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1章 真小人
    这一句丑八怪,让长孙雪缨粉脸煞白,彻底怒了。

    “帝莘,你敢说我丑八怪?”

    帝莘不再多说,揽过了叶凌月,转神就欲离开。

    “丑人多作怪。”

    末了,叶凌月还不忘转身,冲着长孙雪缨翻了个白眼。

    “帝莘,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没有我,你一辈子都别想和帝云裳母子相认。”

    长孙雪缨一阵胸闷气短,险些没被帝莘气死。

    她再看看宗祠内,整个帝魔府的宗祠已经彻底被笼罩在一片猩红光芒中。

    除了长孙雪缨之外,就连暗之领的几人都没有出来。

    兵王符的威力,比长孙雪缨预期的还要大得多,若非是她身上有道门的护法符庇护,只安排……

    光凭帝莘和那个丑八怪,绝不可能救出里面的人。

    长孙雪缨冷哼了一声,一跺脚,离开了帝魔府。

    帝释伽已死,帝云裳变得阴阳怪气,奚九夜顺势而上。

    最强的帝魔,已经成了帝云裳。

    无论帝景天和帝云裳争斗的结果如何,没了最强帝魔的帝魔府,对长孙雪缨而言,压根没有什么价值。

    长孙雪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安危。

    当年,她出世时,师门有大能曾经预言,她红颜薄命,唯有和最强帝魔成亲,才能化险为夷。

    她和帝释伽的婚约,让她好好活了几百年。

    不知帝释伽之死,是否会影响她的命数。

    她必须先想法子联络到师门,将帝释伽之事告知师门。

    此外,帝绮罗拥有的那一枚戒指……都有些怪异。

    长孙雪缨再看了看宗祠,身影一动,转瞬就消失了。

    当长孙雪缨的气息彻底消失后,帝莘神情稍缓。

    “小莘莘,你真的觉得她是丑八怪?”

    叶凌月瞅瞅帝莘。

    自家帝莘,对长孙雪缨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同。

    “不丑,但讨厌。”

    帝莘对长孙雪缨,的确有些在意。

    可并非常人想象的有非分之想,而是长孙雪缨的实力很强。

    帝莘相信,她在众人面前表露的实力,还不是她真正的实力,何况她背后还有道门。

    那是个庞然大物,到底有多大的力量,迄今还是未知数。

    帝莘不喜欢这种未知的感觉。

    就如同,他从出生就不知自己的亲娘是谁,他一直以为自己父亲是帝纣,可他发现,帝纣并非自己的生父。

    未知的一切,都意味着危险性。

    倘若他还是当初孑然一身的妖祖帝莘,他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可他如今有了叶凌月,一切都不同了。

    他可以孤胆一人,亡命闯三界,可他如今身旁,已经比肩多了一个她。

    铁汉柔情绕指间,当初夜北溟为了云笙,可以不顾生死,上天入地。

    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最羡慕的爱,就是云笙和夜北溟那般的爱情。

    无论是神界,还是人界,只要有她在,隐居也罢,称雄也罢,他一无所畏惧。

    可道门的存在,已然威胁到叶凌月和他的安危,帝莘不得不慎重对待。

    这也是为什么,长孙雪缨数次冒犯,帝莘都忍了的原因。

    “洗妇儿,在我眼中,除了你之外,其他女人都长得差不多,美丑与我何干。”

    帝莘怕叶凌月不信,又强调了一句。

    他说的倒是大实话,女人的皮囊不外乎如此。

    一个鼻子一张嘴,长孙雪缨也是如此。

    只有在乎,才有美丑之分。

    他与叶凌月之间,早已跨越了人世间的美丑之分。

    叶凌月听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放过你了,不过那女人来自道门,若非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既是长孙雪缨已经离开了,叶凌月也欲再为难帝莘。

    她看看宗祠,被红光笼罩的宗祠里,依旧没有一人出来。

    看样子,里面的争斗应该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叶凌月想了想,将自己的神念,缓缓扩散开。

    神念悄无声息,渗入了宗祠,宗祠内的场景,也一点点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宗祠内,六大长老一拥而上,围攻帝云裳和奚九夜。

    虽是面对六大长老,帝云裳还兼顾着要保护奚九夜,可帝云裳并未见慌乱。

    九命帝魔之力非同小可,她的速度和力量也一瞬暴涨了了一大截。

    身份之快,就如多了无数个幻影,竟是以一人之力,将六大长老都挡了回去。

    只见数声惨呼,六大长老身影一晃,踉跄着跌落在地。

    看六人,他们口鼻之处,都有血色沁出。

    再看帝云裳,虽然面上有些血色涌动,却没有受伤,看上去还是游刃有余。

    帝景天红着一双眼,看到帝云裳居然连六大长老都拦了回去,他的脸色沉了沉。

    九命帝魔之力,果然名不虚传。

    看样子,自己当初看走眼了。

    帝云裳和她那个儿子一样,根本不是什么废物。

    帝景天面色阴沉。

    他一直自认为自己眼力不凡,当初帝云裳出生时,不过是个一命帝魔,连帝魔之力都没有。

    帝莘更废,连一根帝魔命脉都没有。

    谁又能想到,母子俩多年之后,实力会如此惊人。

    帝云裳有那古怪的妖阳护体,一时半会儿,无法攻破。

    帝景天心思一动,留意到了奚九夜。

    “奚九夜,你还是不是男人,躲在一个女人身后当缩头乌龟。”

    帝景天自是知道,奚九夜压根不是帝云裳的儿子。

    可帝云裳不知中了什么邪,一口咬定,奚九夜就是她儿子。

    她对奚九夜很是在意,想要击溃帝云裳,无疑要从帝莘身上下手。

    “帝景天,你少用话语激我,我奚九夜从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奚九夜无动于衷。

    他自知如今的形势下,他一旦脱离了末世妖阳和帝云裳的庇护,就会被帝景天的兵王符控制。

    奚九夜是个地道的真小人,对于真小人而言,颜面压根不算什么。

    该死的奚九夜,这样都不上当。

    帝景天目光一沉,再一挥手,帝锦瑟出现在他身旁。

    “奚九夜,难道你连你妻子的性命也不在乎了?”

    帝锦瑟已然被兵王符所制,她眼底也是一片猩红。

    帝景天诉说的一切,对她而言,都犹如圣旨一般。

    “妻子……”

    奚九夜看了眼帝锦瑟,似乎在思考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