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8章 戒指的秘密
    ,!

    叶凌月不动声色,微微颔首,推门而入。

    屋内,帝绮罗负手而立,从其身上,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气息。

    叶凌月抬抬眉,走上前去。

    “少族长。”

    帝绮罗转过身来,一双眼直直落在叶凌月身上。

    “你到底是何人?”

    帝绮罗的语气,和白天俨然不同。

    她睨了眼叶凌月,眼底满是试探之意。

    “少族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凌月也一脸的淡然。

    “帝风已经将一切都告诉我了。”

    帝绮罗冷哼了一声。

    说话间,她的手又不自觉摸过了手上的戒指。

    叶凌月留意到了这个动作。

    “我是帝风的远方侄女,早前已经和少族长交代过了。”

    她不见半分慌乱,淡淡说道。

    叶凌月可不以为,帝绮罗说的是真话。

    帝风是天魔廷的奸细,他若是真的坦白了一切,他自己也难逃死罪。

    更何况,帝风压根不知道叶凌月的真正身份。

    所以面对帝绮罗的试探,叶凌月很是坦荡。

    “释伽,看样子,帝月并没有什么问题,一定是你想多了。”

    帝绮罗对帝月还是很信任的。

    不知为何,释伽一口咬定,对方有问题。

    释伽这孩子,越发了冷酷了。

    就像是方才,他甚至动念想要杀了战腾。

    也是她再三坚持,这孩子才决定饶战腾一命的。

    “娘,你就是太轻信人了。这女人不简单。”

    戒指中,那个男声不悦道。

    方才,他借着戒指之威,散发出了星力。

    若是寻常的九十九地之人,早已被这种威慑所震,早前的战腾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他借着娘亲之口,让战腾滚时,战腾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可眼前的女子,别说是害怕,她甚至连眼神波动都未曾有过。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对方压根没有修为,自是感受不到他的星力。

    另一种可能,就是对方的修为很高,足以抵抗他的星力震摄。

    战腾以为,眼前的女子,应该是第二种情况。

    “三夫人,释伽少族长的事,我很是抱歉。”

    就在他与帝绮罗相持不下之时,叶凌月忽是说道。

    一提起帝释伽,帝绮罗微微一怔。

    “释伽之死,不怪你。”

    帝绮罗叹了一声,眼底有惆怅之色一闪而过。

    可那也仅仅只是惆怅罢了,并不见多么的忧愁。

    叶凌月将帝绮罗的反应看在眼底。

    作为一个母亲,自己唯一的孩子横死,而且是无辜横死,帝绮罗的反应,未免太淡然了点。

    早前,帝释伽的头七,帝绮罗也并不重视,这让叶凌月不禁心生困惑。

    “好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恭喜夫人拿下少族长之位。”

    叶凌月心底困惑重重,可面上却是一脸的恭维之色。

    “你怎么知道,少族长之位非我莫属?”

    帝绮罗的言语,又冰冷了几分。

    确切地说,这是戒指里的那名男子的语气。

    帝景天还未对外公布他的决定,眼前的女子却已然判定他就是少族长,未免有异。

    “在下早已说过,少族长乃极贵之相,就连老家主的面相,都比不得少族长。”

    叶凌月又装起了神棍来。

    “释伽,我早就说过,帝月懂得面相,她医术也很高明。为娘的失眠之症就是她治好的。她还算出了,我有多子多孙之命。”

    帝绮罗又说道。

    “娘,你只有我一个孩子,哪来的多子多孙之相。”

    戒指中的帝释伽不满道。

    妇道人家就是妇道人家,这种神棍的说辞,她竟也相信。

    “死去的那个释伽,也算是我的孩子,你的兄弟。虽然,他只是你的替身,你也一直看不起他,可终归也是我的养子。这些年,他对为娘,也算是恪守孝道。”

    想到了那个冒牌帝释伽,死前,用那种幽怨至极的目光,望着自己,帝绮罗禁不住一阵难过。

    “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

    帝释伽哼了一声,不再发话,显然对帝绮罗的妇人之仁很是不满。

    在他看来,那个冒牌帝释伽,只是自己的挡箭牌罢了,压根不配称之为自己的兄弟。

    只有实力与他相当,拥有高贵血统的那几人,才是自己的兄弟。

    戒指上,光芒一暗,再无光泽。

    帝绮罗心知,帝释伽不满意了。

    这孩子,脾气还是如此骄纵。

    当初将他送到那人身边,本意是为了他获得更高的修炼资源,获得更高的地位。

    她怎么就忘了,你男人是多么的冷酷无情之辈,释伽在他膝下,早已沾染上了他的脾气,若非自己是他的娘亲,只怕他连正眼看自己一眼都不乐意了。

    帝绮罗内心苦闷,太阳穴又禁不住一阵抽疼。

    “那枚戒指……”

    叶凌月一直留意着帝绮罗手上的戒指的反应。

    那枚戒指戒面上的宝石,方才有异光一闪而过。

    帝绮罗身上的那股冰冷气息,也随之消失了。

    “帝月,你且上前,替我针灸一番。今日我忧思过度,身体很是疲乏。”

    帝释伽销声匿迹,帝绮罗失望之余,觉得浑身很是难受。

    叶凌月上前,替其拔了把脉。

    “少族长,你的身子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把脉之后,脸色变了变。

    “怎么?”

    帝绮罗见叶凌月脸色大变,也不由紧张了起来。

    白日帝绮罗的超常发挥,自然是她自己的真正实力。

    可也并非像是帝锦瑟怀疑的那样,动用了禁药的缘故。

    她没有找府内的巫者诊断,一来是对他们不信任,二来是少族长人压未确定,她不想横生枝节。

    “你体内气息紊乱,多处筋脉有堵塞之嫌。”

    叶凌月一日多前,才刚给的帝绮罗诊脉,那时候,帝绮罗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忧思过度,可这会儿一诊断,她体内的筋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怎么会这样,可能是我白日里,耗力过度。可有疏通之法?”

    帝绮罗也紧张了起来。

    “一月之内,少族长不能再运功,否则,筋脉无法承载,必定筋脉碎裂,全身瘫痪,后果很会严重。”

    叶凌月面色凝重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