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5章 另一个帝释伽
    ,!

    议事厅内,被训话的三人反应各不相同。

    神情最是自若的是帝绮罗,她一脸的淡漠,仿佛眼前发生的事,全然与她无关。

    她也不发话,以一脸傲然的神情,看了眼奚九夜。

    奚九夜也同时在留意帝绮罗的反应。

    确切地说,在和帝绮罗对了一掌之后,奚九夜就已经在暗中注意帝绮罗。

    这人,绝不是帝绮罗。

    可从外表看,她又就是帝绮罗。

    这让奚九夜心底很是复杂。

    是什么时候开始?

    应该是帝释伽死时,亦或者说的帝锦瑟即将被宣布成为少族长那一刻开始,帝绮罗就不同了。

    这女人身上,也是疑云密布。

    帝莘在心底暗暗想到。

    “说话!”

    帝绮罗没有发话,奚九夜也没吭声,帝锦瑟一脸的难看,帝景天见三人都跟吃了哑巴药似的,又怒斥了一声。

    “爷爷,有什么好说的,事情不是明摆着嘛,帝绮罗作弊。她是什么修为,整个帝魔家族的人都知道,一下子成了九命帝魔,必定是用了什么禁忌之法。爷爷,你火眼金睛,难道连这些都看不透?”

    帝锦瑟指着帝绮罗,一顿指责。

    她压根没注意到,帝绮罗早已判若两人。

    “帝锦瑟,你就是这么和长辈说话的,简直就是目无尊长。”

    帝绮罗听罢,却是冷嗤了一声,眼底满是不屑之意,她的声音低沉而又阴翳,让人不寒而栗。

    若是叶凌月在场,必定会发现,帝绮罗在说话时,手不知觉抚过了右手上的那枚戒指。

    “你也配称为我的长辈,谁不知道,你压根不是什么好东西,战腾不敢说,可不代表我不敢说。”

    帝锦瑟嗤笑道,眼底对帝绮罗满满都是不屑。

    帝魔家族内部都知道,战腾不过是帝绮罗掩人耳目的丈夫,帝释伽说白了,也就是个不明不白的野种。

    帝绮罗眼底,冷光一闪而过,一股杀机,在其眉间一闪而过。

    “冷静些。”

    一个犹如寒冰般的声音,在帝绮罗的脑海中回荡着。

    “释伽,难道就由着那个小贱人羞辱为娘!”

    帝绮罗气得牙关咬紧,心底已经是如火似荼,愤怒不已。

    可那个声音,对帝锦瑟的话,却如同没听见一般。

    “不过是一个挑梁小丑罢了,娘,你和这些九十九地的蝼蚁相处久了,耐心也差了许多。”

    那是个男人的声音,冰冷而又清冽,就如一股破开寒冰的清泉,让帝绮罗的怒火,平息了不少。

    帝绮罗闷哼了一声,看在释伽的份上,她就懒得和那小贱人多计较了。

    就如释伽说的那样,帝锦瑟算什么东西,一个被男人的甜言蜜语迷昏了头脑的蠢女人罢了。

    她只怕到现在都不知道,奚九夜已经将那个叫做洪明月的女人,安置在了外头。

    男人爱一个女人时,绝不会任由她站在风尖浪顶上,眼前的帝锦瑟,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奚九夜给坑死了。

    帝绮罗的脑海中,那个声音千回百转,可她面上,却没有半点神情变化。

    “锦瑟,住口。”

    奚九夜将帝锦瑟拉了回来。

    都什么时候了,帝锦瑟还这般不知分寸。

    眼前的帝绮罗,岂是她能冒犯的,对方可是九命帝魔。

    帝锦瑟看不清,不代表奚九夜没有看清。

    在帝绮罗进行第二次剑魔碑考核后,帝景天的态度其实就已经改变了。

    帝景天这个老狐狸,表面上看上去怒不可遏,可实则上,他是个踩低捧高的主,奚九夜很清楚,帝景天心目中,已经有了绝断。

    他之所以不说,只是想要试探他们罢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帝景天就冷哼了一声。

    “锦瑟,你三姑说得没错,她无论如何也是你的长辈,今日你敢忤逆你三姑,是否意味着,他日你也敢忤逆我?”

    帝景天冷哼一声。

    帝锦瑟怔了怔,奚九夜冲其使了个眼色,拉着帝锦瑟一起跪下了。

    “家主,还请家主见谅,锦瑟一时鲁莽。这都怪我,今日之事,都是因我而起。”

    奚九夜谦恭的态度,让帝景天心底稍舒服了些。

    “今日之事,也的确是因你而起。奚九夜,若非是你使用了兵王符,四大长老又怎会倒戈相向。你身为外族人,擅自干涉帝魔家族的事,你这罪名,可真不小。”

    哪知下一刻,帝绮罗就不冷不淡说道。

    奚九夜心底咯噔一声。

    兵王符的事,看来是瞒不住了。

    “什么兵王符?”

    帝景天面色一沉,看向了奚九夜。

    帝锦瑟一脸担忧,看了看奚九夜。

    帝景天最生气的,就是有事隐瞒,尤其是兵王符涉及重大,若是让帝景天知道了真相,帝锦瑟和奚九夜只怕都会被重罚。

    “启禀家主,这件事,是九夜不对在前。其实,数日之前,九夜从一名故人手中,得了一张神符,原本九夜打算献给陛下。可又听说,那张神符有很强的副作用,九夜担心对家主不利,就先行试验了一番……”

    奚九夜说罢,就将自己得了兵王符后,听说了其妙用,但又不敢贸然进献,他决定先试验一番,再将其呈给帝景天。

    唯恐帝景天不信,奚九夜将那张兵王符拿了出来,递给了帝景天。

    奚九夜的话,自是一半真一半假。

    可经他这么一说,仿佛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好一个奚九夜。”

    帝绮罗在旁听着,也不禁为奚九夜的巧舌如簧暗暗叫好。

    此人倒是有几分能耐,说胆量有胆量,说计谋有计谋……

    帝绮罗心底,确切的说,是她脑海中的帝释伽,已经有了几分拉拢奚九夜的心思。

    “哦?”

    帝景天对奚九夜的话,倒也没有尽信,只是奚九夜委实是个人才,帝景天也知,如今的帝魔家族少不了他。

    他听说了兵王符的奇效后,也是迫不及待,接过了兵王符,仔细查看了起来。

    奚九夜低垂着头,眼眸间,很是恭敬。

    对于兵王符,他倒是没有不舍。

    兵王符经过了炼化,除非有更厉害的人将其驯化,否则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重新认主的。

    帝景天就算是得了兵王符,也不可能彻底将其收为己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