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0章 滚开,丑八怪
    叶凌月听了帝莘的话后,倒是没有怀疑。

    帝莘虽然不是符师,可是帝莘的直觉很是敏锐,他说兵王符会出事,就必定会出事。

    她这人没啥嗜好,除了爱钱,也就只剩了隔山观虎斗了。

    帝景天也好,奚九夜也罢,谁胜谁负,对叶凌月而言,都没有多大的差别。

    她只要夺回兵王符,至于帝莘和帝云裳的事,叶凌月选择让帝莘自己去解决。

    帝云裳忽是清醒,忽是疯癫,看上去和当初的帝莘倒是有几分相似。

    只是帝莘比帝云裳幸运,无论是巫重还是凤莘,都只有欺负人的份,绝不至于被人给欺负了。

    叶凌月也知道,帝莘虽然看上去嘴硬,可实则却是个嘴硬心软的,要是真的帝云裳出了什么事,他绝不会袖手旁观。

    叶凌月只希望,帝云裳不要被卷入兵王符的争夺风波中去。

    “黑长老,该怎么办?”

    奚九夜也没想到,长孙雪缨也懂得兵王符的控制之法。

    帝景天看样子,已经强行剥离了奚九夜与兵王符的联系。

    兵王符已经被帝景天控制了。

    “只能是硬碰硬了。就不知道,帝景天对兵王符的控制,到了何等程度。”

    黑长老面色凝重。

    早前,奚九夜用了多名神兵兵魂,短暂时间内拥有了兵王符的控制权。

    可即便如此,奚九夜对兵王符的控制,也很是有限。

    兵王符最大的功用,就是蛊惑人心,化敌为傀。

    早前奚九夜只是部分掌控,用兵王符只能施展对一人蛊惑。

    早前的几大长老,都是这样被奚九夜蛊惑的,就不知帝景天用了将魂之后,会有怎样的效果。

    “桀桀,你们这些叛徒,统统去死吧。”

    帝景天赤红着眼。

    被帝魔家族背叛的帝景天,心中只有仇恨之火。

    他要将这些叛徒,统统铲除。

    哪怕帝魔家族只剩了他一人,也决不能让旁人,夺取了帝魔家族的控制权。

    他口中念着古怪晦涩的语言。

    那张兵王符呼啸着,腾空而起。

    一片猩红色的血光,从兵王符身上,迸射而出。

    “快退。”

    帝莘和叶凌月同时说道。

    说时迟,那是快。

    帝莘看看叶凌月,叶凌月一点头,两人同时动了。

    帝莘一把抓起了帝绮罗,往后飞掠而起。

    叶凌月则是带着帝风等人,一掠就出了宗祠。

    相比之下,帝魔家族直系的那些子弟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没想到,帝景天会突然发作,也不知兵王符的可怕之处。

    猩红色的血光,落在他们身上时,他们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

    仿佛一片雪雾,骤然蒙住了他们的双眼。

    他们的脑中登时一片空白。

    “娘,小心些。”

    奚九夜也是大惊失色。

    身旁的帝云裳的反应亦不慢。

    “我儿,小心了,那老匹夫要使诈。”

    帝云裳反手一翻,她的体内,那颗末日妖阳乍现而出。

    说来也是古怪,兵王符的那片猩红色的光,无孔不入,让人逃不可逃。

    可是当它一对上末日妖阳的那一片足以侵吞一切的黑光时,猩红色的符光,竟是不能再靠过来。

    只是兵王符吞噬了将魂后,威力大增。

    那边猩红色的光,虽不至于靠近末日妖阳,可以让末日妖阳一时半会儿,无法发挥早前吞噬神魔之力那样的威力。

    奚九夜和帝云裳两人周身,被末日妖阳覆盖住的范围,符光无法发挥作用。

    同样的,也只有两人所在的妖阳的范围内,兵王符才不能发挥作用。

    而被兵王符波及的其他人,已然开始发生异变。

    最先发生变化的,是六大长老。

    他们的眼球,变成了和符光同色的猩红色,显然已经被控制了。

    他们怒吼一声,六人振臂而起,就如一头大鹏,直逼向了帝云裳和奚九夜。

    “莘儿,你站在我身后。”

    帝云裳护犊心切,她不敢让奚九夜离开自己太远,将他往身后一推。

    却见其玉手一挥,一股帝魔之力,蓬勃而出。

    宗祠外,帝莘听到了那一声莘儿,身子一顿。

    帝魔家族的宗祠,如今已经是是非之地,帝莘本着保护自家洗妇儿的心思,想要早点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可这一声莘儿,却让帝莘心底,一阵难受。

    “帝莘,我们不能离开。我让帝风先带大家走。”

    同样听到了帝云裳的声音的,还有叶凌月。

    她看出了帝莘的反应,同样也有些担心帝云裳。

    帝云裳对帝莘,毋庸置疑,是极其爱护的。

    若非如此,奚九夜也不会得了机会,趁机冒充帝莘。

    她们不能丢下帝云裳,否则帝莘会追悔莫及的。

    当初,杀了帝纣之事,让身为妖祖的帝莘,痛苦了数百年。

    叶凌月不愿意,也不忍心让帝莘,再受这等折磨。

    毕竟比起来,帝云裳才是帝莘真正血脉相连的至亲。

    叶凌月看看帝风,轻语了几句。

    帝风迟疑了下,还是带着一干族人和帝绮罗先行离开了。

    很快,帝魔府的宗祠外只剩了帝莘和叶凌月两人。

    两人看看宗祠。

    “洗妇儿,现在不是进去的时候。”

    帝莘审时度势,知道这会儿进去,很可能会被兵王符影响。

    看样子,帝景天使用了将魂后,对兵王符的操控能力,可比奚九夜厉害多了。

    “不错,你还不能进去。”

    就在帝莘和叶凌月打算等待时机,再入宗祠时,身后,一个声音,让两人都是一惊。

    却见长孙雪缨,亭亭而立,就站在了帝莘身后不远处。

    “怎么又是你。”

    帝莘一看到长孙雪缨,就跟踩了狗屎似的,露出了嫌恶至极的表情来。

    他的反应,让长孙雪缨不禁俏脸一红。

    她险些没被气岔气。

    “帝莘,你别给脸不要脸。你是瞎了眼不成,那个月华帝姬也就罢了,你居然看上了这么一个丑八怪。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丢开那女人,与我联手,我可以帮你夺取兵王符,揭发奚九夜是冒牌货的事。”

    长孙雪缨瞪了眼叶凌月,强压着怒火,好声好气,和帝莘说道。

    这女人,有什么好,帝云裳和帝莘母子俩,居然都会被这女人蛊惑。

    “滚开,丑八怪。”

    哪知,帝莘给她的答复,只有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