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3章 我不同意
    这一夜,帝魔府内看似平静,可实则却是几家欢喜,几家仇。

    帝景天得了兵王符后,彻夜专研,发现兵王符竟有很强大的功效,他欢喜不已,一直到了天亮,还捧着兵王符爱不释手。

    一方面,帝莘也在担心自家洗妇儿,他带人连夜巡逻,不是经过帝绮罗的院落。

    巡逻时,帝莘遇到了战腾。

    战腾看上去行色匆匆,带着家眷离开了。

    好在三更过后,叶凌月就送了暗号过来,自己已经安然回了住处,帝莘这才放心了些。

    帝锦瑟没有等到奚九夜,也是怒不可遏,少不得发了一通小姐脾气。

    另一方面,战腾按照叶凌月的提醒,找到了血迟,加入了天魔廷。

    这也昭示着,天魔廷和帝魔家族之间,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展开。

    再持久的黑夜,亦会迎来白昼的降临。

    第二天正午,帝景天再度召集了一干帝魔府的人。

    宗祠内,帝景天一脸的肃然。

    “诸位,经过了两日决选,少族长的人选已经有了结果。”

    帝景天环顾四周,目光最终落在了帝绮罗身上。

    他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四大长老的脸上,满是喜色,奚九夜面色不变,帝锦瑟那一房,则是面色铁青很是难看。

    “我们帝魔家族,在近千年之后,终于迎来了第二个九命帝魔,那就是我的三女儿帝绮罗。”

    帝景天振了振嗓音,高声说道。

    “恭喜家主!恭喜三夫人。”

    帝魔家族的子嗣们,也齐声恭贺。

    九命帝魔,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子达到的成就。

    “所以,绮罗作为帝魔家族的新少族长,想来你们都不会有意见吧?”

    帝景天说着,看了看众人。

    “并无异议。”

    即便是帝锦瑟,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称是,只因她知道,九命帝魔,实在是太厉害了。

    若是真的对上帝绮罗,他们谁也没有胜算。

    “既是如此,少族长的人选就决定了。”

    帝景天颔首,正欲最终宣布。

    “我不同意,帝绮罗成为新的少族长。”

    可就在这时,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帝景天的话。

    声音是从人群中传出来的,帝景天一听,皱皱眉。

    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忤逆他的意思,那人未免也太大胆了。

    “何人不赞同?站出来。”

    帝景天看向了人群。

    众帝魔家族的子嗣们面面相觑,他们一个个回头,不知敢反对家主意思的到底是何人。

    “我不同意。”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众人迅速散开,一人从人群的最后走了出来。

    那是一名女子,她有一双泛着动人涟漪的凤眸,黑色的长发,犹如春日的杨柳,迎风起拂,一袭白衣如雪。

    她面上不施半点脂粉,可却有着让明媚的日光都黯然失色的绝世容颜。

    “帝……”

    帝景天的眼眸,狠狠一缩。

    人群中,叶凌月也心中一震。

    她迅速看了眼人群,身为亲卫队长的帝莘,就站在人群的最外围。

    帝莘也留意到了叶凌月的眼神,他迟疑着看向了那女子。

    “帝,帝云裳。”

    长孙雪缨一脸的吃惊,口中吐出了三个字。

    此名一出,原本死寂一片的帝魔子弟们,也一下子炸开了。

    “是帝云裳,帝四小姐。”

    “不会吧,她就是那个疯子?”

    “她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她早就已经被烧死了嘛?”

    帝云裳疯了几百年,帝魔家族中,认识她的人已经少之又少,只有帝锦瑟那一辈,才勉强知道,有这么个姑姑。

    可即便是帝锦瑟她们,对于帝云裳的记忆,也一直停留在疯疯癫癫的女疯子。

    眼前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又怎么会是帝云裳。

    帝景天看到帝云裳的那一瞬,眼底异色连连。

    有惊诧,也有些许思念,可更多的是愤怒。

    帝云裳,他的四女儿,她有张和她的亡母酷似的脸,看似柔美,可实则性格很是倔强。

    当初,帝景天为了家族利益,让她前去联姻,她不从。

    她被人玷污,珠胎暗结,带着身孕回到帝魔家族,他让其打掉那个孩子,帝云裳依旧不从。

    从小到大,她都忤逆自己的命令。

    “帝云裳,你好大的胆,以你的身份,竟敢忤逆我的命令。来人,把她拿下。”

    帝景天怒不可遏,命令左右。

    几名帝魔家族的族人上前,想要拿下帝云裳,可她却是冷冷一笑。

    “滚开。”

    只是两个字,就如平地惊雷,那几名帝魔族人直觉得当胸被人狠狠一击,惨呼一声,人已经跌落在地。

    那几名帝魔族人倒地,再看时,已经是没了气息。

    他们的胸口,往里凹,骨头尽裂,死相很是恐怖。

    帝景天不有色变,帝绮罗也是脸色沉了沉。

    “帝云裳,你敢枉杀族人?”

    帝绮罗看到如此的帝云裳,竟觉得有些气短。

    眼前的帝云裳,哪里还是帝云裳。

    曾经的帝云裳,一直是个懦弱的死丫头。

    她从来都只敢唯唯诺诺,跟在自己身后。

    可眼前的帝云裳,却是判若两人,她的一言一行,都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帝绮罗下意识地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戒指让帝绮罗多了些许安全感。

    “枉杀?何为枉杀?我只知,这些人,都是当初丢弃了我的孩儿的走狗。”

    帝云裳冷嗤了一声,眼底,满是冰冷。

    帝绮罗和帝景天一惊,再看那几具尸体,那几人,的确都是当年,参与丢弃帝莘的人。

    可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帝云裳居然都还记得?

    不对,她当时不是早已经疯了,又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难道说,这些年,她都是装疯的?

    “帝云裳,你个不孝女,胆敢在宗祠行凶,还不跪下。”

    帝景天气得白须颤动,眼光带着愤恨之意。

    “呵帝景天,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跪?你这些年来,对不起我母子俩的,无论是谁,我全都要讨回来。”

    帝云裳美眸里,迸射出两缕危光,她今日来,就是来讨债的。

    帝魔家族,是属于她的,属于她母子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