢,下一刻,他手一扬,只听得“嗤”的一声,一股星力破空而出,不偏不倚,正中帝锦瑟的心口……

    “畜生!”

    尽管早就猜测到,奚九夜那样的人,绝不可能为了一个帝锦瑟放弃自己的安危。

    可是叶凌月怎么也想不到,奚九夜连奚喃思姐弟俩,也是毫不在意。

    这样的人,早已不算是人了。

    在帝锦瑟的胸膛被星力震碎时,她眼底的猩红色褪去,恢复了常色。

    意识回归的一瞬,帝锦瑟的眼底满是难以置信。

    “你……奚九夜……”

    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至死也不信,自己嫁了这么心狠手辣的一个人。

    “九夜……”

    帝云裳也眉头皱了皱。

    她虽不喜帝锦瑟,可也不喜欢,方才奚九夜用那样的话语来形容自己的妻子。

    “娘,我知我做得不对,可是若不是如此做,你我都会有危险,我不想娘亲你受到半点掣肘。”

    奚九夜解释道。

    “只此一次,不过你若是以后娶了小月月,你可不能这么对她。”

    帝云裳脱口而出道。

    一听到小月月的字眼,帝莘怔了怔。

    “娘,你怎么知道她叫做小月月。”

    奚九夜记得,只有叶凌月最亲近的长辈,才会称呼她为小月月。

    帝云裳早前对叶凌月异常亲近,当时奚九夜就觉得有些古怪。

    尤其是,叶凌月还是在易容的状态下。

    她的那副模样,恐怕也只有帝莘那小子才会完全不在意,旁人见了,应该没有多少好感才对。

    如今看帝云裳的反应,奚九夜越发觉得不对头。

    难道说,帝云裳和叶凌月见过?

    还有帝云裳又是怎么离开天罡殿的,还是说,帝云裳早就遇到过叶凌月?

    带帝云裳离开天罡殿的,很可能就是叶凌月!

    “我……为什么知道她叫做小月月,怪了。”

    帝云裳说罢,也是一脸的茫然。

    她为何会知道那人的名字,她的脑海中,一晃而过,出现了什么景像。

    “小裳裳,你不要乱跑。我很快就会回来,我带帝莘来见你,他是儿子。你们五百多年没见面了,你一定会很高兴见到他。”

    女子柔和的嗓音,还在耳边回荡。

    帝云裳觉得脑壳一阵发疼。

    她在什么地方见过小月月……她要带帝莘来见自己。

    “我的头好疼。”

    帝云裳越是努力想,越觉得脑壳疼得厉害。

    帝云裳不禁用手捂住了头。

    她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她努力回想。

    太阳穴一阵阵抽疼,脑子要裂开一样。

    小裳裳……小裳裳……

    那个好听的声音,仿佛一直在脑中回荡。

    “娘,你怎么了?”

    奚九夜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无心提问,会让帝云裳有那么大的反应。

    他早就知道,帝云裳有病,可也不要在这种时候发病。

    更重要的是,奚九夜发现,帝云裳一发病,末日妖阳就跟着发生了变化。

    黑色的末日妖阳,大小不断变化着,黑色的阳光,时强时弱。

    末日妖阳一减弱,兵王符上的符光就跟着大盛了起来。

    猩红色的符光不断扩大,眼看就要危急奚九夜。

    “娘,你冷静些。”

    奚九夜脸色大变。

    可帝云裳没有半点好转。

    她痛苦地抱着头,末日妖阳也跟着暗淡下去了,就如日渐熄灭的灯火。

    奚九夜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末日妖阳虽然黯淡了不少,却没有完全消失。

    只是因为末日妖阳减弱的缘故,兵王符的光芒强了不少,那片猩红色的血光,也渐渐逼近奚九夜。

    奚九夜满脸的警惕,他搀扶着帝云裳,想着该如何让帝云裳尽快恢复。

    若是这时候,叶凌月在就好了。

    叶凌月还是夜凌月时,并不懂得医术。

    倒是她重生成了叶凌月后,医术很是惊人,如果有她在,应该能够更好地控制帝云裳,奚九夜不由想到。

    宗祠里,哪里还有叶凌月的踪影。

    方才兵王符发挥作用时,叶凌月和那个叫做凤队长先行离开了。

    想到了叶凌月连回头多看一眼自己都不曾,奚九夜不禁有些恼火。

    “哈哈,奚九夜,你靠一个疯子,就想对付老夫,你也太太真了。你以为,没有了六大长老后,我就拿你们没法子了。”

    帝景天目睹这一幕,不由大喜。

    趁你疯要你命,这时候,正是击杀奚九夜和帝云裳最好的机会。

    奚九夜强打精神。

    “帝景天,你也少在那危言耸听,就算是帝云裳不能杀了你,可靠着兵王符,你也没法子杀我。”

    奚九夜已经留意,末日妖阳的光芒还在的情况下,帝景天压根没法子靠近自己。

    帝魔家族中最强的除了帝景天外,就只有六大长老了。

    帝景天控制着兵王符,根本无法进攻,六大长老已经被击溃,没有人可以危及末日妖阳。

    “黑长老!黑雾!”

    帝景天低喝了一声。

    却见他身后,出现了两人。

    什么?!

    奚九夜眼眸一缩。

    黑长老和黑雾居然也被控制了?

    这一点,显然是奚九夜没有预料到的。

    当兵王符发威时,暗之领的人也被控制了。

    只是他们比起六大长老来,要更难控制一些,帝景天也是刚刚控制了两人没多久。

    黑雾和黑长老光是一个就很难对付了,更不用说,两个联手了。

    奚九夜脸,瞬间沉了下来。

    “奚九夜,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害死了我的孙子帝释伽,我早前看你是个人才,还想睁只眼闭只眼,没想到,你还和帝云裳勾结一气。今日我就让你试试,魂飞魄散的滋味。”

    帝景天冷笑道。

    黑雾一马当先,去见他手中,执着一把圣兵,刀锋凌厉无比,一阵呼啸,无数道影,同时朝着末世妖阳和奚九夜劈去。

    “黑雾大人,你快醒醒,我是奚九夜。”

    奚九夜看黑雾瞳孔一片猩红色,深知他被控制住了,不由大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