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0章 婊子立牌坊
    ,!

    帝莘目睹这一幕,也是眼底异色连连。

    他看了看自家洗妇儿,却见叶凌月一脸的老神定定,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他一阵苦笑,索性跟着叶凌月一起,围观帝魔家族的这场大喜。

    宗祠之内,此刻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帝释伽和长孙雪缨身上。

    长孙雪缨表面上是帝魔家族的贵客,可是帝魔家族的人都很清楚,若是帝释伽不死,长孙雪缨就是未来的帝魔少族长夫人,甚至是将来的帝魔家主母。

    这个时候,长孙雪缨应该会维护帝释伽才对。

    况且,身为帝释伽的未婚妻,长孙雪缨应该能够分辨出帝释伽才对。

    长孙雪缨看了看形态癫狂的帝释伽。

    没有人,比她更想帝释伽死。

    帝释伽一死,她就无需和那废物履行婚约了,所以她才会不惜动用炼狱火符,直接将其焚死。

    可没想到,这厮命这么大,居然在炼狱火之下,还能活过来。

    看到帝释伽居然还敢顶着另外一副平庸丑陋的皮囊出现在自己面前,长孙雪缨对他的嫌恶之心,愈发浓重。

    “他不是帝释伽。”

    直接了当,长孙雪缨否定了帝释伽的身份。

    长孙雪缨话一出口,帝释伽身躯一震,他的双眼,迅速弥漫起一片血色。

    脑海中,那一部分被九洲鼎抹去的记忆,一下子又回归了。

    炼狱焚身,让帝释伽不如死。

    看到长孙雪缨和奚九夜并肩而立,两人女美男酷,看上去很是般配。

    “贱人!你早就和奚九夜勾结,想要加害于我!”

    帝释伽一阵恼火,扑上前去,想要杀了奚九夜。

    “不知死活。”

    奚九夜薄唇微抿,一掌挥出,帝释伽被逼退了数步。

    “奚九夜,你敢!有本事,你连我也一并杀了。”

    帝绮罗满面怒红。

    她也没想到,长孙雪缨会和奚九夜勾结在一起。

    看样子,早前她的猜测是对的的,长孙雪缨这女人,看似冰清玉洁,实则也是个水性杨花的,她早就看上去了奚九夜,才会与自己决裂。

    奚九夜自是不会对帝绮罗下手,他冷哼一声,撤回了掌心。

    “三姑,你不会是忧思过度,疯了吧,怎么这么诬陷九夜。爷爷,你一定要替九夜做主。”

    帝锦瑟也上前一步,挡在了帝绮罗面前,一脸的蛮横。

    “胡闹!”

    宗祠之内,因几人的争执,乌烟瘴气。

    帝景天这个做家主的,也觉得面上无光,很是火大。

    他怒斥一声,怒瞪了几人一眼。

    帝绮罗和帝锦瑟都是面色难看,可两人当真帝景天的面,自不敢放肆。

    “家主还请息怒,我想是三夫人对我有所误会。少族长之死,九夜也很感悲伤,若是三夫人执意不信,九夜宁愿退出帝魔家族。”

    奚九夜沉声说道。

    “九夜,你不要鲁莽,这件事,我自有定夺。绮罗,锦瑟,你们都退下去。”

    帝景天眉头深锁,奚九夜如今在帝魔家族内的作用很大,岂能说走就走。

    至于帝释伽的死,虽然疑团重重,可为了顾全大局,也为了讨好暗之领和道门,只能是就此作罢了。

    “爷爷,我真是释伽。你难道忘了,小时候,你带着我在剑魔碑前,剑魔碑鸣音不绝,你亲自抱着我说,让我当少族长!”

    帝释伽听帝景天这么一说,只觉得万念俱灰。

    爷爷,这是要放弃他了?

    爷爷怎能这么做?

    他不是说过,他是帝魔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最重要的继承人嘛?

    他明知道,自己的死有疑团,为何不帮自己?

    帝释伽声嘶力竭地吼道。

    帝景天听罢,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

    帝景天早前还怀疑帝释伽身份的真假,可这会儿,却是已经断定,眼前这人,真的就是帝释伽。

    当年帝释伽被选为少族长之事,只有他和帝景天两人知道。

    “爷爷,我真的是释伽,是奚九夜和黑雾他们害死了我,不仅是他们,还有长孙雪缨那女人,她用炼狱火烧毁我的魂魄,她水性杨花,早已爱上了帝莘那小子!”

    帝释伽一怒之下,所有的话,脱口而出。

    “闭嘴!”

    帝景天震怒,一掌挥出。

    帝释伽冷不猝防,被一掌击中,他惨呼了一声,身子就如落叶般,猛扫了出去。

    “释伽!”

    帝绮罗惊呼一声。

    “谁都不许轻举妄动。”

    帝景天胸膛激烈起伏,及胸白须气得抖个不停。

    帝释伽啊帝释伽,你白活了几百年,光凭着方才那番话,你就死不足惜。

    长孙雪缨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

    她心仪帝莘这件事,乃是秘密,从未在外人面前说起过。

    帝释伽那个不知死活的,居然敢在那么多人面前提起。

    这对于长孙雪缨而言,无疑是奇耻大辱。

    听到这一切的帝魔家族的众人们,也是交头接耳了起来。

    叶凌月则是意味深长看了眼帝莘。

    帝莘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耸肩。

    真是躺着也中枪,他压根没和长孙雪缨说过几句话,对方喜欢他,他又能怎办。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帝莘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心底对长孙雪缨更好嫌恶,想着怎么才能带着自家洗妇儿离开这是非之地。

    叶凌月摇了摇头。

    今日的少族长的选拔,倒是让叶凌月很是意外。

    她看了看帝绮罗,帝绮罗僵立在旁,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帝绮罗居然还没有行动。

    叶凌月一脸的深思。

    一直以来,叶凌月都觉得,帝绮罗此人不简单。

    不说其他,光是帝绮罗当初抽了帝莘五根帝魔命脉,将其转嫁到帝释伽身上,就已经很不简单了。

    至少,在九十九地,除了师父紫之外,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帝绮罗能够将帝释伽那样的一个废物,一路推上了帝魔少族长的位置。

    过去的那个帝绮罗,和眼前这个被奚九夜打压的完全抬不起头的帝绮罗,判若两人。

    难道说……这一切都只是偶然?

    叶凌月心底困惑着,目光一次次,在帝释伽和帝绮罗母子俩身上,来回移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