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3章 大异变(求月票)
    ,!

    无论任何人,发现自己被人一直蛊惑的滋味可不好。

    可就在刚才,帝景天发现自己被自己最宠爱的三女儿和最器重的左臂右膀奚九夜给糊弄了。

    什么兵王符,什么就九命帝魔,为何从没有人和他提起过。

    可这些,都直接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六位长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帝景天阴沉着脸。

    身为家主,他对帝魔家族的事一向了若指掌。

    可今日,他发现,一切都失控了。

    这让他这个做家主的,顿觉颜面无存。

    六大长老也是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被奚九夜用兵王符蛊惑,可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了。

    还是莫秋先站了出来。

    “启禀家主,我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早前,我们明明……”

    莫秋的记忆中,最后的片段就是自己进入了禁院,和自己一起的似乎是……

    莫秋有些困惑地看了眼奚九夜。

    他记得,自己似乎是和奚九夜一起进入了禁院,可又好像不是。

    “罢了罢了。你们一个个,早已不把我这个家主看在眼里了。我问你们,你们以为,谁最适合当少族长?”

    帝景天不满道。

    连自己的女儿帝绮罗都是如此,又何况这些长老。

    “启禀家主,少族长之位,自然非三夫人莫属。三夫人是您的血脉,又精通经营之道,是少族长的不二人选。”

    莫秋一摆脱了兵王符的控制,就恢复了理智,向着帝绮罗了。

    另外又有三位长老也忙站了出来。

    “三夫人乃是少族长的不二人选。”

    宗祠内,登时一阵哗然。

    四大长老居然同时变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帝锦瑟一脸的焦急,不断地推搡奚九夜,想让他说些什么。

    可是奚九夜一言不发。

    他的手心,还捏着那张兵王符,手心汗津津的。

    “另外两位长老的意思如何?”

    帝景天也没有立刻表态。

    另外两位长老迟疑了下,其中一人说道。

    “属下以为,帝森是帝魔家族的长子,他为人忠厚,性格宽容,是少族长的不二人选。”

    “属下以为,陈长老是大长老,他劳苦功高,他才是帝魔少族长的最佳人选。”

    另外两位长老的意见相左,却是各自为政,拥护不同的人选。

    场面,再度变得混乱起来了。

    帝魔家族的众人,议论纷纷着。

    六大长老这是怎么了,怎么说法和早前截然不同。

    “父亲,这件事很有蹊跷,孩儿以为,少族长选拔之事,还需改日再议。”

    见六大长老、帝绮罗和奚九夜各有冲突,最高兴的莫过于帝森。

    帝森早前眼看已经丢失了成为少族长的机会,可哪知道,事情居然还能峰回路转,他趁着机会,借机献计道。

    “老家主,少族长选拔之事,不宜拖延。国不可一日无君,族不可一日无少主。”

    陈长老也上前一步。

    陈长老和帝森平日,意见本就相左,这时你一句我一句,彼此互怼了起来。

    “够了,你们眼中,可还有我这个家主!”

    帝景天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他怒喝了一声,整个宗祠瞬时都安静了下来。

    “少族长选拔之事,明日再议。绮罗、锦瑟夫妇,你们一同随我来。”

    帝景天被众人的话语弄得头昏脑涨。

    他望着眼前的这些男女老少们,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这就是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子孙后代们?

    帝魔家族之所以被称为异域最强家族,能和天魔廷相互抗衡,靠的就是团结。

    虽然万千年来,帝魔子弟之间的竞争很是激烈,甚至出现过同室操戈,可从未有一代帝魔子嗣像是今日这样,敢直接冒犯族长的尊严。

    而这一切,归根究底,就是以为因为奚九夜夫妇和帝绮罗之间的恩怨。

    帝景天已然是动了真怒,众人鸦雀无声。

    帝锦瑟夫妇和帝绮罗旋即,就随着帝景天离开了宗祠。

    四人一走,帝森和陈长老也是互不搭理,各自离开了。

    至于叶凌月和帝莘,这会儿反倒落了个清闲。

    “凤队长,方才真是多亏你出手……”

    好不容易等奥帝绮罗离开了,战腾这个便宜姑爷回过神来,正欲感谢凤队长的鼎力相助。

    方才,作为十人中唯一的巫者,战腾是唯一一个察觉到,最后那股强大的力量,真实是来自凤巫。

    虽然早就知道,这位队长的实力很高,可战腾也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会强大到如此地步。

    那实力,和一名八命帝魔也差不了多少了。

    可战腾一回头,哪里还有风巫的身影。

    再看看,就连帝月也不见了。

    “怪了,方才两人分明还在这里,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

    战腾挠了挠头。

    不仅仅是他们俩,就连长孙雪缨,黑长老等人也全都不见了。

    这些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个个都让战腾看不透摸不透。

    “三老爷,少……这位的尸体怎么处置?”

    就在战腾嘀咕着,帝月和凤巫到底去了哪里,一旁,几名侍从小心翼翼地问道。

    尸体,指得自然是“帝释伽”的尸体。

    那可怜的尸体,肉身是外人,可那魂魄,却实打实是属于帝释伽的。

    可帝景天没有下令,那人就不是帝释伽。

    “哎,还能怎么样,葬了吧。”

    战腾看了看那具尸体,摇了摇头。

    他好歹也当了帝释伽的便宜父亲那么多年,就看在两人情分上,把他葬了吧。

    一代天骄,帝释伽,最终却落了死无全尸,连魂魄都不全的下场,不得不让人感慨。

    宗祠之外,帝莘带着叶凌月,从一处巷道里走了出来。

    就在不久之前,长孙雪缨正一路追踪着帝莘。

    为了摆脱她,帝莘不得不暂时避入了叶凌月的鸿蒙天,两人这次避开了长孙雪缨。

    “可算是摆脱了,那女人还真是麻烦。”

    附近已经没有了长孙雪缨的气息,帝莘不由松了口气,哪知一回头,就见了自家洗妇儿正气鼓鼓瞪着自己。

    ~凌晨赶飞机出门,酗伴们,等我回来!点击下一页,记得投个票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