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1章 生还是死
    ,!

    帝景天那一掌,岂止有千斤之力,帝释伽被掌风扫中,全身筋脉尽断,吐血不止。

    他满脸的绝望,望着眼前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帝绮罗呆立在旁,像是失了魂一般。

    她没有看帝释伽。

    帝景天也没有发话。

    帝锦瑟和奚九夜则是一脸鄙夷,看着帝释伽。

    更不用说,帝魔家族的那些族人们,全都冷眼旁观,没有人,愿意多看帝释伽一眼。

    “爷爷,你居然……果然,那女人说得没错,在帝魔家族这种地方,根本没有所谓的亲情可言,我早已是弃子。”

    看到眼前的一幕幕,帝释伽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碎了。

    他幡然醒悟,早前叶凌月那女人所说的话,居然是真的。

    从头到尾,他都被人当成了笑话看,什么帝魔少族长,什么天之骄子,不过是一场空罢了。

    他惨然笑道。

    两行血泪,从他的眼中滑落。

    “释伽……”

    帝绮罗痛苦地闭上了眼,却始终一动不动。

    “我帝释伽,死不瞑目!”

    帝释伽猛然一跳,一头撞向了剑魔碑。

    没有人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想要制止,已经是来不及了。

    肝胆涂地,鲜血溅了一地。

    帝释伽横死当场。

    众人愕然,帝景天心底叹了一声,却并不觉得悲痛。

    “来人,把尸体抬下去。”

    胜者败者寇,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在帝魔家族这样的地方,尤其如此。

    场面清理之后,又恢复了秩序。

    帝景天振了振嗓音。

    “诸位,刚才有些误会,好在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绮罗,我知你近日,因释伽之死,很是难过,才会无端端污蔑九夜和锦瑟,你身为长辈,错就是错,族会之后,亲自登门向九夜夫妇道歉。”

    帝绮罗没有发话。

    自帝释伽出现之后,帝绮罗就显得有些古怪。

    战腾将其搀扶到一旁,她一声不吭,像是没听到帝景天说的话。

    “另外,关于今日的少族长之选……”

    帝景天话音一顿。

    一旁的帝锦瑟面露喜色,一双眼,死死盯着帝景天的嘴。

    下一刻,她就要听到好消息了。

    她等候了那么久,终于轮到她成为少族长了。

    帝锦瑟因为激动,脸上泛起了红光,一旁的奚九夜心底并无喜色。

    他看似留意着帝景天的一举一动,可实则上,一双眼,眼角余光一直留意着叶凌月所在的方向。

    太安静了。

    从叶凌月返回宗祠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半点举动。

    这太过反常,也不像是叶凌月的所作所为。

    奚九夜认识的叶凌月,绝不会这般安静。

    奚九夜深知,叶凌月的性格,不鸣则已,一鸣必惊人。

    他现在担心的是,叶凌月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

    “少族长选拔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剑魔碑为我们做出了最准确的选择。帝魔家族的新任少族长已经选出。”

    帝景天没有留意宗祠内的暗潮汹汹。

    “新任少族长的人选,就是帝……”

    帝景天即将宣布结果,可这时,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帝绮罗猛地抬头。

    她的眼底迸出了不同的光彩来。

    留意她的人会发现,就在方才帝绮罗的手,极快地伸入了怀中,摸出了什么。

    “慢着,帝锦瑟不配当少族长。”

    帝绮罗正欲说话,就在这时,一个出乎意料的声音,打断了帝景天的话。

    “绮罗,你退下。”

    见帝绮罗跨步行了出来。

    她一出现,帝景天不有皱了皱眉。

    方才的闹剧,帝绮罗还没闹够不成,帝释伽已死,若是帝绮罗懂得察言观色的话,必定明白,大势已去。

    过去的帝绮罗,虽说跋扈了些,可绝不会如此不知分寸。

    难道说,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指望能有什么转机不成?

    “我不退。”

    帝绮罗不顾身旁战腾的劝阻,一把将战腾推开了。

    “三夫人,还请脚下留步。”

    奚九夜一步上前,眼看少族长之位已经花落帝锦瑟,奚九夜自是不会让帝绮罗再做无谓的纠缠。

    “你算什么东西,滚开!”

    帝绮罗眼神一厉,体内迸出一股惊人的气势。

    却见其宽大的水袖袍一卷,刹那间,一道宝光氤氲,奚九夜眼皮子跳了跳,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他反手一挥,与帝绮罗的袖风撞击在一起。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两人身上的帝魔命脉,在这一刻,同时爆发。

    就如两头猛虎,撞击在一起。

    奚九夜脚下蹬蹬退开了数步。

    这股力量!

    奚九夜对帝绮罗的实力也算是摸索的很清楚了。

    帝绮罗如今,最多只有帝魔七脉左右的修为,可是方才她那一袖,挟带着千钧之力,在奚九夜同时使用了帝魔之力和天赐神体之力后,还只能勉强打成平手。

    “绮罗,你这是!”

    帝景天已惊之下,就见帝绮罗已经跨步到了剑魔碑前。

    只见她一拳击在了剑魔碑上,这一次,其拳力毫无保留。

    叶凌月眯起眼来,她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帝绮罗手上戴着什么。

    帝绮罗喜浮夸,浓妆艳抹,即便是帝释伽的头七之日里也不例外,可她手上,却不曾佩戴半点首饰。

    可就在方才,她手上多了一枚戒指。

    那枚戒指,闪着幽黄色的光。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近距离留意过帝绮罗,包括奚九夜在内,都没有意识到,帝绮罗发生的变化,和那枚戒指有关。

    帝绮罗一拳落下。

    只听得一阵可怕的轰鸣声。

    整个剑魔碑,跟着震了震。

    原本测试完毕后,就一片死寂的剑魔碑,在这一刻,忽然颤了颤。

    剑魔碑上,出现了九条剑纹。

    那剑纹,迅速蔓延开,剑魔碑发出了一阵阵鸣音,那声音,如浩海之上,海浪不断拍打着岸石。

    帝景天一愣。

    在场的其他帝魔也跟着呆愣在场……

    “九命帝魔!”

    看到剑魔碑上的剑纹,有人不禁惊呼出声。

    帝魔家族,自帝景天之后,又出现了一名九命帝魔,那帝魔,居然就是帝绮罗。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愣住了,奚九夜面色阴沉,帝锦瑟则是一脸的呆滞,叶凌月和帝莘互看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不解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