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7章 是谁的功劳
    ,!

    不用说,那钟鸣声响,是因为帝莘的缘故。

    在叶凌月示意之后,帝莘将注入剑魔碑的自身帝魔之力足足加强到了五成。

    帝莘如今的帝魔之力,已经介乎于八命和九命之间,距离突破九命也不过是半步之遥。

    他的帝魔之力浑厚有力,剑魔碑就迅速感应到了。

    若非是帝莘只用了五成的帝魔之力,换成了他直接用上十成的功力,剑魔碑的反应一定会更大,甚至有可能超过早前的帝魔家主帝景天。

    剑魔碑自鸣叫之后,众人的反应也是大不相同。

    帝绮罗心底诧异,可又松了口气,早前摸向怀里的左手又缩了回来。

    帝锦瑟哼了一声,不由侧身问奚九夜。

    “我们有几分胜算?”

    帝锦瑟早前对自己这只队伍还是很有信心的,可看到帝绮罗也让剑魔碑鸣叫如钟后,她就有些不确定了。

    “放心,绝不会逊色于她。”

    奚九夜的心思,和帝莘一样,都在刚回来的叶凌月身上。

    叶凌月看上去并无异常,她也没带什么人回来。

    还是说,帝云裳气息的失踪,和叶凌月并无关系?

    毕竟那么短的时间里,叶凌月要前往天罡殿,再从天罡殿里找到帝云裳本就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

    想到了这些,奚九夜的心思稍定了些。

    帝绮罗面露笑容,收回了帝魔之力。

    她带着十人,退回原位。

    “怎么样?”

    帝绮罗迫不及待问道。

    “已经找到释伽少爷的魂魄了,不过他的魂魄比较虚弱,没法子直接进入宗祠,我想了个法子,让其附身在……”

    叶凌月说着,含糊其辞,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堆围观的旁系子弟。

    叶凌月早前就感受到,帝释伽的魂魄之力出现在不远处。

    他必定藏身在某人身上,只是时机未到,一直没有出现。

    叶凌月再人群中扫了一圈,认定了其中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旁系子弟。

    方才,那人的目光不时落在奚九夜和长孙雪缨的身上。

    眼底还流露出了爱恨交织的神情来,看样子,帝释伽即便是死了一次,还是没长教训,太过于外露。

    叶凌月相信,对方忍耐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出手。

    “释伽的魂魄,就在那人身上?”

    帝绮罗将信就信,看了眼那名男子。

    见对方的举止神态,和帝释伽的确有及分析相似,也就信了。

    她此时心底还有另外一个困惑,方才自己的十名支持者中,有一人在最后关头,使出了惊人的帝魔之力。

    那股帝魔之力,并不逊色于自己。

    难道说,十人之中,还隐藏着自己不知的帝魔高手?

    帝绮罗暗中看了几人一圈,第一个被排除的自然是战腾。

    战腾的实力如何,帝绮罗还是有把握的。

    余下的……帝绮罗冷眼看了看帝莘,此人不是异魔,身上也没有异魔之力,想来也不会是他。

    难道说……帝绮罗思来想去,将在场众人的身份背景都考虑了一通,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帝风身上。

    帝风是帝魔家族的旁系,这些年来,在帝魔家族中,并不特别抢眼。

    不过,他的那一只中,曾经出过一个帝纣。

    想到了帝纣,帝绮罗就想到了另外一个让她不大愉快,甚至于,连想都懒得多想的人。

    那就回帝云裳。

    帝纣那小子,当年在内院和凤巫一样,当过亲卫队长。

    他爱慕帝云裳,那小子,修为和天赋在旁系中,也算是出类拔萃。

    在帝云裳出事后,那小子还一度站出来,承认自己是帝云裳的“奸夫”。

    不过,帝纣很快就被帝魔就家族除名,背叛了家族,下落不明了。

    帝风和帝纣的关系亲如兄弟,早前也一直由帝纣指点武艺,这么想来,帝纣很可能一直在隐藏实力。

    帝绮罗心想着,等到考核结束,她要好好试探一下帝风。

    若是能够将帝风招募到麾下,为自己所用,倒也是一桩好事。

    “最后一轮考核,锦瑟,该轮到你了。”

    帝景天的声音,打断了帝绮罗的思绪。

    三大候选人都已经逐一考核过,现阶段来看,帝绮罗的成绩最好,剑魔碑的反应最显著,余下的只有帝锦瑟那一脉了。

    帝锦瑟也已经等候多时,她冲着帝景天行了一礼,和奚九夜并肩,一起走倒了剑魔碑前,他们身后,还跟着九人。

    帝锦瑟也不迟疑,一拳挥向了剑魔碑。

    她不像是帝绮罗那样,动用聚魔阵,而是直接叠加十一人之力。

    帝锦瑟之后,奚九夜也是反手一掌,挥向了剑魔碑。

    支持他们的六大长老,也不约而同,挥掌直击剑魔碑……

    十一人之力,叠加在剑魔碑上,那一块屹立不动的剑魔碑,同时被加持了十一股强大的力量。

    这十一人,实力在帝魔家族中,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十一股力量汇聚在一起。

    只听得“轰”的一声,剑魔碑上,迅速出现了爆更拇指粗细的剑纹,同时剑魔碑发出了一阵犹如海浪拍岸般的声响。

    那声响,一阵连着一阵,整个剑魔碑都摇动了起来。

    这种感觉……在产的帝魔家族的人都同时变了脸色。

    帝景天也不由侧目。

    身为九命帝魔,帝景天早前的一掌落在剑魔碑上时,剑魔碑的反应,也和此时相似。

    这意味着,在剑魔碑看来,帝锦瑟那一脉,至少在实力上,已经得到了剑魔碑的承认。

    “撤力。”

    帝锦瑟目睹剑魔碑的变化,也是目露狂喜之色。

    她终于如愿以偿,成为帝魔家族的少族长了,从今往后,她倒是要看看,谁还敢看不起她。

    帝绮罗,你早前羞辱我,我日后必定要加倍羞辱回来。

    十一人齐齐撤力。

    帝锦瑟满面春风,睨了面色发白的帝绮罗一眼。

    “恭喜三小姐。”

    帝魔家族内,帝锦瑟那一脉的帝魔们,早已喜难自禁,上前恭贺帝锦瑟了。

    “爷爷,结果已经很清楚了,还请爷爷定夺。”

    帝锦瑟在一旁奚九夜的眼神示意下,强做镇定,走到了帝景天的面前,盈盈一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