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2章 九命帝魔!现身
    ,!

    很显然,帝绮罗身上发生了什么。

    叶凌月早前替帝绮罗把脉时,就没法直接看出帝绮罗的命脉。

    只是从下人和战腾等人口中得知,帝绮罗应该是七命帝魔。

    若是战腾等人说得没错,帝绮罗就是七命帝魔,哪怕她刚刚突破,如今也只是八命帝魔。

    而且她在使用鼎息,助其安眠时,已经暗暗动了手脚,封闭了部分帝绮罗的帝魔命脉。

    帝绮罗今日想要突破是不可能的。

    可剑魔碑又不会出没,帝绮罗的确是达到了九命帝魔的实力。

    九命帝魔……那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帝景天本身也是九命帝魔,可是他也是用了近千年的时间才达到的。

    帝魔家族的人都知道,作为直系血脉,一出生就是帝魔。

    可即便是如此,没突破一条帝魔命脉都是极难的。

    尤其是六脉之后,七脉往八脉九脉突破,有些人甚至要耗费千年的时间。

    帝绮罗能从七命一下子突破到九命,可不仅仅只是机缘那么简单的。

    她的背后,有高人相助。

    叶凌月和帝莘的脑中,都同时生出了这个念头。

    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两人眼下心底更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人,帮助了帝绮罗。

    那枚戒指,是谁打造的?

    叶凌月看了那枚戒指一眼。

    发现体内的神机符,对那枚戒指没有半点作用,她没法子得到那枚戒指的半点讯息。

    就是它,阻碍了自己看清帝绮罗的底细?

    叶凌月心中已经有数。

    神机符是十大天符之一,具备探查一切的能耐,可它却无法看清那枚戒指,这意味着,这枚戒指至少也是十大天符之上的存在。

    在神界都属于顶级存在的十大天符,再往上,只怕就是三十三天的存在了。

    也就是说,那枚戒指乃是天人之物?

    和眼前的这块剑魔碑一样?

    叶凌月心底千思百转着。

    “父亲,你现在可以重新宣布结果了。”

    帝绮罗眼底一片清冷,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气息。

    一样的装束,一样的人,可又仿佛完全不是一个人了。

    “绮罗,你……”

    帝景天也是一脸的震惊,他从未见过这般的帝绮罗。

    “帝绮罗,你别给脸不要脸。你怎么可能是九命帝魔,你一定是在作弊!”

    帝锦瑟一见到了眼前的少族长之位,就要飞了,也炸了。

    她不顾奚九夜的眼神,一步蹿到了帝绮罗面前。

    帝绮罗的实力,比自己都强不了多少,一下子突破,一定是服用了什么禁药。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提作弊?”

    帝绮罗不屑着,睨了帝锦瑟一眼。

    四人之中,最没资格当少族长的就是帝锦瑟。

    她说能力没能力,说谋略没谋略,她此生走得最对的一步棋就是找了奚九夜这么个好丈夫。

    奚九夜为她铺好了每一步,帝锦瑟才能顺顺当当走到了现在的这一步。

    不过,也并不是帝锦瑟,才有那样的好男人的。

    帝绮罗眼底,浮起了一片傲色。

    “你就是作弊,爷爷,让人查查,她一定是服用了禁药。”

    帝锦瑟气得直跺脚。

    “锦瑟,不要胡闹,家主自会定夺。”

    奚九夜走上前,想要将她拽回来。

    奚九夜可不认为,帝绮罗只是服用了禁药那么简单。

    方才那一掌,奚九夜是扎扎实实,和帝绮罗对了一掌。

    帝绮罗的气息很平稳,绝不是服用丹药之后的迹象。

    丹药,的确可以提升部分修为。

    可是服用丹药后提升的修为,大多不稳定,而且后遗症很大。

    可是看帝绮罗的神情气息,都很正常,绝非是服用丹药那么简单。

    那就只剩另外一个可能,帝绮罗用什么法子隐瞒了自己的实力。

    如今才是她真正的实力。

    奚九夜更好奇的是,到底是谁帮助了帝绮罗,难道会是……

    奚九夜看了眼不远处的叶凌月。

    从头到尾,叶凌月都没动过手,这太反常了。

    还是说,是叶凌月用了什么特别之法,帮助了帝绮罗?

    奚九夜琢磨不透叶凌月的意思,眉头皱得更紧了。

    “六大长老……”

    帝景天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么地步。

    这老狐狸,这会儿心底也是一团乱,不知该如何定夺,他还是决定,和六大长老一起商量,怎么处理此事。

    “慢着。六大长老还请留步。”

    帝绮罗冷声说道,再度叫住了几人。

    “绮罗,你还想说什么?”

    帝景天皱眉,今日的帝绮罗,委实有些古怪。

    自帝释伽死后,帝绮罗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她对待自己这个做父亲的,眼底没有半点尊敬可言。

    这让帝景天很是不舒服。

    “要商议可以,不过,在此之前,先让六大长老解除了兵王符的作用。”

    帝绮罗话音一落。

    奚九夜和黑长老都不由动容。

    奚九夜眼眸一深,没有吭声。

    帝绮罗,竟是看透了一切?

    她连兵王符的存在都知道了?

    叶凌月勾了勾唇角,帝莘睨了她一眼。

    “有好戏看了。”

    叶凌月满脸的跃跃欲试,她也没想到,帝绮罗连兵王符的存在都知道。

    不过,既是如此,为何早前帝绮罗在第一次考核时,没有明说?

    叶凌月心底困惑,又看了帝绮罗一眼。

    “什么兵王符?”

    帝景天一脸的不解。

    “我不说第二遍。”

    帝绮罗对帝景天的话,直接置若未闻,这让帝景天老脸一阵尴尬。

    奚九夜一阵沉默。

    他衣袖里,那张兵王符捏得死死的。

    半晌,他才松开了手。

    兵王符上,符光一闪而过,上面的符文迅速暗淡下去。

    六大长老,只觉得脑中一片茫然。

    下一刻,几人的神智顿时一片清明。

    “我们……这是怎么了?”

    六大长老满是困惑之色。

    “六位长老,你们被人控制了,这会儿已经恢复了知觉。家主想要与你们商讨少族长之位的合适人选,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再说。”

    帝绮罗无比讥讽地睨了眼奚九夜。

    奚九夜深吸了一口气,拉着帝锦瑟退了下去。

    帝景天看看六大长老,再看看奚九夜、帝绮罗,脸色越来越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