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7章 深夜来客
    ,!

    夜间,奚九夜回到了书房,脸色一片凝重。

    帝云裳不见了。

    白天他就有不祥的预感,他方才去了天罡殿,才发现,帝云裳不见了。

    几位天罡殿主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说是天魁殿主负责照看帝云裳。

    天魁殿主则是苦巴巴着一张脸,诉苦帝云裳有多难照看。

    他昨晚还把人安顿的好好的,可是天一亮,就不见了人影。

    几名天罡神兵都被发现昏迷在房外,他们找遍了天罡殿,也没发现帝云裳的行踪。

    天罡殿才多大,帝云裳若是没在天罡殿,那就有可能去了地煞狱。

    几个月前,地煞狱还是空的,十万地煞兵早已不见。

    可就在最近,地煞狱据说又有了新的居民。

    奚九夜此刻,也无心去挑衅地煞狱。

    毕竟叶凌月就身在异域,少族长之事还未确定前,奚九夜无心和叶凌月再起冲突。

    “帝云裳,帝云裳,那女人,还真是麻烦……”

    奚九夜觉得太阳穴一阵突突的疼。

    今日一天,对于奚九夜而言,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他本以为,自己苦心经营了数月,少族长之位已经是囊中之物,哪知道,会临时生变。

    帝绮罗也好,叶凌月也好,一个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奚九夜应接不暇。

    “咚咚咚。”

    门外,一阵敲门声。

    “奚总管,夫人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是帝锦瑟身旁侍女的声音。

    奚九夜冷嗤了一声。

    他对帝锦瑟,实在没什么耐心。

    “告诉夫人,我有事在身,今晚不回房了,宿在书房。”

    奚九夜挥挥手,外面很快就没有了声音。

    帝锦瑟成不了少族长,这段婚姻对于奚九夜而言,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他又何必应付帝锦瑟。

    这时,门外又是一阵异动。

    奚九夜不耐烦道。

    “不是说过了嘛,今晚我不……”

    门一下子开了,奚九夜一见来人,脸色变了变,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夜漫漫,叶凌月和帝莘发现帝云裳失踪后,帝莘出于安全的考虑,劝叶凌月离开帝魔府。

    可叶凌月却担心帝莘的安危,毕竟长孙雪缨已经知道了帝莘的身份。

    那女人,对帝莘图谋不轨,这会儿还没暴露帝莘的身份,可并不意味着,她能一直保守帝莘的秘密。

    两人正在争论之时,帝绮罗派人来找叶凌月,让叶凌月过去找她一趟。

    “已经入夜了,那女人找你做什么?”

    帝莘皱眉,对于帝绮罗,他本能的排斥。

    “她不知我的身份,我觉得她有些反常,刚好可以去一探。”

    叶凌月对帝绮罗的异常反应,早就心生疑惑,既然她找自己去,那是再好不过。

    “洗妇儿,不要太靠近帝绮罗。”

    帝莘并不赞同叶凌月和帝绮罗走得太近,哪怕是打听消息也不行。

    “帝莘,你放心,我有保命的法子。我答应你,等到明日少族长选拔之事过后,我找回了兵王符,我就离开帝魔府。”

    叶凌月有预感,发生了四大长老的事后,奚九夜只怕再难隐藏兵王符了。

    若是兵王符落到了帝景天等人的手中,只怕会更麻烦。

    她刚好也从帝绮罗那打听下,兵王符到底去了何处。

    帝莘听罢,再三告诫叶凌月,两人这才分开了。

    一进院落,叶凌月就见了战腾一脸难看,从房中走了出来。

    他的模样很是狼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三老爷。”

    叶凌月见状,上前行了一礼。

    看到叶凌月,战腾冷哼了一声,他看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还敢回来?我都被扫地出门了。”

    战腾言语间,带着几分怒意。

    夜间,他才刚回来,帝绮罗就已经命人将他的东西都丢了出来,让他滚出帝魔家族。

    同时,帝绮罗还丢给了战腾一封休书。

    休夫,这个消息,犹如晴天一个霹雳,让战腾整个人都懵了。

    战腾虽然心心念着离开帝魔家族,可也没想到,自己真会以这种方式,离开帝魔家族。

    他以为叶凌月早就离开了。

    “三老爷看上去,似乎有些不甘心。我若是你,只会感到高兴。”

    叶凌月笑了笑,对于战腾被扫地出门的事,她并不意外。

    帝绮罗身上,必定是发生了什么。

    以她如今的性格,又怎能容纳战腾那样的存在留在自己身旁。

    “高兴?自古只有休妻,我战腾被帝绮罗休夫,这等事传出去,我还要高兴不成?”

    战腾恼火道。

    “三老爷,你在意的只是颜面问题。你想,你如今被帝魔家族休弃,脸面尽失,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帝魔家族的死对头那,谋求一个好差使。你再怎么说,也是帝魔家族的姑爷,对方必定很乐意拉拢你。”

    叶凌月提醒道。

    战腾听叶凌月这么一说,也想来起来,这倒是个不错的出路。

    “你是说,天魔廷?可我这种实力,天魔廷真的会收我?”

    战腾迟疑了下,问道。

    他最担心的,其实还不是颜面问题。

    毕竟战腾这种人,在帝魔府几百年,颜面对他而言,压根不算什么。

    让他担心的是,自己离了帝魔家族后,自己的那些旧日仇敌会怎么对付自己。

    毕竟当初,他也是为了得到帝魔家族的庇护,才入赘帝魔府的。

    “天魔廷要对付帝魔家族,凡是知道帝魔家族的内情的人,必定会受到重要。更何况,你还是一名厉害的巫者,只是一直修炼不得其法,相信加入天魔廷后,自会有人亲自指点。”

    叶凌月听血迟说过,天魔廷一直想要获得帝魔府的核心机密。

    可惜帝魔府的机密,只有直系才能获得。

    哪怕是天魔廷也没法子拉拢直系子弟。

    战腾虽然不是直系血脉,可他身为帝魔家族的姑爷,或多或少,还是知道一些帝魔家族的内幕的。

    “多谢指点。”

    战腾茅塞顿开,一扫早前眉宇间的忧愁之态。

    他再看看屋内,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也小心点,那女人有些不对头,如果没出意外,帝魔家族的少族长必定是帝绮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