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9章 报应不爽
    ,!

    叶凌月这话,倒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话。

    帝绮罗的状况,让叶凌月更加肯定了她早前的怀疑。

    有人在暗中帮助帝绮罗。

    那人的修为,远超过了帝魔家主帝景天那个级别。

    叶凌月怀疑,对方就是帝绮罗真正的男人,那个让战腾戴了几百年绿帽子的存在。

    对方的实力很强,他很可能用了什么手段,让帝绮罗的修为暴增。

    可人的身子,就如一具容器,能够承载的修为是有限的。

    帝绮罗撑死也就七八命帝魔的修为,可是在对方的帮助下,她的修为愣是提升到了九命。

    强大的九命帝魔之力,就如洪水过境,将帝绮罗体内的筋络几乎冲垮了。

    如果时间再稍微持久一些,帝绮罗只怕会立时全身筋脉碎裂而亡。

    “竟这么严重,可有法子,帮我缩短修复期,正如你所说,父亲已经认可了我的修为,少族长之位已经是我的囊中物。我成了少族长之后,不可能一个月不动用帝魔之力。万一天魔廷的人找上门来,岂不是麻烦了?”

    帝绮罗也被叶凌月吓了一跳。

    果然是乐极生悲,难怪那人早前一直反对,释伽出手帮助自己。

    当时自己一直怪对方冷酷无情,没想到,借用释伽的力量,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

    难怪在释伽收回了力量之后,她觉得浑身疼痛难耐。

    帝绮罗倒也不怪帝释伽,那孩子,只懂得修炼,压根不懂得医道,对方更加不知道,过多的力量,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

    帝绮罗懊恼不已。

    “少族长,这还只是其中之一的伤害,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叶凌月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

    “还有什么伤害?帝月,我连战腾都赶走了,释伽也死了,我身边再无亲信,我已经把你当成了唯一的亲信。”

    帝绮罗抓住了叶凌月的手,一脸的企盼。

    “那我就有话直说了。少族长,你的修为,从今往后无法再精进了,你的经脉已经受损,就算修复好了,也只能止步不前。”

    叶凌月惋惜着,摇了摇头。

    “什么!此话当真?”

    帝绮罗浑身一震,难以置信,望着叶凌月。

    这意味着,帝绮罗此生只能停步在七命帝魔,连八命都无无法突破。

    她又不能再借助帝释伽之力,这意味着她就算是成了少族长,也没法子再成为家主。

    “千真万确,我也很抱歉。”

    叶凌月遗憾道。

    帝绮罗缓缓坐下,一语不发。

    “报应,都是报应啊。这一切都是我的报应,帝云裳,这下子你满意了。我与你争了一辈子,最终我也没能赢过你。”

    帝绮罗忽的掩面痛哭了起来。

    她失声呢喃着,言语间竟是有些语无伦次。

    “少族长?”

    叶凌月听到了帝云裳的名字,微微动容。

    看样子,帝云裳的失踪,和帝绮罗并无关系。

    可帝绮罗的话,又让叶凌月很是奇怪。

    帝绮罗一直在和帝云裳竞争?

    可是帝云裳是个疯子,修为时好时坏,又不得帝景天器重,她有什么能力让帝绮罗将其视为对手?

    “我失态了,方才的话,你当没听见就好。”

    帝绮罗呢喃了几句,回过神来。

    “我什么都没听见。只是少族长的伤势,还是早些治疗的好。”

    叶凌月一脸的关切。

    “你先替我修复筋脉,其余的事,以后再说。”

    帝绮罗沉吟片刻,示意叶凌月上前替其治疗。

    “少族长,你受伤的筋络遍布全身,你最好除去身上的衣物和饰品,我还替你运针。”

    叶凌月提醒道。

    帝绮罗不疑有他,按照叶凌月所说的一切照办。

    只是在摘除戒指时,帝云裳的神情有些谨慎,将那枚戒指摘下后,就贴身收好了。

    这让叶凌月有些遗憾,她根本连接触那枚戒指的机会都没有。

    叶凌月上前,施针的同时,用白色鼎息替帝绮罗疗伤。

    鼎息入体,帝绮罗就觉得自己的体内的疼痛感顿消,她绷了一天的神经,也跟着松弛了下来。

    边治疗,叶凌月边装作闲聊的模样,和帝绮罗攀谈了起来。

    “少族长,白日的事,我都看到了,锦瑟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

    叶凌月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

    “那个小蹄子,不足为患,早晚有人会收拾她。”

    提起帝锦瑟,帝绮罗一脸的鄙夷。

    同样身为帝魔家族的三小姐,帝锦瑟比起当年的自己差多了。

    “她有奚总管相助,将来很可能是夫人的心腹大患。”

    叶凌月添油加醋道。

    “她最大的能耐,也就是嫁了奚九夜。不过,奚九夜也不是什么善类。”

    帝绮罗不以为然道。

    “我看老家主对他很是器重,外头还有人议论,说要不是他不是帝魔家族的血脉,少族长之位……”

    “哼,那厮是个人物,可惜了,帝魔家族的少族长之位,压根轮不到他。更何况,他没了兵王符,父亲也对他起了疑心,除非归顺于我,否则,帝魔家族根本没他的容身之地。”

    一想到冒牌帝释伽是被奚九夜给逼死的,帝绮罗不免有几分怨气。

    奚九夜的兵王符果然不保,这么说来,兵王符如今应该在帝景天手中?

    短短几句话,叶凌月就得了不少的消息。

    “少族长言之有理,只要明天天一亮,老家主宣布少族长人选,帝锦瑟夫妇都得乖乖称你一声少族长。”

    叶凌月说着话,耳边却听到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帝绮罗在鼎息的作用下,已然入睡。

    叶凌月也撤回了鼎息,她自然不会帮助帝绮罗真的疗伤。

    这女人害得帝莘母子俩那么惨,自己不报复她一下子,怎么对得起自家帝莘。

    叶凌月方才说的话,并非全是真的。

    帝绮罗的筋络受损是真的,可不至于那么严重。

    至于她的修为止步不前,也全都是讹帝绮罗的。

    不过,帝绮罗若是再发挥一次九命帝魔之力,筋络二度受损,那就不同了。

    看了眼昏睡的帝绮罗,叶凌月再看了看不远处,帝绮罗收纳的那枚戒指,迟疑了很久,还是没有取出戒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